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我真不是武神啊 > 8

8

        张显家,或者说恒通镖局的位置,离郑家武馆说不上太远,不一会儿时间,两人便到了恒通镖局门口。

        在陈预的坚持下,还是花二两银子买了坛还算不错的酒,让一旁的张显很不知所谓。

        “你是来我家当镖师的,还没当上镖师,先自己花出去二两去,这是什么事儿啊!”

        陈预则是笑而不语,当然,如果只是当镖师,那肯定就用不上这坛酒,但是这是张老太爷想要试探自己,那买点礼物用于过后弥补关系,还是很需要的。

        恒通镖局在城中势力不小,而自己无论是以后个人的发展,还是想要照顾曹裳雨顾莹顾宗他们,终归离不开一个势力,处好关系很有必要。

        绕过两条街巷后,在一条宽大的大街上,陈预看见了恒通二字的大招牌。

        似乎是为了方便谈生意以及进出马车,恒通的大门异常宽敞,对折的大门日常只打开内两扇,只有过车的时候才打开外两扇。

        此时镖局的事务不算太繁忙,仍然有一些人进进出出,门口阴凉处摆放着三两条大长凳,一些搬运工和马夫之类,便坐在这里聊天喝水,倒也悠闲。

        “少爷,走慢点,别摔了!”

        “知道嘞!”

        到了自己家的地盘,张显更显随意,来回奔走如风,惹得一路上管家管事之类的人反复叮嘱。

        身后的陈预自然也是摇头苦笑,飞奔着跟上。

        镖局采取的是前店后家的形式,地盘异常巨大,过了几个前院后,终于又见一条小巷子,再进去,这才算是张显的家。

        要说家中大门,却也不在镖局后面,只是平常张显走惯了这条路,也没太在意什么客人不应该走偏门侧门的礼数,陈预也不会挑他的,一个半纨绔,能想到这一节么?

        “韩大爷,我爹呢?我这兄弟过来了,他不是要看看呢嘛?”

        张显自在地走进正堂,整个人都丢进那张大椅子中,端起茶壶就是一阵狂饮,又拿起另一个茶壶茶碗递给陈预。

        韩管事自在一套放在侧面的桌椅后面算账,脸都不转:“在后面呢,你过去叫你爹出来吧。”

        “哦。”

        张显递过来一个“一切有我,放心”的表情,然后一进入后堂便一去不复返了。

        陈预忍住笑意,把酒坛放在桌子上后,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等着张家出招。

        听说张显的父亲张通,当年号作“恶半城”,是一个不折不扣以武犯禁的“好汉”,后来遇上了一名叫做韩恒的落榜书生指鼻子喝骂,这才改邪归正,创建了这家镖局,更是为了表示尊重,把那个“恒”字放在自己前面。

        当然了,韩恒毕竟只是一个落榜书生,更是一个外乡人,因此在云阳城中普遍还是认为这镖局张通说了算,实际上嘛,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就这样,陈预大约等了一刻钟以后,韩恒站起来松了松筋骨,他也连忙站起来随侍一旁,一副后生晚辈的模样。

        “小伙子不错,有耐心,坐得住。”

        韩恒眯眼笑了笑,却没有再多说别的什么。

        “多谢伯父夸赞。”

        陈预到这个世界时间不短,自然也知道一些礼数,并没有像张显一样随意。

        “看你样子,也是个知道些人情世事的,按我说就不用再试你了,不过阿显他爹不行,要看你武艺,去吧,在外面露两手,总归要比我这个文弱书生强一些。”

        “多谢伯父指点,伯父,我先把您扶过去?”

        陈预面色不变,心中却已经了然。

        这哪里是韩恒的心里话,分明是怕陈预心生怨气,给了一个斡旋的余地!

        真是一只“老狐狸”!

        陈预心中感慨道。

        “用不着,走点路,不碍事。”

        韩恒摆了摆手,也往后堂走去,而陈预则往院子里走去。

        到了院子里,果然已经有些人或坐或立在房檐下等着自己了,其中多半是一些年轻镖师,不过最年轻的,也比自己大不少。

        “这就是少爷招来的镖师?”

        “不怎么样啊……”

        “不过听说是郑极老师傅的徒弟,有些绝招也不一定……”

        “要我说,八成是少爷被蒙骗了……”

        “这话别乱说……”

        “诸位镖师,在下陈预,郑家武馆外院弟子。”

        陈预走在院中间一个还算开阔的地方,深呼吸两口,脱下上衣。

        “谁来与我搭搭手?”

        这几乎算是自己到这个世界以来第一场战斗,埋头苦练苦杀了那么久,终于有一点能看见成果的机会了。

        “我来!”

        一名看起来有些张扬的镖师走了下来,也有些形状地拱了拱手。

        “恒通镖局,镖师杨义!”

        陈预不再出声,脚步挪开,缓缓立定,一手在前,一手却缓缓停在身侧。

        开山拳共有六式,其中炼体的三式分别为定桥式,寻路式,打草式,三招多在强调凝聚、搬运气血,实战虽然也有作用,不过应该不大。

        但是对比起这些野路子镖师,应该也算有点东西了。

        “失礼了!”

        杨义脚步一动,身形瞬间涣散形意,一只脚点来点去几下,浑身便都随着那只脚点了过来。

        “原来练的是腿功!”

        陈预面容不变,双脚沉膝,定桥式站桩不变,直到那脚点到自己面前,这才突然一手推出,另一只手则握紧成拳,打向杨义的上半身。

        守中反攻,中规中矩。

        一旁的镖师们心中齐做此想,有不少人则在心里推演自己碰上杨义该怎么应对,最后也只能得出,或许这陈预不是最精致的,却勉强算得上最稳健的。

        砰!

        杨义半截脚面踢在陈预掌中,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出乎他意料的是,自己竟然没有踢动!

        明明是一个不到一境的武者,自己竟然没有踢动!

        杨义来不及多想,两手撑在地上,腰部带动全身,向着一旁躲去。

        陈预那一拳,已经打过来了!

        在杨义险之又险地躲过那一拳后,陈预已经完全抛开了定桥式的站桩,转换成寻路式的走桩,接连跟上杨义的落脚点,每一步都紧随在刚要躲走的杨义身后,紧接着便是一拳砸来,而随着陈预的气血完全调动,身上的半片山峦也都显现了出来。

        直到这时候,屋檐下的镖师们这才是齐齐震惊,其中一个与陈预师出同门的镖师更是张大了嘴巴。

        “不可能!”

        看着周围同僚们都扭过头来看着自己,那镖师咽了口唾沫,说出了剩下的话。

        “开山拳不比寻常武艺,其中炼体三式修炼至大成,身上筋脉气血会自然而然成一副山脉一样的图!”

        “可是,这位陈镖……师弟身上,竟然只有半片山,这证明他其实只完成了一半炼体!”

        镖师说完这句话,这才有些后怕。

        他心中其实已经有些认可陈预的实力了,只是周围还有人不认可,自己也不能显得直接跟这位师弟站一边似的。

        还是划清些界限比较好。

        “一半炼体?你是说他就是半个一境武者,结果打的杨义只来得及出一腿,就满院子跑?”

        一个看似老成的镖师笑道:“那你们开山拳,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师出同门的镖师当即便脸色沉了下去,却没再说话。

        原因很简单,这个较老成一些的镖师,是和王剑差不多同年习武的人,如今却仍然在一境巅峰,说一句镖局中二境之下第一人也不为过。

        自己就曾经输在他手上,他原本今日没准备动手,看来是这开山拳的师承让他有些恼怒了。

        今天自己这位小师弟,估计是有些不好过关了……

        就在一群人点评的时候,陈预可是一步也未曾停留,在打断了杨义七次想要反攻的念头之后,后者只能在一拳快要临身的时候,扑腾躺在地上,宣布认输了。

        “承让了,杨镖师!”

        陈预笑了,露出两排白牙。

  https://www.xqianqian.com/35/35439/127278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