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姑奶奶她又凶又酷 > 第5章 05

第5章 05

        回去的车上,温婉伏在赵委员长的肩上,轻声细语“带回来的女孩是谁呀”

        赵委员长“老叶延庆的女儿,她父亲去世了,我把她接过来照看。”

        温婉从来没有质疑过赵父做的决定,见他跟自己解释了,便不再多说。

        赵委员长语气感慨“她是个好孩子,以后就拿她当亲闺女待。”

        温婉应声,犹豫了几秒,才轻慢地声音道“我看叶惜好像不太爱说话,性格也很内向的样子,你得跟赵焱说说,别欺负她。”

        赵委员长一听笑了。

        温婉不明所以,也跟着轻笑起来“你笑什么”

        赵委员长意味深长“他欺负叶惜等过两天你就明白了。”

        温婉没懂他的意思,但还是停住了声。

        赵焱和叶惜坐的车很快也到了赵家,叶惜的行李不多,一个拉杆箱一个背包。

        之前坐飞机有点晕,在路上休息片刻之后,不舒服的感觉好了很多。

        赵焱一边嫌弃她弱,一边又替她提行李。

        将她行李提放下之后,赵焱站在门口的台阶处等她“快点,土包子”

        叶惜确实是个土包子,特别是看着眼前的房子,漆黑的眼睛里终于不再是平静。

        三层高的别墅,气派不凡,鹅暖石铺就的路面在院子里的灯光下,映射出温润的色泽,院子里有个小花坛,夏夜的晚风裹挟花香扑面而来,院子的正中央是个白色大理石雕漆的小喷水池,是两只小海豚的形状。

        或许一开始叶惜没什么感觉,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这位赵委员长的身份,可能没她想的那么普通。

        赵焱见叶惜站着发呆“再不进来,蚊子都被你喂饱了”

        叶惜跟在他的身后,有点恍惚地走进屋子。

        温婉已经准备好了夜宵,赵委员长年纪大,这会儿已经去休息了,只留下温婉在客厅等他俩。

        叶惜进来之后,温婉才仔细打量她。

        女孩长得很清秀,模样不错。虽然衣服旧了些,但举止得体大方,不像是小地方出来的。

        温婉上前提上她的包“把包给阿姨。”

        叶惜露出礼貌的笑容“谢谢,我自己来。”

        赵焱不喜欢叶惜和温婉多说话,自顾地将她领到楼上。

        “跟我上来。”

        他至始至终都没看温婉一眼,温婉低着头,手足无措。

        温声告诉他们“那个,桌上有吃的,我给你们端上去”

        赵焱暴躁“不要。”

        叶惜回头看这个和善的女人“谢谢,我过会儿下来。”

        赵焱听到这句话后,把她的箱子提的碰碰撞撞,叶惜心疼的看着箱子,不就下去吃个饭么,至于发那么大脾气。

        叶惜的卧室在赵焱隔壁,原来是个客房,温婉今天临时改成了女孩的卧室。

        卧室里没什么多余的东西,一张床,一个书桌,一个衣橱。跟隔壁赵焱的房间比,简直一天一地。

        赵焱觉得有点磕碜“她怎么让你住这样房间。”

        叶惜觉得挺好,“挺好的。”

        赵焱心思细腻,他虽然表面上跟叶惜不对付,但不至于在吃的穿的用的上苛待她。

        “这还好,你以前住的是贫民窟么”

        叶惜笑笑“跟这比,还真是贫民窟。”

        叶惜心大,听不出赵焱语气里的高高在上,而且寄人篱下的本不就该有什么要求。

        赵焱“那是以前,既然你来住了,明天我给你重新布置一下。”

        温婉确实估算错了叶惜的身份,最起码估算错了她在赵焱心里的地位。

        赵焱虽然嘴上反对叶惜过来,身体比谁都诚实。一路帮着叶惜拎包搬箱子,忙上忙下。

        东西整理好东西后,叶惜准备下去吃点东西。

        被气喘吁吁的赵焱叫住“你去哪”

        叶惜指着楼下“下面。”

        赵焱眉头淡淡的拧着,不情不愿“你去下面干嘛”

        叶惜虽然初来乍到,但知道温婉的身份以后,隐隐能察觉到赵哲对她的排斥。

        但是她和温婉没仇,不仅没仇,人家还好心好意地给她做夜宵。

        “我下去,你要不乐意下去就算了。”

        赵焱气的踢凳子,晃荡一声,椅子翻了个底朝天。

        感情他帮叶惜忙活了这么半天,还比不上人家的夜宵。

        叶惜已经准备出门了,见赵焱踢翻了凳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她顿住了脚步,轻叹了一口气。

        只好回头,把踢翻的椅子放好,然后坐在赵焱的面前。

        赵焱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衫,因为帮她忙上忙下的搬东西,额角沁出汗,抱着手臂坐在沙发上,眼睛低垂看着地面,就是不看叶惜。

        从她的角度来看,赵焱长疏疏的睫毛,每一根都透露着委屈,少年抿着嘴唇,压成一条线。

        “生气了”

        赵焱倔强的像个壁画,整个人都是静止的。

        “你说,你是不是属河豚的”

        “不然怎么有那么多气生呢”

        赵焱眼睛盯着她“你是我带回来的,我不许你下去。”

        少年的话说的很幼稚,但是咬牙又坚定,让叶惜松了口“好,不去就不去。”

        赵焱三言两语地就把家里的情况告诉了叶惜。

        原来温婉是赵焱生母的挚友,一身未婚。赵母去世前,在病重时便有意撮合她和赵委员长,只不过赵委员长从来没动过这心思。

        后来赵焱母亲病逝,父子俩悲痛的难以自拔,好好的天说塌就塌了,两人成日过的浑浑噩噩。生活一度难以为继。

        而赵母病重的这两三年,温婉一直对这个家诸多照顾,后来赵母逝世,她也很自然地继续照料着父子俩。

        等到照顾照顾,两人居然要结婚了。

        讲完这段往事,赵焱眼神不甘“你说她是不是很可恨。”

        叶惜没说话,五年的真心也是真心,但是真心付错了人,在旁人眼里便变成了处心积虑。

        “她对你好不好”

        赵焱“她对我好是有目的的,为了当我后妈。”

        叶惜不知道温婉是怎么想的,她对叶家父子好,如果只是一时的好,可以说这个女人很有心计,如果一直好下去,就让人分不清到底是真心还是演的。

        赵焱霸道的很,不许叶惜跟温婉走得近。

        离开叶惜房间之前,他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你需要什么我去给你买。”

        好不容易把赵焱哄走,叶惜终于安静了。

        静又空的房间里,什么声音都没有,没了赵焱在耳边的聒噪,叶惜居然种时间很漫长的感觉。

        她把行李箱的衣服拿出来挂好,然后坐在窗台上往外面看。

        楼下的路灯把院子里照的很明亮,城市里似乎没有黑夜,她一路走过来,每一个地方都亮着灯,驱散了她心里的不安和黑暗。

        正在发呆,放在背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才想起来要给师兄报平安。

        拿起手机,果然是师兄打来的。

        “小惜你到了吗”师兄算着时间,她大概是到了,连忙打电话过来。

        “嗯,到了。”

        简短说了现在的情况,叶惜报了平安之后,便打算把电话挂掉。

        师兄在那头犹犹豫豫“小惜,我告诉你一件事。”

        叶惜“嗯”

        师兄“今天晚上郑琅打电话给我。”

        叶惜心里有不好的预感“说什么了”

        师兄“他知道师父过世,还问你现在怎么样。”

        叶惜“你告诉他了”

        师兄心虚“我告诉他你也在n市。”

        叶惜“”

        师兄“小惜,你不会怪我吧。”

        叶惜“你给我等着,等我回去”

        师兄连忙挂了电话。

        叶惜真没想过去找郑琅,但是现在这事情弄得,很像她特意来找郑琅的一样。

        她从箱子里将睡衣整理出来,进去浴室。

        简单洗了个澡,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

        洗完头发才想起来没有吹风机,看了时间已经过十一点,这么晚出去找吹风机也不方便。

        于是站在窗台上,就着晚风晾着头发。

        赵焱回到卧室之后,便也洗了个澡,然后坐在电脑前打游戏。

        半夜正是他们这群夜猫子的生活,赵焱没有一点睡意。

        “焱哥,你今天去哪里了怎么一直没在线”

        赵焱“去接人。”

        “接谁呀”

        赵焱心里冒出个想法,叶惜是谁呢

        她父亲跟赵哲是战友,但是叶惜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想了很久,才想出一个词来“克星。”

        对方“”

        来到n市的第一个晚上,叶惜就着半湿的头发沉沉回去。

        梦里,她第一次梦见老叶,内容记不清楚。

        第二天早上起来,她发现自己的枕边湿了一块,眼睛也有轻微的肿。

        用冷水洗了把脸,便去楼下。

        赵焱昨晚打游戏到半宿,上午根本起来不来,所以家里人一般都不敢叫她。

        温婉起的最早,忙活着早饭,叶惜下楼时,便去厨房帮忙。

        温婉见她起的那么早,很惊讶“叶惜,你不用起的那么早。”

        叶惜帮她打鸡蛋“习惯了。”

        吃完早饭,叶惜也没什么事干,她不是个爱说话的,温婉也不强求,跟她聊了几句之后便让她不要拘束,随便活动。

        九点多,赵委员长去省里开会,温婉出去逛街应酬。

        家里就剩下叶惜和赵焱两个人。

        叶惜在自己房间一直待到中午,眼看着快要吃午饭了,便下去厨房做了一碗面条。

        吃完之后,她看了眼时间。

        楼上这位小少爷已经超过12个小时没吃饭了,叶惜怕他饿死了。

        上楼去叫他,昨天赵焱打了场比赛,熬到了三点多,本来就坐了一天的车,整个人疲惫的很,这一睡就睡到十二点,还没醒。

        叶惜站在门口敲门,没有动静。

        她在门口站了一分钟,然后打开了门。

        赵焱的卧室跟她完全不同,有她卧室三四个大。正对着门的是个一人高的书柜,书柜里放的不是书,而是手办。墙上挂着好几个工艺品,看着价值不菲。另一面的墙壁被掏空,一半放着他搜集来的球鞋,另一半放着搜集的专辑。

        叶惜站在他的床头叫他,赵焱整个人懵着脑袋抬头,从被子里伸出来一双骨骼分明的手。

        “水。”

        叶惜把旁边的矿泉水瓶递给他,赵焱坐起来,咕嘟嘟地灌下半瓶。

        “你起来么”

        赵焱这才回神,见叶惜进来。

        于是趁着把空瓶子投进垃圾桶的机会,秀了个肌肉,瓶子晃荡一声,掉进了垃圾桶外面。

        叶惜“”

        “把瓶子捡起来,下楼吃饭。”

        赵焱看着自己薄薄的肌肉,年轻的肉、体,对上叶惜无动于衷的反应,他突然感到了一阵羞耻,随后恼羞成怒。

        见着叶惜离开的背影,恼羞“居然看都不看我一眼”

        他去卫生间洗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怎么看都是一副帅气的样子

        纳闷“她怎么看都不看我一眼”

        叶惜在楼下给他热饭,完全忘记刚才的事情。

        赵焱下楼前接了个电话。

        宋展“哥,今晚郑琅生日,你去不去”

        赵焱和郑琅不太对付,实在是赵焱这个人太龟毛,他看不上的人连个眼皮子都不愿意给。

        “不去。”他把手机开着免提,在衣橱里找衣服。

        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对自己穿着没什么要求的赵焱,今天突然觉得自己的衣服没一件喜欢的。

        宋展“郑琅那边主动透消息过来要请你,先从我这里探探口风。”

        赵焱还是那句“不去,就算郑琅亲自跪着来求我,也不去。”

        说完,挂了电话。

        与此同时,叶惜也接到了一个短信。

        郑琅大概是从师兄那里要来了叶惜的电话,发了条短信过来。

        “今晚我生日,城南“久尊”见。”

        叶惜看了一眼,关掉手机。

        赵焱好不容易选了一件中意的衬衫,搭了一件浅色的休闲裤,身形挺拔,除开坏脾气,整个人看着温和清雅。

        叶惜见他这身,确实多看了两眼,美好的事物总是容易吸引人的眼球。

        特别是赵焱这种,浑身上下除了臭脾气,没别的缺点的人。

        而且今天他还把嘴闭上了,更显得完美。

        叶惜欣赏之后,随后问了句“你不热”

        赵焱哼哼“我不热。”

        赵焱想晚上带叶惜出去玩“晚上咱们出去吧。”

        叶惜拒绝“晚上我有事。”

        赵焱“你要去哪”

        叶惜对这里不熟,于是告诉了赵焱“城南久尊,知道在哪儿”

        赵焱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关键叶惜去那干嘛

        眼珠一转,一副顺路的样子“我知道这地儿,我陪你去。”

        作者有话要说  男追女,男追女

        叶惜感情迟钝,赵焱要打持久战。

  http://www.xqianqian.com/37/37589/64209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