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姑奶奶她又凶又酷 > 第13章 第 13 章

第13章 第 13 章

        叶惜见他无赖的样子,不知道他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赵焱拉着她的手臂,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臂弯上,跟凉凉的夏夜形成对比。

        “你一声都不吭就走了,看都不看我一眼。”

        平日子赵焱虽然也会跟他耍赖,但从没有用这种可怜巴巴的语气跟叶惜说话。

        叶惜把他从地上扶起来“你不是生气嘛”

        赵焱歪歪斜斜地坐着,理所应当“我生气,你不会哄么”

        叶惜站起来,然后扶着赵焱的手臂“赵焱,你可真不要脸”

        赵焱笑起来“叶惜,我知道你。”

        “我要是假清高,装冷酷,你这辈子都不会理我。”

        叶惜怔住,赵焱说的特别对。

        叶惜性格冷淡,不太会与人交际,要是赵焱端着他平日的架子跟叶惜说话,他俩这辈子都不会有交集。

        因为两人都是高傲的人,叶惜清高是骨子里的,被老叶教育的一身不服输的傲骨,她天生就学不会怎么低头。

        但赵焱的高傲是因为他姓赵,他身处在这个位置上,天生就习惯用鼻孔看人。

        赵焱遇见叶惜第一面,从叶惜跟他说第一句话开始,他就知道自己先天的那些优势,在叶惜眼里一文不值。

        叶惜一手摸着赵焱的口袋,一手扶着他不让他倒下去,好不容易从他兜里把钥匙掏出来。

        打开了大门。

        里面还有一道指纹锁锁,叶惜问赵焱“手伸出来。”

        赵焱伸出来一个巴掌。

        叶惜正要把他手指拿过来,却见赵焱张开五指,跟她伸过来的手交叉。

        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大的手劲儿,叶惜被他握的生疼。

        赵焱嘟嘟囔囔“你干嘛要跟我握手呀”

        “明明是你握我的手。”知道和酒鬼没什么可说的,叶惜只好握着他的手,把指纹锁打开。

        好不容易进了屋,赵焱的卧室还在二楼。

        他就像快橡皮糖一样黏在叶惜的身上,叶惜快忍无可忍了。

        “你自己能不能走路”

        赵焱气丝游离“我没有腿。”

        叶惜“你的腿呢”

        赵焱“不见了。”

        叶惜拿他一点办法没有,他一米八的个儿,叶惜撑着他慢慢上楼。

        赵焱今晚喝的闷酒,虽然没喝多少,但却是有点上头。

        趴在床上用眼睛瞄叶惜“你不会就这样走了吧”

        叶惜流了汗,站在空调风口下凉凉“不然呢,给你脱衣洗澡,伺候就寝”

        赵焱一听还美滋滋“你要是真想这么干,我也没意见。”

        叶惜“”

        正常时候的赵焱吧,心高气傲,一般不太会跟叶惜唱反调。

        喝醉了的赵焱就跟属个陀螺似的,带着叶惜耍的团团转。

        “叶惜,我难受。”赵焱皱眉,闭上眼睛。

        叶惜把垃圾桶拿过来,蹲在床边“是不是想吐呀”

        赵焱摇头“你别晃了。

        叶惜没晃,是赵焱的脑子在晃。

        赵焱把自己的脑袋稳住“奇怪,我脑袋怎么也在晃。”

        醉成这个地步了,也是没谁了。

        叶惜下楼去给他煮醒酒汤,她刚出去,赵焱晃荡一声地从床上滚了下来。

        她吓一跳,跑回来“你怎么乱动呀”

        赵焱声音委屈坏了“你突然走了,我想想看看你要去哪嘛。”

        叶惜哭笑不得“我去给你煮醒酒汤。”

        赵焱点头“不用煮汤,我抽屉里有醒酒药。”

        叶惜去打开抽屉,赵焱书桌抽屉非常整洁,摆的整齐干净。

        醒酒药小板,压在最下面,叶惜把抽屉里的东西往外挪一挪。

        她拿起一个相框,翻过来时发现了上面的照片。

        叶惜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照片里的人穿着红色露肩连衣裙,黑色大波卷发,五官明媚,笑容动人。

        旁边坐在摇摇车上应该是赵焱,一张小脸又拽又酷,脸个笑都不会。

        赵焱长得很像他的母亲,五官深邃,眉眼清晰,这种骨像在女人身上便显得艳丽妩媚,在男人身上则显得隽秀无双。

        叶惜看了一会儿便将照片放回去,将醒酒药喂给赵焱。

        赵焱吃完药,很快便睡着了,叶惜给他简单收拾一下,便也撑不住了。

        本来是想回到自己卧室休息的,但是赵焱喝醉了的样子,让她想到了老叶。

        老叶也喜欢喝酒,经常喝醉了便回来睡觉,叶惜怕他一睡不醒,每次老叶喝醉酒叶惜便将榻榻米搬到门边上守着。

        叶惜想到赵委员长将赵焱托付给她照看,于是便将被子拿进来,窝在沙发上。

        睡着了的赵焱到很乖,没有再闹腾。

        两人相安无事处了一夜,第二天正好是赵委员长夫妻回来的日子。

        他俩是下午的飞机,叶惜一早起来把满屋子的酒气散了散,现在快九月份了,清晨凛凛的夏风比空调还清冷,她把窗户打开,便有凉风吹进来。

        下去给赵焱做早饭,又打了个电话给马师兄,问他伤势情况。

        那边很快接起来,马师兄一早起来送快递,这会儿已经进城了。

        “小惜,昨晚太匆忙,没留你吃饭,中午师兄请你吃饭。”

        叶惜答应了,昨晚她有的事没问清楚,郑琅怎么会找上马师兄的,是巧合还是有目的。

        上午给赵焱留了午饭,没跟他说一声,叶惜便出去了。

        马师兄负责送快递的城区正好是叶惜住的这片,离叶惜不远,两人找了一家小饭店叙叙旧。

        “师兄,你伤怎么样了”

        脸上的伤消肿了些,但还是青青紫紫,看的怪吓人。

        “好多了,不疼了已经。”

        叶惜转着手里的被子,声音不大不小地问“老叶知道你打拳吗”

        马师兄本来就五颜六色的脸,隐隐露出一些害怕来“不知道。”

        叶惜手里的被子吧嗒落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那你还听老叶的话吗”

        马师兄低着头,半晌才道“嗯,听。”

        叶惜笑了笑,给她师兄杯子里倒满茶。

        马师兄生活艰苦,叶惜当然知道,谁生活好会以卖拳头为生呢昨晚叶惜是阻止的及时,若不及时马师兄今天还能完整站在这儿

        再说,老叶的规矩就是规矩,只要是他教出来的学生,不许打拳为生。

        “师兄,郑琅是怎么找上你的”叶惜问上正事儿。

        马师兄摸了摸脑瓜子“我也不知道,就有一天他突然打电话给我,要让我替他打一场拳。”

        叶惜听到重点“他怎么会有你号码的”

        马师兄摇头“我没问过。”

        叶惜想着有空她得自己去问问郑琅,这么会把主意打到马师兄身上。

        马师兄下午要去送快递,叶惜还得回去,两人点了几个炒菜,喝了一壶茶,相聚挺愉快。

        吃完饭,差不多时间叶惜便回去了。

        她刚回家没多久,赵委员长夫妻就回来了。

        没了赵焱成日在后面捣乱,两人这蜜月过的挺开心。

        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赵委员长便跟叶惜商量开学的事情。

        “等开学了,你是想住在家里还是学校呀”

        叶惜“住在学校,学习更方便一点。”

        赵委员长点头“你虽然和赵焱不是一个学习的,但你俩都在大学城附近,互相照看照看。”

        “最近赵焱有没有出去玩”赵委员长话锋一转。

        叶惜愣了一下,她这个人不会撒谎,所以她下意识地错开视线不去看赵委员长。

        她旁顾左右“嗯,出去了。”

        赵委员长喝了一口茶“去哪了”

        叶惜没法撒谎,但她又不想赵焱挨骂,憋了一会儿“不知道。”

        赵委员长看她表情就知道了“你没跟着去”

        叶惜“跟去了。”

        跟去了,还不知道,就是不想说了。

        赵委员长觉得叶惜挺有意思,这么直的性格,居然会包庇赵焱。

        他并没有多问,叶惜不想说他也没勉强。

        风平浪静的过了一个下午,直到晚上,赵委员长接了一通电话。

        气的火冒三丈,当时一家人正坐在楼下吃饭。

        赵委员长当即就把桌子拍的震天响,赵焱对他的脾气见怪不怪,倒把叶惜结结实实吓了一跳。

        “你给我过来。”

        赵焱淡淡定定地瞥了他一眼“干嘛”

        赵委员长气的直捂胸口“你昨天是不是去俱乐部打拳了”

        赵焱坦荡“是啊”

        赵委员长见他理所当然的样子“你还让陈大彪冒充打拳,赢了人郑琅四十多万。”

        赵焱咧嘴一笑“这你都知道,耳线够长的呀。”

        赵委员长快被他气死了,赵焱居然让他警卫员冒充业余拳击手去给他赌拳。

        赵焱“谁告诉你这件事的”

        赵委员“你真以为是孙猴子,能翻了这五指山,你干什么我不知道。”

        赵焱看向叶惜。

        叶惜一脸的单纯无辜。

        赵委员长又要去书房拿鞭子,温婉给叶惜使眼色,让她带赵焱快出去。

        叶惜没动,她还真不信赵委员长会拿鞭子抽自己儿子。

        结果下一秒,他不仅抽了,还抽了很多鞭子。

        叶惜愣住了,难以置信。

        她从就没有被老叶打过,她惹再多的祸,老叶都没打过她。

        她不知道赵焱犯得错有多严重,会动鞭子打她。

        叶惜原本以为赵焱不着调,性格不羁是他自己的原因,现在想想,恐怕赵委员长这教育方式也脱不了干系,赵焱已经成年了,哪有小孩成年了,父母还有动鞭子抽的道理。

        叶惜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但等她回过神来的下一秒,就已经接住了赵委员长的鞭子。

        但接住了之后她就很尴尬了,她一个外人,管人家家里什么闲事儿。

        “赵叔叔,有话好好说,打人是不对的。”

        赵委员长气的眼睛通红“年纪不大,尽干些不入流的勾当”

        赵焱露出讽刺的笑“你年纪挺大,干的勾当就入流么。”

        温婉在旁边脸色变得刷白,颤巍巍地靠在墙上“老赵,你别打了。”

        赵委员长过去扶住温婉,回头对赵焱道“你明天去郑家给郑琅道歉。”

        赵焱“郑琅他也配”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两个设定,前面会一并修完。

        1、叶惜和赵焱从小就认识,叶惜小的时候把赵焱摁地上揍过,所以赵焱一见面就有点怕她。不然前面他怕叶惜这个设定来的有点太快。

        2、叶惜和赵焱马上读的是大学,不是高中。高中不能谈恋爱,只能让他们大学谈。

  http://www.xqianqian.com/37/37589/64209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