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姑奶奶她又凶又酷 > 第28章 第 28 章

第28章 第 28 章

        赵父被赵焱这句话,  惊的半分钟没缓过神来。

        待知道赵焱说了什么之后,  气的鞭子都举不住,  干脆伸腿踹了他一脚。

        “你敢把主意打到叶惜身上”

        赵焱不禁打了,  而且打了很久。

        赵父“我把叶惜接回来不是便宜你小子的。”

        赵焱的背挺的笔直“便宜谁不是便宜,  怎么不能便宜我”

        见他还敢顶嘴,  赵父“放肆,我不会同意你们俩。”

        赵父有他自己的考虑,  赵焱年纪小,性格浮浪,  而且是走马观花的性子,要是以后对叶惜做出始乱终弃的事,  赵父很怕对不起叶延庆。

        其次有更重要的原因,  门户不当对。叶惜一个孤儿,  赵父能力所能及给她挑一个最好的亲事,但绝对不是赵焱。

        赵焱聪明,  心细如发,  见他父亲这么反对,当然知道原由。

        他忍着后背上的伤口,  穿好外套。

        便又是一副执着样子“我不是要你同意,只是过来知会你一声。”

        赵父知道他的性子,  这事儿既然赵焱认真上了,除非他自己决定放手,否则谁都没法让他放弃。所以这件事,赵父考虑良久,  还得从叶惜那里下手。

        楼上,温婉听到楼下没了动静,疑惑“怎么没声音了”

        叶惜正要下去看看情况,她的卧室门被赵焱推开。

        叶惜跟赵焱正对了满怀,他眼神扫到温婉身上“我爸在楼下。”

        温婉应声“我去看看他。”

        说着一刻也不多停留就离开。

        叶惜的卧室很小,在里面转个身便能碰到书桌,柜子,和床。

        赵焱伸出两根手指,将卧室里的房门反锁。

        叶惜“你怎么”

        怎么锁门,当然是怕你跑了。

        赵焱坐在床边上,脱了外套后面的鞭痕就露出来。

        叶惜赶紧从抽屉里拿出消毒水,纱布。

        赵焱趴在她的床上,露出个后背,幽幽道“刚才我和老赵坦白了。”

        叶惜心里一惊“坦白什么”

        赵焱斜了她一眼“明知故问。”

        叶惜“你不会”

        赵焱“不过,我只说我单方面喜欢你,没有提你的态度。”

        叶惜轻轻叹了口气“所以待会儿赵委员长就会叫我去书房,问问我的态度是不是”

        赵焱“我也很想听听你的态度。”

        跟上次不一样,上次听赵焱表白,叶惜是凶神恶煞地威胁恐吓,再敢来招惹她就死定了。

        这次赵焱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叶惜垂眉给赵焱上药,嘴巴抿的跟河蚌一样。

        赵焱“不说话就当你同意了。”

        叶惜“不是。”

        赵焱半张脸朝向她,眼睛里充满希冀“那是什么。”

        叶惜把他伤口消毒完,拒绝的话却没上次那样脱口而出。

        “你喜欢我什么”

        叶惜眼睛里有浓浓的不确定。

        赵焱说起情话来,那是手到擒来“喜欢你每一个地方,笑也喜欢,不笑也喜欢。”

        叶惜“还有呢”

        赵焱听她这么问,立刻掏心掏肺把这二十天的情肠说给她听。

        “我从来没有这么在乎过一个人,上次去学校找你,你把我赶走后,我想了很久。”

        “你那时把我赶走是对的,那时连我自己都没弄懂自己心里对你有多喜欢。”

        “后来,我懂了这辈子非你不可之后,又不敢去找你。”

        叶惜“为什么不敢”

        赵焱“那时仗着自己姓赵,仗着你孤苦无依,仗着我能够凌盛在你之上,“喜欢”二字说的随便,难怪你会生气。”

        “现在我更小心翼翼,不敢随便让你觉得负担。”

        以前赵焱觉得喜欢就得轰轰烈烈,坦坦荡荡。现在他知道,对叶惜来说,自己的喜欢是负担

        说完,赵焱眼神执着地看着她。

        叶惜静静地听完这些话“你知道对我来说是负担,你还要强加给我”

        赵焱一张俊脸露出苦笑“要是喜欢能控制,我到真想控制住。”

        赵焱把这么些天悟出来的道理全都告诉了叶惜“那我现在能喜欢你了么”

        叶惜一颗心被赵焱小心地捧着。

        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被外面的敲门声打断。

        “叶惜,你赵伯伯叫你。”温婉站在门外,轻声的敲着门。

        叶惜应声“知道了。”

        赵焱心里没谱,不知道叶惜会说什么,一颗心七上八下地不安生。

        赵焱“他要是问起来,你就说是我非要缠着你。”

        楼下的书房,赵父正襟危坐。

        书房叶惜从来没进来过,一般只有谈正事才会到书房里来。

        厚重的木门被轻轻打开,赵父看了叶惜一眼“进来。”

        叶惜坐在椅子上,对着对面的赵父,如同审讯犯人一般。

        “赵伯伯,您找我。”

        赵父点头“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这种开场白,一般下一句就要扣上懂事的帽子。

        果然“你也是个懂事的孩子。”

        叶惜“赵伯伯,您有事情就直接说吧。”

        赵父坦然“你和赵焱不能在一起,为你好,也是为他好。”

        叶惜沉默“赵伯伯,当初我同意和你们来n市,并不是为了来赵家。”

        “在赵家叨扰那么多天,也非我本意。”

        “我父亲在世时,就从来没有在交朋友上为难过我。”

        “您这句为我好,怎么讲”

        就算叶惜不喜欢赵焱,就算她明明白白地会拒绝他。

        也不是被人强制要求的,除非她自愿。

        赵父一时梗住,他没想到一向很听话的叶惜居然会顶撞他。

        叶惜“其实您想不出来有什么为我好的。”

        “你一听完赵焱的话,下意识地是拆散我们,而不是问我是不是真的在一起。”

        赵父表情愣住“你们没有在一起”

        叶惜笑了一下,然后站起来“赵伯伯,你和赵焱一样,有身为赵家人的傲慢在里面,一开始赵焱以为我喜欢他,对我势在必得。您也一样,认为赵焱要是能看上我,那我肯定也会喜欢他。”

        “但我们没在一起。”

        “所以你不必苦口婆心来拆散。”

        赵父始料未及,他内心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被叶惜这么赤、裸、裸地说出来,难免有些尴尬。

        赵父表情不太自然“你是说你不喜欢赵焱”

        叶惜点头,她不再想继续这个话题“下午还有课,没事的话我先回学校了。”

        赵父挥挥手“让司机送你。”

        叶惜临走前上楼去,赵焱见她进来“你刚才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叶惜瞧了瞧他的伤“不喜欢。”

        赵焱似乎已经习惯了,有一些不振外,到挺想得开。

        “那你怎样才能喜欢我”

        叶惜想到赵父的话“你应该找一个和你门当户对的女孩。”

        赵焱“都什么年代了我觉得咱俩挺门当户对的。”

        “你爸和我爸认识,你没妈,我妈也去世了。你性子急,我可以耐心哄你,你要是惹祸,我去给你收拾烂摊子,就连打架你都可以找我跟你一起去。”

        叶惜笑“这算哪门子门当户对。”

        赵焱从床上起来,套上衬衫,叶惜“你后背还有药。”

        他不在意道“我送你回学校,你肯定不乐意我爸司机送你。”

        回到学校,今天是周六,叶惜洗了澡,从卫生间出来时,听到抽屉里有东西震动。

        叶惜听了片刻,突然想到是什么。

        上次她回家,留给孟叔叔的也是她爸的旧号码。

        叶惜接起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小惜”

        “孟叔叔。”

        上次叶惜回家,拜托孟叔叔给她调查户籍的事情,看来事情是有眉头了。

        老孟在那头欲言又止“你那头方便接电话么”

        叶惜一边擦头发,一边将门窗关好“方便。”

        老孟没开口,而是在电话里深吸了一口气“小惜,下面叔叔跟你讲的事情,你可千万要撑住。”

        叶惜不知道他查出什么来“您说。”

        老孟“上次查你户籍档案的确实是所里的人。”

        叶惜不意外“他们为什么要查我档案”

        老孟“前几天我才查出来,不是当年刺死你爸的那些混混查你档案的。”

        叶惜“那是谁”

        老孟至今仍然觉得这件事很离奇,甚至不知道怎么跟叶惜开口。

        “那人姓陆,具体叫什么不清楚,是从n市来的。”

        “据说这家人怀疑你是他们十八年前丢失的闺女,所以来镇上去查你的户籍。”

        叶惜虽然猜到一点点可能和她身世有关,但突然被这样告知,她的心里还是很难平静。

        “他们查到什么”

        老孟“他们来过两趟,第一趟来查你的户籍,见没什么疑点就走了。第二趟是姓陆的一个人过来,找了你出生那家医院的院长查你出生证明。”

        叶惜心里一紧“他查出什么了吗”

        老孟“没有,十八年过去,医院的地址搬了又搬,那些档案资料医院都没处找。”

        叶惜“后来呢”

        老孟“后来那个姓陆的还是无功而返,我就好奇,自己去了医院的档案室找你的档案,结果真的找到了。”

        老孟下面的话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说,离奇的让人匪夷所思。

        “但是医院档案里,你有出生证明,后面还有一个死亡证明。”

        叶惜擦头发的手一顿,语气淡淡道“嗯,我爸临走前遗书里说,我不是他亲生女儿,你查到的档案,可能是他过世亲生女儿的档案。”

  http://www.xqianqian.com/37/37589/64209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