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姑奶奶她又凶又酷 > 第16章 第 16 章

第16章 第 16 章

        叶惜并不知道郑琅母子俩也回来镇上。

        第二天一早天光微亮,  张黛带着郑琅过来叶惜家敲门。

        叶惜看到他们母子俩,  非常惊讶“张阿姨,  你怎么过来了”

        张黛是个美丽的女人,  四十多岁,  皮肤很白,  身材纤细苗条,五官淡雅非常有韵味。

        张黛温和道“昨天晚上到的镇上,  下傍晚时去你爸爸墓地看了他,想着走之前来看你一眼。”

        叶惜将他们带回院子里“今天我爸送灵日,  你们吃了午饭再走吧。”

        张黛点头,见叶惜在院子里打水,  指挥儿子“郑琅,  你去帮帮叶惜。”

        家里自来水停了,  幸好院子里有井水,叶惜一早起来就把水缸倒满水,  好留着白天用。

        天色已经大亮,  张黛去厨房给他们做早饭。

        院子里只留下叶惜和郑琅两个人,气氛有一点静谧。

        这跟他们在n市相遇不一样,  在n市,郑琅是郑家小少爷,  行头做派,叶惜高攀不上。

        但回到这里,没有人知道他们母子俩的身份,郑琅无形中褪去了身上那些光环,  变成以前那个困窘的少年。

        这样沉默内敛的郑琅,反而是叶惜熟悉的。

        “你上次打拳那件事,回去你爸责怪你没”

        郑琅苦笑,哪里是责怪,郑坤差点气的把他发配到国外。

        不过郑琅没这么说“还好,我爸挺疼我的。”

        叶惜“那就好,那件事之后赵焱挨了一顿打。”

        听她提起赵焱,郑琅就气不打一出来“你是在怪我吗”

        “要不是赵焱他耍阴招,我能赔掉四十万。”

        叶惜皱眉,看着突然变得无理取闹的郑琅“重点难道不是你去堵四十万么”

        郑琅听到四十万几个字,简直全身的暴怒点都被点燃。

        要不是赵焱掺和一脚,他怎么会输“你在替他说话”

        叶惜“我没有替他说话,是你做错了,却不许别人说你。”

        郑琅将手里的提水桶扔到一旁“叶惜,你向着的人应该是我,我们才是从小一块长大的。”

        叶惜皱眉,看着眼前突然发怒的少年“我不会向着谁,我只会向着对的那个人。”

        郑琅觉得叶惜根本不是和他一条心“你就是偏心眼,你当时完全可以有机会帮我。”

        叶惜听到这句话,突然笑起来“帮你,怎么帮你”

        “在马师兄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帮你把他老k打败吗”

        “让你赢了面子,再赢四十万”

        “你是这个意思吗”

        郑琅确实是这个意思,但是被叶惜全都说出来,又显得特别下作。

        拉不下脸,只好转移话题。

        “是不是因为你住在赵焱家,所以你才向着他。”

        叶惜“不是。”

        郑琅“你可以在外面租房子住,我替你找房子。”

        叶惜笑起来“想包养我你是不是也要过来一起住”

        郑琅大概因为做贼心虚,所以被叶惜这么一提,就脸红起来。

        叶惜有点不明白郑琅的意思了,还没深问,张黛便站在门口叫他们进屋吃饭。

        张黛的手艺不错,一顿早饭被她张罗的非常丰富。

        叶惜坐在饭桌上,刚拿起筷子,便见张黛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阿姨,您是不是有事啊”

        张黛确实有事,正要开口,便被人打了岔。

        “我来的可真巧,你们刚吃早饭呀”

        老孟昨天跟叶惜打完电话,有点不放心,今天一早就过来看看情况。

        正好遇见他们在吃饭,叶惜去厨房给他添了一副碗筷。

        老孟坐下后“你们继续,刚才看见你们在说话来着。”

        叶惜眼神询问张黛,“张阿姨,你有什么事吗”

        张黛摇摇头“没事,吃饭。”

        吃完饭,陆陆续续的有人过来,今天是老叶的送灵日,按照当地的习俗,要把老叶生前的亲朋好友全都请过来,送他最后一程。

        所以叶惜要留这些亲戚们吃午饭。

        老孟忙着替叶惜招呼来的客人,叶惜是个女孩,对于那些五大三粗的老爷们,自然没法招呼。

        一个上午倒也有条不紊,临近午饭,也有镇上的人帮她准备宴席。

        院子里摆了四桌,叶惜说了几句感谢的话之后,便让大家用餐随意。

        叶惜正要坐下来,却见张黛突然站起来。

        众目睽睽之下,张黛优雅地走到院子里的台阶上。

        “今天是老赵的送灵日,趁着亲朋好友,各位见证人都在,我宣布一件事情。”

        “我儿子郑琅和叶延庆女儿叶惜,十年前订下的亲事,作废。”

        叶惜讶异,郑琅也是第一时间看向叶惜。

        连忙跟她解释“我不知道她会突然说这个。”

        叶惜看了他一眼,眼神里都是冷漠。

        在老叶的送灵日上说这个,张黛怀的的是什么心思。

        果然老孟第一个站起来“张黛,你什么意思,在老叶的送灵日说这个,你能让老叶走的安心吗”

        张黛看向叶惜,又看向席下的客人。

        “这件事我考虑了很久,当年订下这门亲,就是由在座各位见证的。我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跟大家伙把这件事说清楚。”

        叶惜有点难堪,老叶的送灵日,本来是个严肃庄重的日子,结果变成叶惜被郑琅家退亲的日子。

        很讽刺。

        叶惜只想尽快结束这件事“好,我替我爸同意了。”

        席下一片议论声,老孟哪能眼看着叶惜被人这样欺负。

        他走到前面,声音很大“张黛,当初你一个寡妇带着儿子来镇上,老叶可怜你们母子俩,对你们多有帮衬,结果被风言风语传你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老叶为了证明你的清白,也为了日后能对你们孤儿寡母多多照顾,于是玩笑似的订下这门亲,说实话这么多年我们也早就忘了这件事。”

        “但今天张黛你特意把这件事重新提起来,又在这么个正式场合提出退亲。”

        “是不是觉得老叶走了,叶惜后面就没人了”

        “我告诉你,今天我第一个不同意你退这门亲”

        张黛尴尬地站在前面,老孟的几句话,每一句都是在戳着她的脊梁骨骂她忘恩负义。

        叶惜见大家脸色都不好,出来打圆场。

        “今天来的都是我爸的朋友,来送他最后一程,所以就不要说些让他不能安生离开的话。”

        “算我恳请大家”

        张黛脸色十分难看地回到酒席上,没吃几口饭,便借口不舒服回到了车里。

        郑琅一脸歉意地看着叶惜“对对不起。”

        叶惜摇头“你告诉你妈,让她放心,我说不算数。”

        郑琅表情复杂,他觉得自己并不想叶惜是这个表态。

        匆匆忙忙地回到车上。

        吃完午饭,客人全都散开,留下的一院子的残羹剩饭。

        老孟是最后一个走的,他安慰叶惜“今天的事儿不怪你,你爸心善,被别有用心的女人利用了。”

        叶惜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来,她不明白,老叶都走了,张黛为什么要在这种场合,羞辱她,羞辱死去的老叶。

        “孟叔叔,我想跟您说件事。”

        老孟心疼叶惜,对她提出的事情,有求必应。

        叶惜“昨天我问你,有没有人在派出所查我的档案。”

        老孟“嗯,确实有人查过。”

        叶惜眼神流露出害怕的表情“我我害怕是那些人,那帮人捅了我爸,又来报复我。”

        老孟的脸色立刻正经起来“你说的对,十分有可能。”

        叶惜见老孟没怀疑自己的话,于是继续道“所以,我想请你帮我查查,到底是谁查了我的户籍资料。”

        老孟应下“你放心,这件事孟叔叔会替你注意,不会让那些人伤害你”

        叶惜点头,悄悄松了口气,她第一次撒谎,手心里已经隐隐紧张出汗。

        “我怀疑是那个人,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个人。”

        老孟“你怀疑我们所长”

        叶惜摇头“不是,我不是怀疑他对我不利,我是怀疑有人利用了他,因为我昨天看到一些事情,我有点怀疑”

        老孟立刻止住了她的声音“孩子,这种话不能乱说。”

        “这件事你只能跟孟叔叔说,不要告诉其他人。”

        送走了老孟,叶惜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客厅正中间摆着老叶的遗像。

        内心一下苦涩起来。

        慢慢地走到客厅里,趴在桌子上,跟老叶的遗像对视。

        照片上的老叶,微笑着,慈眉善目,像极了平时宠爱她的模样。

        回想今天张黛的话,叶惜轻声道“爸爸,他们都欺负我。”

        张黛确实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十年前他们孤儿寡母刚到镇上,老叶为了街坊邻居说闲话,便定了这门亲,这样他再照顾郑琅母子俩便名正言顺。

        而今天的张黛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认为这门亲事是叶惜占了多大便宜。

        叶惜越想越委屈,平时一声都不会哭的女孩,这时看着父亲的遗像,嚎啕大哭。

        叶惜不知道自己原来有那么多的眼泪,大概是心里的委屈积攒太久,这一哭便止不住了。

        迷迷糊糊地趴着,流着眼泪。

        突然听到身后一个声音。

        “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叶惜有点不敢相信地回头,看到赵焱站在她的身后。

        她哭的眼睛红通通,像个难过的兔子,挂着鼻音“你怎么来了。”

        赵焱赶了凌晨的飞机,到了市里之后又坐大巴车到县里。

        到了县里又坐摩的来镇上。

        一路上,赵焱想象了很多遍,待会儿到叶惜就要质问她,为什么带郑琅来不带他来。

        结果一进门就看见一个姑娘,瘦弱的背影趴在桌子上,哭的细细弱弱。

        赵焱瞬间什么气都小了,心都跟着这哭声揪起来。

        “别哭,告诉我谁欺负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  文名改回来了,改成最原始的。

        让女主在又凶又酷,男主在又奶又凶的路上越走越远

        22号中午十二点二更,晚上八点三更

  http://www.xqianqian.com/37/37589/64209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