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你是谁

目录

    让他这么一垫,冷风一吹,就算是头猪,也醒了。 李大夫茫然的看看四周,又故作冷静的问,“你是谁?” “贺谨怀,找你看病。” 李大夫一听那个气啊! 娘蛋哟,治病就治病,扛着他算咋回事? 这么一想他就想破口大骂,“你他娘……” “嗯?” 他这一声,李大夫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娘哟,贺谨怀,那不是贺家屯贺霸王么? 一听是贺谨怀,李大夫的气势就跟那钉了钉子的轮胎一样,噗呲一下,没了。 听他闭嘴了,贺谨怀勾了勾唇。 还别说,原主这混账气势真的挺好用,比如此刻。 小半个时辰后,两人到了萧家。 孟氏见李大夫裹着被子进来,眼角直抽。 进了屋,李大夫就想把被子扯开,裹着一床被子他怎么动? “不许扯。” 贺谨怀这才想到,出来的急,忘了给他拿衣服,李大夫这会穿的还是中衣。 古代人对名节看的很重,他虽不在意那些,可却不能让萧月受影响。 “不扯,我怎么看诊?” 李大夫就是再惧他这会也忍不住了。 “就这样看。” “办不到。” 这年头的医者地位还是非常高的,就是官宦权贵也要尊重,毕竟谁都会生病。所以李大夫也有自己的傲气,这会便和贺谨怀气上了。 孟氏看出了问题所在,便跑回屋里拿出了萧德众的衣服。 “李大夫要是不嫌弃,到里头先换上我家老头子的衣衫。我孙女的病还要麻烦李大夫。” 李大夫到底是怕贺谨怀的,这会孟氏给了他台阶下,便自然而然的下了。 接过孟氏的衣服,到萧德众那屋给换上了。 里屋,安氏已经将萧月挪到了炕的外面。 孟氏引着李大夫进去,贺谨怀也想进去看看,可古代这破地方,他要是进去,就于理不合。 他自己没什么,可不能让萧月名声受损。 好在李大夫很快就出来了。 “如何?” 孟氏诧异的看看贺谨怀,怎么比她还着急? “无大碍,就是发热,喝两幅药就好了。” “为何发热?” “冻着了。” 两人说话都很简短。 贺谨怀看了眼孟氏。 那凉凉的目光让孟氏心中突突的。 不由自主的解释道,“可能白日里没烧炕。” 李大夫摇摇头说,“这天气不烧炕是不行的。” 想起前些日子来给萧老头看诊,听说孟氏要去卖柴火,又想到如今萧家白日里都不烧炕,便明白怎么回事了。 道,“不烧炕的话,家里若有姜,一早起来熬上一大锅,一家子时不时的喝上一碗,也能驱驱寒。不然这个冬天还没过去,你们家就倒了一片了。” “没柴?” 贺谨怀淡淡的问了一句。 “柴不够。”不是没有,只是少了点。 也不知怎么回事,她刚说完,就发现屋里更冷了点。 李大夫道,“没柴有姜就行。” 说完从医药箱里找出了个小瓶子给孟氏,“先把这丸药给她吃上两粒,其他药待天亮我让我家大小子给你送来。”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