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姑奶奶她又凶又酷 >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3章 第 33 章

        在今天这么总要的场合,  陆希被人打了一巴掌,  陆家人最后决定悄悄处理这件事。不仅是因为家丑不可外扬,  另一方面叶惜是赵焱带来的,  看在赵家的面子上,  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叶惜难堪。

        叶惜从赵焱身后站出来,  目光不畏不惧,走到前面。赵焱跟在她身后,  一副护着的样子。

        屋内静悄悄,气氛诡异又尴尬。

        秦野咳了一声,  最先开口“叶惜,你为什么要打陆希”

        他声音倒挺和悦,  明显不想吓到她。

        叶惜抬头,  最先看向宋宁逸,  见她满眼不解,似乎在等着自己的答案。

        “她先骂我。”

        陆希出声辩解“我没有”

        叶惜反问她“那你说,  我为什么打你。”

        陆希张口,  答不出来。

        陆修风沉默地看着叶惜,短短两次接触,  叶惜表现出来的沉默寡言,暴力粗鲁,  就让他很不喜欢。

        “她骂你,你就要打人”

        叶惜抬头跟他直视“是。”

        陆修风“你这是什么家教父母从小就教你打人能解决问题”

        陆修风确实很生气,叶惜的行为简直蛮不讲理。

        叶惜冷冷地问“那她骂人,是什么家教。”

        陆修风简直被叶惜啪啪打脸,  说陆希没家教,可不就是说他和宋宁逸没教好。

        叶惜心里有一团火,她明知道不应该这么跟长辈讲话,但是她控制不住,她想用这个办法破釜沉舟。

        满心的郁气几乎压着她最后一丝期待。

        陆修风客气又责备的语气“你是赵家客人,虽然你打了陆希,但看在赵家的面子上,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

        看在赵家的面子上不会对她怎么样,如果今天没有赵家在,他们打算怎么对她呢

        还她一巴掌

        陆修风“所以你跟小希道个歉,这事就算了了。”

        这个办法确实好,显得他们陆家人特别仁义,你打了他们女儿,只要道个歉就放你走。

        叶惜目光扫过这群人,一直宋宁逸都没有开口。

        她的视线对上宋宁逸“如果我不呢”

        陆希气的发疯“妈妈你看她”

        宋宁逸确实心疼陆希被叶惜打了,而且这件事有因有果,确实是陆希骂人在先。

        她开口,语气淡淡,声音没了之前的温和。

        “这事儿你和小希都有错,小希不该骂你,她跟你道歉。你打人不对,你也要向她道歉。”

        叶惜听着这话,确实不偏不倚的样子。心里愈发冷却。

        她觉得宋宁逸待她不一样,这份不一样,让她甜蜜又飘然。

        但她忘了一件事,陆希才是她的亲女儿,自己终究是个外人。

        她盯着地面不说话,陆希也不想跟陆希道歉,但是宋宁逸的话她不敢不听。

        陆修风不想折面子,或者他对叶惜的调查让他笃定,叶惜不会是他闺女“就算小希说话不好听,她也不能打人。”

        宋宁逸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两人都有错。”

        陆希看向陆修风眼神求助。后者不敢再说话。

        宋宁逸又道“陆希是主人,叶惜是客人,陆希有错再先,就让她先道歉。”

        陆希不情不愿,她从沙发上站起来。

        走到叶惜面前,声音不甘“对不起,我不该骂你。”

        叶惜没说话,就这么低着头,静静地站着,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陆希道歉完之后“该你了。”

        所有人都看着叶惜,一时安静。

        叶惜心如刀割,眼睛发热,拼命地忍着眼泪。

        其实她是不是陆家女儿,有什么关系呢她一直生活的很好,找父母只是她一直以为的愿望,就算找到了不被承认,也没有违背她一开始的希望。

        她一开始就是简单地希望,找到父母而已。

        现在她的愿望也视线了。

        大滴大滴的眼泪砸在地上,赵焱在旁边心疼万分,那一刻他无比的懂叶惜。她的难堪,她的伤心。

        秦野见她哭的一声不吭,出声缓和“不道歉就算了,本来也不是大事儿。”

        陆希“不行,妈妈说了,我道歉她就道歉,现在我道歉了,她也必须道歉。”

        陆修风从没见过这么倔强的女孩,但也被她哭了心烦意乱“道歉了你就回去。”

        赵焱见到叶惜手指发抖,忍不住“我替她跟你道歉。”

        陆希不依不饶“凭什么”

        宋宁逸看叶惜哭的厉害,心里开始松动“你走吧。”

        她不知道是对叶惜失望还是怎么,冷声下了逐客令。

        叶惜抬起头看她,宋宁逸的声音把她最后的希望敲碎。

        赵焱牵着她的手“我们走。”

        叶惜握住他的手,像是握住一根救命稻草,哑着声音开口。

        “对不起。”然后头也不回地跟着赵焱出门。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今天这场闹剧,让每个人都胆战心惊。

        宋宁逸看着叶惜的背影,那双含着眼泪,委屈的眼睛,让她久久缓不过神来。

        罢了罢了。

        叶惜精神备受打击,出门之后一直愣愣怔怔,赵焱跟她说话,一直没反应。

        赵焱没再敢刺激他,一直小心翼翼地开车,不时地观察她。

        一直开车到学校,叶惜都一言不发,仿佛没了魂。

        赵焱不敢把她这样送回宿舍,于是将她带到自己的公寓。

        公寓是赵焱读高中时,为了方便午休,在学校附近买的。

        后来他高中毕业就没来过这里。

        叶惜一直抱着手臂,眼神盯着一处看,赵焱怎么叫她,她都不理。

        赵焱下车,将她安全带解开,然后抱起来,回到公寓。

        一整个过程,叶惜只靠在他的身上,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上。

        公寓大半年没人住,布满一层薄薄的灰。

        赵焱将她抱到沙发上,叶惜还是那个姿势,整个人缩成一团,抱着手臂的样子。

        “喝水好不好”

        依旧不理他,赵焱有点慌神,不知道叶惜到底怎么了

        把叶惜放在沙发上安顿好,他去厨房烧点热水,随后很快回到了客厅。

        赵焱轻轻碰她“小惜,跟我说句话好不好”

        空荡的客厅只有他的声音,赵焱急的不行,伸手碰她的脸,脸颊有点冷。

        他这才想起把空调打开。

        室内很快回温,热水烧好之后,赵焱去厨房把热水慢慢地逼冷,他不放心叶惜,时不时地往客厅看她。

        “喝点水好不好”

        水温正好,赵焱将水杯递到她的唇边,叶惜却像是不晓得喝一样,并不理他。

        赵焱用只手沾了一点温水点在她的嘴唇上,一遍又一边地在她耳边重复。

        “喝点水好不好”

        赵焱意识到不对劲儿,手里的水杯被惊掉地上。

        “叶惜,别吓唬我。”

        赵焱声音颤抖,带着害怕。

        他从房间里拿出一条毯子,将叶惜裹上,横抱着下楼。

        上车后直奔医院。

        去的是一家私立医院,赵家有股份,赵焱母亲临终前一直住在这家医院里。

        他提前打了电话在前台预约了一声,简单描述症状。

        到了医院,护士们推着担架过来。

        赵焱看见担架,心里刺痛,将叶惜抱在怀里“让开。”

        一通检查做完后,各项指标都很正常,主治医生很有经验,总觉得叶惜的样子不像是得病。

        “她最近是不是受什么刺激”

        赵焱点头“嗯。”

        医生不便问私事,只好委婉说“这个刺激有多大”

        赵焱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很大。”

        医生了然“你先等下,我需要约另一个医生过来。”

        赵焱抱着叶惜“很严重吗”

        医生为难“说眼严重也不严重,总之这是个很怪异的病历,我之前只见过一个。”

        赵焱“难治么”

        医生“不难治,但是治好难。”

        赵焱心里一沉。

        很快来了另一个医生,年纪大些,五十岁左右。

        他一见叶惜的病症,便了然。

        “你是她什么人”

        赵焱“男朋友。”

        医生“最好通知她家里人来,这种是心理疾病。”

        赵焱眼神一沉“心里疾病”

        医生“心理疾病分很多种,有的显形,有的隐形。”

        “照你刚才的描述,她今天肯定受了很大的打击,我这边只能让她暂时地神志清醒过来,但后面的心理问题,你要找专门的心理医生。”

        赵焱很难相信,一直都坚不可摧的叶惜,怎么会有心理问题。

        “她没有心理问题。”

        医生“这个你要跟心理医生聊,我只能负责把她神志清醒些。”

        来的老医生很有几把刷子,带了一套针灸过来。

        粗粗的银针扎在叶惜的身上,如同扎在赵焱的心里。

        老医生一边聊着闲话“很多年前我也治过一例,那个病人的女儿丢失了,也想她这样,不吃不喝,不动不说一个多星期,然后找到我这里。”

        “我当时也用这套针给她治好了。”

        “不过治标不治本,心理疾病这种东西,不好说。”

        赵焱一直握着叶惜的手“那个病人后来怎么样”

        老医生“她的心病是她女儿,后来她女儿找回来了,心病自然就好了。”

        “前段时间见她,已经快五十岁,状态很不错。”

        赵焱不说话,心里默默祈求,叶惜的也能治好。

        针灸了只二十多分钟,老医生拔了针“现在她睡着了,醒来之后就差不多了。”

        赵焱被“差不多了”这几个字吓一跳“什么意思”

        老医生“哦,差不多能清醒。”

        病房里,赵焱预约好心里一声后便一直在病房里守着叶惜。

        三个多小时后,叶惜缓缓地睁开眼“赵焱”

        赵焱观察她脸色,好像比刚才好多了的样子。

        叶惜四处看了看“这是哪里”

        赵焱“医院,你刚才晕倒了。”

        叶惜摁着太阳穴想要坐起来“我怎么记不清了,像是做了个梦。”

        随着她的回忆,她慢慢想起在陆家的事情来。

        赵焱不敢提“你饿不饿”

        叶惜点头“有点。”

        能吃的下就好,他摁了铃声,让护士送饭。

        预约的心理医生也过来。

        不过他一直没说话,叶惜奇怪地看着医生“有事吗”

        医生摇头“没事,你先吃饭,我不急。”然后便坐在一旁观察叶惜。

        赵焱接了护士递过来的饭,本来想要喂给她,但叶惜坚持要自己吃,她下午刚针灸过,此时手连饭都拿不住。

        只好让赵焱一点点喂她。

        不知道是不是赵焱的错觉,醒来之后的叶惜,总有一种诡异的,乖巧。

        作者有话要说  所有的虐全部结束

        下面再虐你们打我

        我边写边哭,简直自虐

        下面大多是男女主感情戏,身世剧情推动带着写。

  http://www.xqianqian.com/37/37589/64210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