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姑奶奶她又凶又酷 > 第4章 04

第4章 04

        “叶惜你去n市,是不是想去找郑琅”师兄是个直性子,不会拐弯抹角,听到叶惜说要去n市,下意识反应就是她要去找郑琅。

        叶惜眼神不自在地移开“不是。”

        师兄劝慰她“你不要去想他了,虽然以前郑琅的母亲和师傅说过你俩的亲事,但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谁还兴娃娃亲那一套呀。”

        叶惜脸上终于不再是平平淡淡,有点无奈,又有点自嘲“我知道,没把它当回事。”

        师兄靠近“我有次听到师傅跟郑琅她妈打电话,据说郑琅他爸在n市是个大官,很大很大那种。”

        叶惜眯了眼,唇边的笑容很刺眼“师兄,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师兄口无遮拦,直男的很,连忙改口“我不是这个意思。”

        叶惜正要跟他解释自己是要去n市找亲生父母的事情,见有学员匆匆忙忙地闯进来。

        气喘吁吁“不好啦,他们打打起来了。”

        师兄“谁打起来了”

        叶惜想到什么,那个小霸王还在外面,立刻站起来往外面走。

        此时训练场上,赵焱正摁着她的一个师弟在身下,骑在人家身上猛揍。

        师兄的速度比她要快,瞬间冲过去,一手一个,把两人分开。

        赵焱原本像只羽毛漂亮的孔雀,连头发都是带着拉花造型进来的,一通架打完,像个平沙落地的野鸡,身上灰扑扑的。

        师兄板着脸教训学员“怎么回事”

        学员被师兄训着,低着头,但语气愤愤“他先挑衅我的”

        叶惜看向赵焱“你怎么挑衅他的”

        赵焱哼了一声“你让他把那套拳打给你看看。”

        叶惜“什么拳”

        原来早上师兄刚教了学员们一套拳法,没什么杀伤力,只是强身健体用的。

        几个学员把这个当成什么独门秘籍了,练了一上午。

        刚才赵焱闲着没事看他们打拳,几个师兄弟们也有意显摆,打完了之后还嘚瑟地问赵焱打的怎么样。

        结果赵焱嘴毒,他撇撇嘴“不怎么样。”

        几个人学员一听他口气挺大的,血气方刚地过来“你行你来呀。”

        然后赵焱就脱了外套,真过去了。

        这群学员还算规矩,一对一跟他打,不群殴。

        赵焱在从小在部队耳濡目染,学的都是实打实的格斗,这群半吊子学员哪里是他对手,没几下就被打趴在地上。

        其他几个学员一看情况不对,赶紧去搬救兵。

        不过事情到了学员嘴里,就成了另一种说法。

        “他非要跟我们比试,我们不答应他就主动打人。”

        赵焱这暴脾气,敢作敢当,不是他做的他也不会认。

        学员仗着人多势众,七嘴八舌地把赵焱声音给盖住了。

        赵焱反而不说话了,阴恻恻地盯着几个学员笑。

        师兄被他笑得发毛,警惕了一下。

        但是赵焱的身手是部队里实战练出来的,师兄没防住就被赵焱闪了过去,随后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刚才告状的学员脸上。

        一时惊声响起,场上乱成一片。

        赵焱像一只炸了毛的猫,把人摁在地上揍“你不是说我打你吗”

        “我要是不打你,怎么对得起你刚才撒的谎”

        学员被他连续两拳嘴角已经打出血来了,众人七手八脚地把想他俩拉开。

        赵焱暴脾气,心里气不消他哪里肯撒手。

        叶惜看不下去,走过来,一手抓住他高高举起的拳头。

        赵焱太生气了,但被叶惜拦住,下意识地停下动作。

        叶惜脸上没什么表情,没有因为他打架生气,也没有因为赵焱受委屈心疼。

        见他红着眼盯着自己,沉声问“你是不是还要打我”

        赵焱松开手下的学员“哼,我不打女的。”

        她趁机把他拉开,然后给师兄一个眼神,让他把学员赶紧都带走。

        赵焱这性格,虽然喜欢惹祸,但不是好斗的性格,一开始纯熟是跟学员们切磋,后来学员们打不过他便进去搬救兵,赵焱也松口,不想计较。

        哪知道学员们仗着人多,信口雌黄地甩锅。

        这才惹到了赵焱。

        叶惜把他带走,赵焱穿着黑色的t恤,嘴角紧紧抿着,不说话。

        “嘴边怎么流血了。”

        赵焱瞥了她一眼“你是不是也以为是我主动惹事的”

        叶惜见他嘴角挂着血珠“你进来,我给你擦一下伤。”

        以为叶惜跟拳馆的人是一伙的,赵焱没指望叶惜能信他。少年冷冷地看她,站在原地不动。

        “你别假好心。”

        叶惜拧眉,看着眼前的赵焱“你要是再不擦药,脸就毁了。”

        赵焱脸色一变“药呢”

        叶惜牵着他进屋,然后从练功房的柜子里把消毒水拿出来。

        赵焱的脸颊不知被什么东西划了,一道长长的血口,不深,但是看着渗人。

        她从练功房里拿药出来,就看见赵焱一个人坐在门口的木板上,垂着脑袋,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嘴角扯出一个没什么温度的笑,他还受委屈了,刚才把人摁在地上打的凶狠劲呢

        叶惜拿着药过来,蹲在他前面。

        赵焱要比叶惜高上一头,赵焱坐着时,叶惜蹲着,正好能跟他平视。

        “脸转过来给我看看。”

        转过来,两人对视。她还没好好看过赵焱,一见面时只觉得男孩很漂亮,表情骄傲,气质干净。

        现在趁着上药的功夫仔细打量他,少年皮肤白皙,干净通透,因为刚刚成年,棱角显得还很稚嫩,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的感觉。

        眼窝微陷,眉骨舒朗,一双眼里撑着满是少年人的意气,让人觉得他做什么都能被原谅。

        鼻梁高挺,唇色很浅,不骂人不打人时喜欢抿着嘴唇,唇上有颗浅浅的唇珠。

        叶惜盯着他的嘴唇愣神。

        赵焱见她盯着自己,不舒服“干嘛盯着我看”

        叶惜“不想让我看,你闭上眼不就行了。”

        赵焱乖乖地闭上眼,随后觉得不对劲,她盯着自己看,凭什么自己要闭眼呀。

        于是立刻把眼睛睁开,睁着跟个黑玻璃珠似的。

        “你让我闭眼,我偏不。”赵焱见叶惜盯着他看,于是也大大咧咧地将目光放在她的脸上。

        叶惜长得并不普通,而且很耐看。只是她这个人不爱说话,也不爱笑,经常给人一种很没存在感的感觉。

        赵焱看着她的眼睛,叶惜是内双,眼睛漆黑,目光柔和深邃,像是一弯冷冷清清的皎月,铺撒开来目光都是平平淡淡。

        赵焱别的没注意,光看叶惜的眼睛了,不知道为什么,叶惜的眼睛明明不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但却是最吸引他的。

        而且这双眼睛,他还很眼熟。

        “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叶惜想起自己的身世来“像谁”

        赵焱吸着鼻尖沉思,半晌“对了,像宋阿姨。

        “宋阿姨”

        “就是演了四十年往事的宋宁逸,唯一提名奥斯卡奖华人影后的那位。”

        叶惜当然知道她,她还挺喜欢看宋宁逸演的电影,但要说她跟自己有什么联系,应该是不可能的。

        赵焱越看越像“真的像。”

        “要不是宋阿姨有了个女儿,我都觉得你俩有什么关系。”

        叶惜随口问了一句“是吗她女儿叫什么”

        赵焱的母亲和宋宁逸是好友,赵焱对她家很熟悉。

        “陆希。”

        叶惜手下停住“陆惜”

        赵焱解释“不是,她是希望的希。”

        “哦。”叶惜不再有什么兴趣。

        赵焱“以后你跟我回去,我可以带你去她们家玩。”

        叶惜慢悠悠地给他擦着酒精“你不是说不愿意我跟你们回去吗”

        赵焱憋着不说话了,半秒之后,才嘀咕“谁想你去了。”

        “你都不信我。”

        叶惜听他的语气,笑了笑“我有说过不信你妈”

        赵焱“你没说,你满脸都写着。”

        叶惜觉得赵焱挺逗的,忍不住撩他“我脸上是不是都写着赵焱是个惹祸精几个字”

        赵焱点头,一副她说的很对的样子。

        叶惜见他点头“这可是你承认的,我什么都没说。”

        赵焱“”自己好像被套路了。

        把赵焱上完药,跟师兄告别。

        两人往回开,到了家里,赵委员长已经坐在沙发上等他们,见赵焱脸上挂了彩。

        忍不住皱紧了眉头,随后想起他是叶惜跟他一起出去。

        可能这小子就是被叶惜揍得,又松了口气。

        赵焱把他的表情尽收眼底,说话毒毒的“就几秒钟,您这脸上的表情比京剧里变脸还要快。”

        赵委员长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但拉着脸,不理他。

        到了该出发的时间,准备了这么久,最终还是到了告别的时候。

        叶惜站在门口,顿了许久。

        赵焱平时最没耐心等人了,这次居然也没催,叶惜眼神呆呆地看着这个住了十八年的家,而赵焱的眼神却一直黏在叶惜的身上。

        赵委员长“你下去叫叫她。”

        平时从来指挥不动儿子的赵委员长,这次一说话,赵焱居然就听了。

        他下车,走到叶惜的身边。

        先是咳嗽了一声,万一叶惜在哭,怕她尴尬。

        叶惜转过头看他,突然问了一句“你离开过家吗”

        赵焱难得正经“我妈去世之后,我就没有家了。”

        叶惜第一次听他讲自己的身世,侧了侧身。

        赵焱难得对叶惜态度温柔,大概是想起她孤女的身世,提着她的背包“上车吧。”

        晚上的飞机,到达n市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多,叶惜第一次坐飞机,有轻微的不舒服。

        下了飞机,便坐上赵家来接的专车,晚上是温婉来接他们,赵焱不愿意跟温婉同坐一辆车,死活不肯上车。

        叶惜抬头看他“怎么了”

        大概是一回n市,或者是一看到温婉,赵焱内心的暴戾因子全都涌了上来。

        一行人僵持在这里。

        温婉没想到赵焱连跟自己乘坐一辆车都不愿意,一时有点尴尬,但又自责。

        “对不起,我只准备了一辆车。”

        赵委员长看着儿子那臭脾气,头疼的很。

        叶惜大概是猜到怎么回事,打着圆场“赵焱你陪我走一走。”

        一行人分成了两拨,赵委员长和温婉先走了,赵焱和叶惜还有一个警卫员等下一辆车。

        处踏上n市,叶惜对这里一切都很陌生。

        赵焱在旁边低着头玩手机,瞥了她一眼“你是不是晕飞机呀”

        叶惜有一点恶心,赵焱四处看了看,附近没有什么坐的地方。

        赵焱见她脸色难看,大发好心“你靠在我身上歇息一下。”

        叶惜因为不舒服,皮肤温度有点低,而赵焱的皮肤温度很高。

        所以叶惜一靠过来,赵焱就觉得挺舒服,挺惊奇“你怎么这么凉快”

        叶惜脸色有点白,眼神恹恹的,靠在赵焱的背上,没说话。

        赵焱转头向下,看见了叶惜的脸。

        两人靠的很近,赵焱不自觉地放松下身体,“你怎么了”

        叶惜闭上眼睛,小声“别说话。”

        赵焱哼了一声,都这么没精神了,还不忘命令他。

        但还是站着很直,好让叶惜靠的舒服点。

        “叶惜,车来了。”

        她睁开眼,似乎刚才的脆弱并不存在一样。

  http://www.xqianqian.com/37/37589/64209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