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姑奶奶她又凶又酷 > 第2章 02

第2章 02

        刘温内心不能接受老叶已经过世的这个消息,挂了电话后,正好见赵委员长从赵焱的卧室出来,上前汇报情况。

        声音有点哽咽“委员长,老叶过世了。”

        赵委员长的眼神抬起,最后缓缓聚焦“你说什么”

        老叶退伍好些年,年纪比赵哲要大些。在部队里两人虽然是上下级的关系,但私底下兄弟交情很深。

        不过才大半年没联系,怎么突然过世了。

        赵委员长一时难以接受,神情肃穆“怎么回事”

        刘温刚才和叶惜打完电话,只大致了解情况。

        “见义勇为,被人下黑手捅了刀,失血过多去世了。”

        铮铮的一个汉子,说没就没了,赵哲一时难以平复“后事怎么没人通知过来”

        刘温“后事据说是老叶的女儿一手操办的。”

        赵委员长眼神略有惊讶“老叶的女儿”他回忆,老叶好像真有个女儿,有一次部队家属联欢会,他见过那个小姑娘。

        叶延庆一生没有结过婚,但只有这么一个闺女,赵委员长一时没反应过来。

        一夜难眠,叶延庆突然离世的消息让赵委员长陷入越来越多的回忆里。

        老叶当年退伍时,赵委员长万分舍不得,毕竟是同生共死过的兄弟,他一直想给叶延庆在n市谋个好职位,可老叶非要回家,说放心不下家里。

        现在回想,当年放心不下应该就是这个女儿。赵委员长心里耿耿于怀一宿,后悔自己没能送老叶最后一程。

        叶惜的作息时间非常规律,早上六点起床,将小米粥放在灶上炖着,练半个时辰的拳脚,然后吃饭。

        叶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老叶在世时,父女俩的日子过得刚刚好,家里没什么存款。老叶这一走,叶惜一个人,日子一下过的紧凑起来。

        生活虽然单调清贫却很充实,叶惜虽然年纪不大,从小心思很沉稳,对物质没太大追求。虽时常向往过外面的生活,倒也不是像一般年轻人那样,贸然地去闯荡。

        离开这里的想法,她计划了很久。特别是老叶去世前留下的那一封信,导致她心底里埋着另一个愿望。

        她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为什么会抛弃她,关于她是怎么到叶家来的,老叶在信里没说,只说她是从n市来的。

        叶惜没怎么离开过县城,她把地图拿出来,在地图上找了许久才看到n市两个字。从地图上来看,离这里很远。

        她把地图收起来,打算去县里问问有没有直达n市的长途汽车。

        这趟远行她准备了很久,但前面是什么并不知道。她也许能找到她的亲生父母,也许一无所获,最后一事无成地回来。

        虽前面一切未可知,叶惜目光依旧坚定,眼里没有一丝迷茫。

        当天下午她就去了县里汽车站,打听到了车。

        这里没有直达的车,需要坐汽车到市里,然后坐火车去n市,路途很远,坐火车要十多个小时。

        叶惜虽然没怎么出过院门,但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她计算好路程之后,便直接去市里买了票。

        火车票花了六百多,叶惜的积蓄少了不小的一笔,晚上回去便开始收拾行李。临睡前握着信,在老叶的遗像前说了会儿话,打算第二天一早动身离开。

        赵委员长的车是第二天一早到叶家,天边还初露微光,辰间的露水还没干,黑色的车身被露水打湿,雾蒙蒙的一层。

        一行人赶了一宿的车,赵焱在车后面睡得昏天黑地,他一睁眼,发现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刘温小声“委员长,到了。”

        赵哲睁开眼,透着不甚明亮的广信,看着面前的房子,低矮的平房,红墙围起来的院子,不大但很干净“去敲门。”

        警卫员下去敲门,叶惜正在里面收拾东西,听到门声以为是武术馆的师弟们来送她。

        打开门,却见门口站着几个陌生人“你们找谁”

        警卫员见门口出来一个女孩,个子挺高,身材消瘦挺拔“叶延庆家”

        叶惜点头“你们是谁”

        赵委员长从车里出来,叶惜看着他,很面熟似乎在哪见过“您是我爸的战友”

        赵委员长点头,“你是叶惜吧”

        叶惜见过赵委员长,叶延庆有一张照片,上面是几个人的合影,里面就有赵父。

        赵委员长介绍了自己,便直接表明来意“我是你父亲的战友,昨天刚知道你父亲过世的消息,过来悼念。”

        叶延庆在叶惜心里有点神秘,她爸当了半辈子的兵回来,拿着转业钱在县里开了一个武术馆,她高考前两个月,老叶见义勇为牺牲,叶惜混混沌沌两个月,间接导致高考发挥失常。

        “请进来。”叶惜把院子里的大门打开,让他们进来。

        赵焱站在最后一个,叶惜只扫了他一眼,并未看仔细。

        但赵焱一见到叶惜,瞬间抖了一个激灵,虽然好几年不见,但赵焱一眼就认出她来。

        说起两人的缘分来,他俩小时候见过。虽然并不想回忆,但赵焱还是忘不掉小的时候,叶惜把他摁在地上揍的事情。

        所以一见到叶惜,赵焱内心的惊涛骇浪起来,她简直是自己小时候的阴影。

        忘不掉的那种

        或许是他盯得太入神,叶惜注意到他的视线,转过头来看他。

        赵焱内心一紧张,恶人先告状,凶狠狠道“看什么看”

        叶惜把眼神移开,心里已经认出他来。下了结论,他依旧还是那么欠揍。

        给几位倒了水,赵委员长问了叶惜最近的生活情况,才知道一些细节。

        短短几句话才知道这些年老叶的日子过得很是清贫,知道叶惜考上大学之后,便有意帮衬。

        “考的哪所大学”

        叶惜语气平淡“n市的师范大学。”

        这个学校在全国排名都很靠前,赵父夸赞叶惜一句。

        随后想起自家那不争气的儿子,指着赵焱道“叶惜你还记得吗”

        客厅不太明亮的灯光下,叶惜余光扫到赵焱蜷缩在沙发上打瞌睡,那么高的个子,像只猫咪一样,圈在那么小的沙发上,不知道他怎么挤进去的。

        她顺手将叠在一边的毯子扔过去“嗯,记得。”

        赵焱正竖着耳朵,眯着眼睛听,却不见下文。

        睁开眼瞥见叶惜给他盖毯子,是粉色的,嘟囔一句“别给我盖这娘们唧唧的毯子。”说着就要扔掉,毯子滑落到地上。

        叶惜默默地将毯子从地上捡起来,重新盖叠好放在边上。

        赵焱的脾气总是来得莫名其妙,漂亮的眉头皱起来,伸手随便一挥,毯子正好掉到了下面的垃圾桶里。

        赵委员长忍无可忍“你给我捡起来。”

        赵焱对叶惜很无礼,但是赵父对这个儿子很无力。

        别说赵焱扔叶惜的毯子,就连赵委员长本人,也被他扔过东西。

        刘温在旁边不敢动,装作空气。

        叶惜并不生气,但是这次语气却不见得温柔“捡起来。”

        赵焱可不是能被人指挥的性子,虽然内心有曾经被叶惜揍过的恐惧,但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我不要,你非给我。”

        意思是我不要,你非给我,那就别怪我扔掉了。

        叶惜看着地上的毯子,那是老叶去年刚买的,她每天都要叠的整整齐齐。

        气氛有一点尴尬,赵焱任性起来,没人能压得住场子。

        赵委员长的脸色很不好,心里想着要怎么教训他。

        他还没想出来,下一秒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的呼吸全都凝滞。只见叶惜单手将赵焱提起来,少年大半个身子已经都在她的手上。

        叶惜语气还是平平淡淡,一字一顿“我说捡起来。”

        赵焱横行霸道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比他还横的,不过叶惜不是横,她是狠。

        赵焱被她盯着,叶惜的那双眼不是多凶恶,但是赵焱知道要是不捡起来的话,下一秒叶惜可能把他扔出去。

        赵委员长也被惊到了,小姑娘看着文文弱弱,没想到这么大力气。

        他担心儿子跟人动手,立马抬手想打圆场,转眼却见赵焱怂的跟个大猫似的,一边龇牙叫狠,一边乖乖地把地上的毯子捡起来。

        恶狠狠地对叶惜道“捡就捡,你那么吓人做什么”

        赵委员长跌破眼镜,刘温也是一副被雷劈了的仅惊愕样子,刚才发生了什么

        赵焱一副委屈到不行的样子,也不睡了,睁着漂亮的瞪着眼睛叶惜。

        叫嚷着“你快给老子道歉”

        道歉是什么鬼,谁也不明白为什么叶惜要给他道歉。

        要不是有外人在,赵委员长大概又要抽鞭子了“人家给你道什么歉”

        赵焱新仇旧恨一起算在里面,也不说明白“我让她道歉,她就必须道歉。”

        赵哲已经对这儿子彻底没招了。打他,舍不得。骂他,不是他对手。

        只能对叶惜道“叶惜你别管他。”

        叶惜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嘴角露出一个浅笑来“对不起。”很爽快

        赵焱傲娇的小眼神瞥她,然后给她一个我原谅你的眼神,自己把小毯子理好,重新披在身上,又睡回去了。

        赵委员长心里叹气,这什么臭毛病。

        而叶惜却是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仿佛对付赵焱这种熊孩子,信手拈来。

        赵焱的半张脸埋在毯子里,只露出一个下巴弧度,叶惜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然后收回视线,不得不说赵焱乖乖躺着不作妖的时候,叶惜挺想摸摸他,就像她平时摸隔壁家大猫那样。

        叶惜和赵委员长说话,赵焱一直竖着耳朵在听。

        他自己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要听叶惜的话。

        大概是从小被她揍过,有心理阴影,或者是条件反射了。

        可他又在叶惜眼里看出一丝心疼是怎么回事她心疼什么除非她也记得小时的事儿,毕竟这是他俩成年后第一次见面,一想到叶惜心疼他,面上就有点不开心,她也配

        转而又想,难道叶惜心疼毯子赵焱更不高兴了,他居然还没个毯子重要。

        等外面天完全亮起来,叶惜带着赵委员长他们去墓地。

        叶延庆葬在了县里,上面有人给他颁了“见义勇为”称号,所以他的墓地是由县城府来人选址的,就在烈士陵园旁边。

        坐上赵家开过来的车,叶惜还是个半大的女该,第一次坐这么的好车,不动声色地在车内看了一圈。

        赵焱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神为什么一直要在叶惜身上看,见她好奇的样子,低吐了一句。

        “土包子。”

        叶惜转过脸来看他,“你现在多重了”

        赵焱不明白她问这个干什么“130斤,怎么”

        叶惜哦了一声,然后道“我单手就可以把你提起来然后扔出去。”

        赵焱浑身炸毛“你是不是想打架,小爷我会怕你吗”

        叶惜不想打架,“当你愤怒想找我打架的时候,我会把你两只手困住,然后再提起来,把你扔出去。”

        赵委员长在前面听他俩的对话,内心窃喜,老子一直都想这么干。

        赵焱眼睛特别不善地看着叶惜,然后靠近,冷不丁的捏了一把叶惜的手臂,不胖,但是有硬邦邦的肌肉。

        赵焱的眼神立刻变得温柔,然后缩回去“你这么大气力是搬砖练的吗”

        叶惜“天生的。”

        赵焱不说话了,这哪来的怪力少女,太可怕难怪十岁的时候就能把他摁在地上捶了。

        以前,赵委员长一直觉得自己儿子是个宁折不屈的男子汉,虽然长得漂亮,但性格非常大男子主义。这是他第一次瞧见儿子在别人面前吃瘪,觉得新奇。

        赵焱大概是觉得叶惜话不多,但是力气很大,很不好惹,决定先不惹。

        知彼知己方能赢。

        “你多高”

        叶惜“一米七。”

        赵焱一脸得意“我一米八。”

        叶惜“哦,单手可能费劲了点。”

        赵焱黑脸,谁要跟你讨论这个。

        “那你多重”

        叶惜“110。”

        赵焱估算双方体力和技能,眼珠子打了个转儿。

        叶惜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你打不过我的,别瞎想了。”

        赵焱“”要不要这么直白

        想都不给想

        开着车,很快到了墓地,坐在后排两个人的谈话也非常不愉快地结束了。

        赵委员长手里拿着鲜花,先是身板笔直地在远处站定,随后迈着标准的步子,慢慢地走到墓前。

        “老叶,我来看你了。”

        短短几年时间,发妻离世,最好的战友离世,赵委员长的内心缺失了两块最重要的东西,一份爱情,一份友情。

        “你放心,女儿我会替你照顾好。以后你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

        叶惜站在旁边,抬头看向他,然后目光注视着墓碑。

        叶延庆在世时,会一个人自斟自饮,桌对面有时会放一副碗筷和酒杯,自言自语时,就会叫“老赵”

        现在叶惜懵懂的明白了,什么叫友情。

        一起征战过,一起解甲归田,当过着各自生活时,总有某一个地方是留给彼此的,对赵父来说,老叶是他远方的战友。对老叶来说,赵父的存在是英雄光辉时刻的勋功章,他们怀念彼此,却又互不打扰。

        从墓地回来的路上,赵委员长问叶惜“你愿不愿意跟我去”

        叶惜要去n市,所以不想和赵委员长去。

        于是摇头。

        赵父是真心想要接她过去,“你一个人,老叶在天之灵肯定不放心。”

        叶惜很坚定,赵委员长和老叶的交情是他俩的事情,叶惜并不觉得他对自己有什么义务。

        赵焱大概是觉得叶惜不识好歹“爸,她这么倔,让她答应跟你去n市,比我让改邪归正都难。”

        叶惜注意到,他们是n市人

        于是想了片刻,改口“好。”

        赵焱“”说好倔强少女呢怎么答应了

  http://www.xqianqian.com/37/37589/64209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