千千小说 > 剑道万古长存 > 第四十三章 肆无忌惮吴衙内(一)

第四十三章 肆无忌惮吴衙内(一)

        “带你们去看焦大哥的府邸啊。”

        姜衍二人对视一眼,只能无奈的跟了上去。

        姬清菱轻声道:“你姐怎么这么热情啊?”

        姜衍解释道:“可能是一个人太无聊了吧。”

        姬清菱一掐姜衍腰间,训斥道:“别瞎说。”

        众人没多久便到了“清闲”府邸。

        秦怀梦熟门熟路的推开门,带着二人将府邸里里外外,每个角落都是逛了一遍。

        途中也是讲了焦建安的身世,姜衍听后也是遗憾,焦家在前朝也算的上是豪门望族,不过王朝更替,就此落魄了下去。

        一脉单传的焦家,也只剩下焦建安一人,不过焦建安也争气,高中状元后,曾官至从五品监察御史。却因为一道无中生有谏言,而惹怒楚皇,被贬为扬州府管辖下的一县主薄,从五品直降到从九品,是人都承受不住。

        但焦建安不仅承受住了,而且在一县主薄的位置上做的非常好,但怎奈家中夫人自嫁过来后,便染上了恶疾,现已卧床十年之久。不仅每年的俸禄都花在了请郎中买药上了,而且家中数百年的老本也被挥霍一空。

        焦建安无奈,只能解散家中家仆,但即便如此,还是入不敷出。要不是这几年有娘家人的暗中救济,估计现在饭都已经吃不上了。不过因为这样,焦建安也是受尽了娘家人的冷落与嘲讽,但其却对夫人从没有一丝怨言,自始至终都守护在夫人身边。

        而当焦建安提出变卖祖宅,给夫人治病时,却是遭到了夫人的强烈反对。这才出现了之前姜衍遇到的那种情况。

        姬清菱听后也是一阵黯然。

        当秦怀梦问二人看的如何时,姜衍没有任何意见,三进院落的房子,看上去足够的大,足够的气派。

        不过姬清菱一句太大了,一个人住显得太过空旷,却是逗乐了二人。

        当众人走到前门时,却是听到小巷内传来一阵争吵,忙是快步上前看去。

        只见一锦衣华服的青年男子,此时手中正拿一叠银票,对着刚回来的焦建安说道:“焦主薄,这是十万两银票,你拿去,明天就给我搬离这里吧。”

        焦建安看后却是一愣,而一旁的妇人却是立马说道:“都说了我们不卖了,你走吧。”

        却不想那青年男子听后只是轻笑了一声,接着却是反手一巴掌甩在那妇人脸上,接着怒斥道:“大老爷们说话,一个妇人插嘴,像什么话,焦主薄,我帮你教训教训你夫人,你没什么意思吧?”

        焦建安惊慌的蹲下身子,抱住躺倒在地上的夫人,接着颤声对着那青年男子厉喝道:“你,你怎么打人呢?”

        青年男子却并未再多言,将手中银票往焦建安脸上一甩,“明天如果不搬走,到时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便招呼身后众人离开小巷!

        “站住!”

        青年男子停下脚步,疑惑的看向身后的少年,指了指自己,“跟我说话?”

        少年指了指地上的银票,轻声道:“将银票拿走!”

        青年男子一愣,随即忍不住笑出了声,身后众家仆也是跟着笑了起来。

        少年再次指了指地上的银票,冷声道:“拿走!”

        青年男子,止住了笑,脸色变得阴沉,“你小子知道我是谁吗?”

        少年却不搭话,继续道:“将银票拿走!”

        青年男子脸色铁青,对着身后一招手道:“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吗?在这扬州府内,还有人敢对老子这样说话?去,你们上去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知道蛤蟆有几只眼!”

        “是!”

        一声应喝,众人围了上来!

        秦怀梦一看,刚想上前教训这帮人,却被姜衍一把拉住,轻声道:“交给我来。”

        接着衣袖一挥,一把抓住地上的数张银票,接着脚下步伐微动,轰出数拳。

        每一拳轰出,都有一人倒在那青年男子脚下,当姜衍到了青年男子面前时,那群家仆已是尽数躺在地上,不断的哀嚎着。

        青年男子看后却是笑了,“没想到还是个练家子!”

        姜衍停住脚步,收住脚,将银票递过来,“拿走!”

        青年男子指了指银票,“你确定要我拿走?”

        说完后,看着面前的少年那举着银票的手并没有收回,笑了两声,接过那叠银票放入怀中。

        “一炷香时辰,等我一炷香时辰,到时候我会让你跪在地上求我给你这银票。”

        姜衍没有言语,转身离去。

        青年男子面色一暗,看着四周还在不断哀嚎的众家仆,上去就是狠狠踹了两脚,怒斥道:“没用的东西!”

        随后也不管众人,向着小巷外走去!

        姜衍看着焦夫人已经被扶起,轻声问道:“没事吧?”

        焦建安看着离去的青年男子,叹了口气,“都怪我,连累了大家。”

        秦怀梦说道:“焦大哥,先进去再说吧。”

        随后众人往府内走去。

        焦建安将夫人安顿好后,来到正厅。

        姜衍问道:“焦夫人还好吧?”

        焦建安摇了摇头,“问题不大,已经睡着了。”

        随后又是唉声叹气道:“姜兄,对不住了,这宅子只能贱卖给乌鸦内了。”

        随后众人经过焦建安的介绍,也是知晓了之前那青年男子的身份,竟是扬州府知府大人家的公子。

        不过姜衍听后心中却是一片坦然,知府大人家的公子有咱了,他刚刚可一没揍那吴衙内,二没问候那吴衙内的家人,这知府还能派遣军队,给他剿灭了不成。

        下一刻,姜衍还是低估了这些衙内的肆无忌惮。

        听到小巷外传来的马蹄声,焦建安脸色猛的一变,随即想到了一种不可能的可能!

        忙准备向外走去,却被姜衍拦住,“交给我来处理吧,焦兄,你去好好照顾焦夫人。”

        说完对着姬清菱点了点头后,便往外走去。

        秦怀梦看后也是对着焦建安安抚了一句,跟着姜衍走了出去。

        姜衍走出“清闲”府后,还真被小巷内的场景给吓呆了!

        数百匹铁骑将整条小巷围的是水泄不通,四周高墙上,也是站满了手持连弩的士兵,那数百张连弩已经全部上了弦,箭头全部对着此时走出“清闲”府的姜衍。

        吴衙内正站在小巷中,扇了扇手中的银票,接着一张一张扔到地上,轻笑道:“跪下,捡起来!”

        二十两银子少是少了点,但放到现代也是八千到一万块。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两银子,一名百夫长每个月三两银子。

        也许他会收吧。

        另外,秦虎还准备给李孝坤画一张大饼,毕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钱。

        现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过今夜了。

        “小侯爷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饿,手脚都冻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说道。

        “小安子,小安子,坚持住,坚持住,你不能呆着,起来跑,只有这样才能活。”

        其实秦虎自己也够呛了,虽然他前生是特种战士,可这副身体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只是坚韧不拔的精神。

        “慢着!”

        秦虎目光犹如寒星,突然低声喊出来,刚刚距离营寨十几米处出现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声音,引起了他的警觉。

        凭着一名特种侦察兵的职业嗅觉,他觉得那是敌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犹豫,万一他要是看错了怎么办?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跟以前可是云泥之别。

        万一误报引起了夜惊或者营啸,给人抓住把柄,那就会被名正言顺的杀掉。

        “小安子,把弓箭递给我。”

        秦虎匍匐在车辕下面,低声的说道。

        可是秦安下面的一句话,吓的他差点跳起来。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么,这个时代居然没有弓箭?

        秦虎左右环顾,发现车轮下面放着一根顶端削尖了的木棍,两米长,手柄处很粗,越往上越细。

        越看越像是一种武器。

        木枪,这可是炮灰兵的标志性建筑啊。

        “靠近点,再靠近点……”几个呼吸之后,秦虎已经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

        对方可能是敌人的侦察兵,放在这年代叫做斥候,他们正试图进入营寨,进行侦查。

        当然如果条件允许,也可以顺便投个毒,放个火,或者执行个斩首行动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直到此时,他突然跳起来,把木枪当做标枪投掷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铠甲的,因为行动不便,所以这一枪,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着秦虎提起属于秦安的木枪,跳出车辕,拼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为了情报的可靠性,斥候之间要求相互监视,不允许单独行动,所以最少是两名。

        没有几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扑倒在地上。

        而后拿着木枪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声脆响,那人的脑袋低垂了下来。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点虚脱,躺在地上大口喘气,这副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

        就说刚刚扭断敌人的脖子,放在以前只用双手就行,可刚才他还要借助木枪的力量。

        “秦安,过来,帮我搜身。”

        秦虎熟悉战场规则,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把这两个家伙身上所有的战利品收起来。

        “两把匕首,两把横刀,水准仪,七八两碎银子,两个粮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壶,两套棉衣,两个锅盔,腌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东西,你有救了……”

        秦虎颤抖着从粮食袋里抓了一把炒豆子塞进秦安的嘴里,而后给他灌水,又把缴获的棉衣给他穿上。

        天还没亮,秦虎赶在换班的哨兵没来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脑袋,拎着走进了什长的营寨,把昨天的事情禀报了一遍。

        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别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种环境。

        “一颗人头三十两银子,你小子发财了。”

        什长名叫高达,是个身高马大,体型健壮,长着络腮胡子的壮汉。

        刚开始的时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缴获的战利品,以及两具尸体。

        此刻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发财,是大家发财,这是咱们十个人一起的功劳。”

        新

        第四十三章  肆无忌惮吴衙内(一)

  https://www.xqianqian.com/25/25777/122387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