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姑奶奶她又凶又酷 > 第47章 第 47 章

第47章 第 47 章

        这间房间不大,  很安静。

        银行卡被掰断时,  声音显得格外清脆。

        父女俩之间一直保持的那根平衡木,  慢慢发生了倾斜,  眼前的情况已经脱离陆修风的控制。

        一时竟然想不明白,  自己做了这么些坏事,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上天就是想要有一天派他女儿来收拾他的。

        叶惜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我很好奇,  在这些路子全都不通的前提下,你还能这么淡定,  是真的还是假的”

        陆修风脸上的风度还在维持,此时他面对的不是一个失散多年的女儿,  更像是面对一个知道他处处死穴的敌人。

        陆修风笑了笑,  脸上表情突然松懈。

        叶惜看着他的笑容,  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怪异。

        陆修风不再谈这些,他的身体放松,  然后全身心的靠在沙发上。

        “我给你讲讲现在的陆家。”

        “我和你母亲宋宁逸在一起之初,  我父亲也就是你爷爷并不赞成,我娶你母亲除了爱情外,  宋宁逸确实不能给陆家带来任何前途。”

        “宋宁逸作为演员,她有的最多的是钱,  而不是人脉。”

        “即使在这么重重困难之下,我们还是结婚了,那个时候她在我心底里,比整个陆家重要的多。”

        “可是你爷爷并不只有我一个儿子,  他在外有一个私生子,但这个私生子一直藏得很好,直到我发现你爷爷准备放弃我时,宋宁逸才在蛛丝马迹中发掘出这个私生子的存在。”

        这段叶惜曾经听赵焱提起来过,他说宋宁逸当年在陆修风夺权时起了很大的作用。

        叶惜“然后呢”

        陆修风回忆那段往事,虽然过程是腥风血雨的,但他的表情却很冷静,很平淡。

        “然后你母亲对付私生子,我对付你爷爷。”

        “只用了半年的时间,我重新回到陆家,回到我原本的位置,回到陆家权力的中心点。”

        “你爷爷中风住院时,我只对他说了一句话。”

        “他当年看错了宋宁逸,她不是一个戏子,不是一个花瓶,她的能力和手段,陆家人几乎没有一个人是她的对手,甚至加起来都比不上她。”

        听到这里,叶惜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

        除去刚才的银行卡和演绎的父女情深,陆修风还有第三个办法。

        叶惜往沙发后面退了退,她面对陆家人,从来没有过害怕,可是这次她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危险的气息。

        陆修风将叶惜的眼里的恐惧尽收眼底。

        他想起一句古话“龙生龙,凤生凤。”

        继续道“在宋宁逸怀孕时,我曾经无数次想象过我们的孩子该是多优秀。”

        “她可以继承父母最好的容貌,父母的情商和智商,继承陆家半个所世纪积累的财富,她甚至可以脱离出这个世界所有的约束,跳出道德法律,她的人格身体,完完全全地属于自己,她可以做一切她想做的事情。”

        “但是,永远不知道计划和意外哪个会先发生。”

        对于陆家来说,意外先于计划而来。

        “纵然后来我找了一个替代品,也将她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培养,按照陆家继承人的路线去养育。”

        “但又应了那句古话,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陆希她即使接受了最好的教育,最细腻的宠爱,可她离我的预期相差太远太远,她是一个俏皮可爱的小女孩,讨了父母的宠爱欢心,得到她喜欢的东西,这便是她所有的心计和手段。但宋宁逸尤其喜欢这个女儿,所以我一直想着这样也罢了,陆希的性格注定了她的命运,她不可能经受得住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事情。”

        陆修风像是倾吐一样,把这些疯狂的事情用一种非常平淡,温和的语气说出来。

        “我好像说的有些远了。”

        叶惜一直看着他,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

        她要怎么出去她已经猜到陆修风下面要做什么,如果再不抓紧出去,恐怕真的没机会。

        陆修风自言自语“既然已经说了,有些事还是让你知道的比较好。”

        他看着叶惜,喃喃“血缘多么奇妙,就算你从来没有见过我们,可是你骨子里像我和宋宁逸的那些东西,一点都未曾变过。”

        叶惜低头看了眼手机,还是没有讯号。

        屋子里什么都没有,甚至连一个趁手的东西都没有。

        门外面肯定是人,那些人不是普通人,不是叶惜能一个打五个的普通人。

        陆修风俨然像是一个慈爱父亲的样子,跟女儿拉着家常,见她不专注的样子。

        笑了笑“你最好听我把话说完。”

        “以后不一定还会有机会。”

        可叶惜不想听,老叶教过她一句话。

        知道的越少,活的越久。

        陆修风“我一直知道陆希是个不成器的,也没有对她抱有太多的期望。”

        “可是陆家这艘船,总有一天会交到她的手里。”

        叶惜回味这句话“所以你看上了赵焱”

        陆修风挺喜欢和叶惜说话,聪明人讲话,总是一点就通。

        “赵焱确实是个好孩子,或许从宋宁逸从一个女人的角度来看,他不是个好男人,但他聪明,有责任感,重情重义。”

        “最重要的是,那些他老子不敢碰的东西,他敢。”

        叶惜“所以你和赵哲想让陆希和赵焱在一起。”

        陆修风双手交叉,坦言“是的。”

        “李、陆、秦、赵四家,李柏杨虽然身居高官,但他的儿子李牧过于刚硬,不适合商场上的刀光剑影。他的儿子在军中,年纪又还小,等到退役或是转业,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赵焱这个人,是个小狐狸,比他父亲好的一点是,性格偏执,这不算是个缺点。”

        “这个世界上,成功往往属于那些性格偏执的人,认准了的事情九牛二虎也拉不回来,如果他跟小希结婚,对两家来说都有好处。”

        叶惜猛地站起来“他不会娶陆希。”

        陆修风不置可否“那可说不定。”

        叶惜突然觉得自己很蠢,她刚才图一时爽快,把陆修风往另一个极端逼去了。

        她一开始笃定陆修风不敢对她怎么样,虎毒不食子。

        可她现在不敢确定了,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会对她做什么。

        陆修风也站起来“我绝对不会允许宋宁逸跟我离婚。”

        叶惜“你把我关在这里,又做了这么事情,你觉得她还会同意跟你过下去。”

        陆修风摇头“这些都不重要。”

        “除去爱情这些,宋宁逸对我的重要性,已经超过了一切。”

        叶惜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你觉得重要你还要去欺骗伤害她。”

        陆修风没有什么悔改的意思“我今年五十岁。”

        “你也有二十。”

        “我和宋宁逸在一起整整二十二年,跟她一起接管经营陆氏也有二十年。”

        “现在的陆氏大厦,早就不是原来的陆氏,在里面起码有一半姓宋。”

        陆修风道出了最重要的一句“如果我们离婚,股权分割,陆氏大厦一分为二。”

        “到时财狼虎豹,闻血而来,趁机会强咬分割,趁火打劫。”

        叶惜脸色已经很惨白。

        她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她以为是母亲就应该像宋宁逸那样,费尽心思找证据为她正名,是父亲就应该像老叶那样,一生未娶,只为了好好抚养她。

        可她今天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第三种父亲,叫陆修风。

        在他眼里,他的陆氏大厦,他的一手夺来的权力富贵,都比女儿重要。

        陆修风“你很聪明,但是你涉世未深,不知道这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有两副面孔。

        “更多的人,是有三副,四副。”

        叶惜“那你有几副。”

        陆修风“我只有一副,我从来都不掩饰,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件东西。”

        “我的妻子宋宁逸,还有我们一同经营下来的陆氏大厦。”

        叶惜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所以,你打算怎么对我”

        赵焱的车开进车库,付了钱和小费给代驾,他便信步上楼。

        他低头看手表,幸好还没到十二点。

        今天是除夕夜,他和叶惜在一起过的第一个新年。

        赵焱闻了闻身上,好像有点烟味,趁着等电梯的功夫,他走到一楼电梯旁边的窗口,打开窗户,将身上的味道吹散一些。

        “叮咚”

        电梯到了一楼,赵焱进去,上楼。

        开了指纹锁,打开门却发现家里一片漆黑,只留了玄关的一个小灯。

        “小叶子,我回来了。”

        客厅房间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人声。

        赵焱换完鞋,脱了大衣,打开客厅的灯。

        家里还是他离开之前的样子,沙发上的毯子叠的整整齐齐,平板还在客厅的茶几上。

        他回望,叶惜的拖鞋放在架子上。

        人出去了

        他随即拿出手机打电话,却一直显示关机的状态。

        或许是最近发生太多的事情,给了他警惕心,房间里找了一圈之后,他下楼去。

        今天虽然是除夕夜,但是楼下的服务台还有人在值班。

        赵焱到服务台“今晚看没看见一个女孩,一米七左右,穿黑色羽绒服出门”

        服务台的工作人员一直在玩手机,压根没抬头,“没看见。”

        赵焱心烦意燥“你是没看见这个女孩,还是压根没抬头去看。”

        服务台的小妹妹被他吓一跳“没没抬头看。”

        赵焱“你把监控给我看看。”

        服务台小妹妹被他吓坏了“没没监控。”

        赵焱指着大楼门口那个监控“那是个摆设吗”

        小妹妹摇头“不不是。”

        她指了指身后那个办公室“监控在办公室,今天除夕夜大家都回家了。”

        “所以所以我没法给你调监控。”

        赵焱走到办公室那边,门确实打不开,锁起来了。

        “你有钥匙吗”

        小妹妹摇头“没有。”

        赵焱对服务台小妹妹道“你往后站远些。”

        小妹妹往后退了一步。

        赵焱“你退到大门那么远。”

        小妹妹退到大门那里。

        赵焱往后退了两步,然后抬起腿发力。

        砰的一声,办公室门被打开了。

        小妹妹的嘴巴惊成了圈儿。

        办公室里很多台监控屏幕,赵焱在一个屏幕里看到了门口惊呆了的小妹妹。

        然后将这台监控往回翻。

        十一点零几分时,叶惜从楼梯口出来,然后出门。

        出门时先是在大厅里站了一会儿,赵焱见她盯住手机屏幕不动的样子,应该是在打车。

        叶惜出门时的样子不是很着急,应该不是出门干急事像是,过会儿就能回来的样子。

        其次,叶惜很节约,她出门从来不打车,除非有什么急事。

        但是刚才看她在门口等车的样子,不像是很着急。

        不是急事,但又打车,赵焱想了片刻。

        看样子应该是去接人。

        对叶惜像是去接人。

        赵焱的脑袋一下清晰过来,这么晚她不在家里,却要出去接人

        以宋宁逸的性格,不像是要叶惜去接她的性格。

        而今晚自己开着车出去,恰巧又喝酒了。

        作者有话要说  待会儿有二更,写完就发。

  http://www.xqianqian.com/37/37589/64210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