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姑奶奶她又凶又酷 > 第53章 第 53 章

第53章 第 53 章

        去医院的路上,  陆修风一直盯着宋宁逸看,  哪有当日两人撕破脸皮时的半点威风。

        当初两人签离婚协议时,  陆修风放话宋宁逸一定会回来找他的。

        五年过去,  宋宁逸再难再苦,  从没有找过他。

        反而今天陆修风自己找上门来了。

        他一直盯着宋宁逸看,  眼底里好像除了她再也容不下别的。

        一张脸上全然看不见以往的城府和算计。

        宋宁逸被他盯着看,不自在“你盯着我看干什么”

        陆修风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忘记了很多事情“好像好久没见到你了。”

        那天中午在公司开完会,从会议室出来,  陆修风突然想不起来一切。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拿出手机拨打了宋宁逸的电话,  但被挂断了。

        陆修风迷茫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然后一个人出来。

        他知道宋宁逸住的地方,  一直在这里等她。

        可是等到宋宁逸的时候却见旁边一直跟着叶惜,他明明不认识叶惜,  却不太敢见她。

        这样一跟就跟了两天,  在那个小屋子里待了两天。

        宋宁逸想起刚才看到的吃剩下的盒饭,还有半瓶半瓶的矿泉水,  这两天他大概过的并不怎样。

        叶惜听着这离奇的事情,惊诧不已。

        “你真不记得我了”

        陆修风对叶惜有种熟悉感,  但他确实不认识。

        摇头“不记得了。”

        叶惜“”

        到了医院,叶惜带他去做检查,宋宁逸在外边给陆希打电话来医院接人。

        晚上急诊室没白天那么多人,叶惜扶着他进去。

        陆修风一直在往外面张望“宁逸呢”

        叶惜接了一句“我妈在外面打电话。”

        听到“我妈”这个字,  陆修风露出一个很奇怪的表情,迷茫不理解。

        叶惜头痛,这何止像是健忘。

        这简直是一片白纸呀。

        进了医生的门诊室,医生听了描述之后,要他把外套脱下来。

        倔老头不动。

        叶惜好声好气“你把外套脱下来给医生检查一下。”

        陆修风不理她“宁逸呢”

        叶惜只好出去,叫宋宁逸进来。

        他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但脾气还是很倔。

        他看见宋宁逸之后,又望了望叶惜,小声质问“你怎么会有女儿”

        叶惜嘴角抽了抽,以前不认她现在现在不记得她了。

        宋宁逸没好气“生的。”

        医生做了仔细的检查,又开了几个检查单。

        初步断定是阿海默兹症。

        “这种病在四十五岁之后病发率很高,陆先生今年五十五岁,得这个病的概率也有。”

        宋宁逸问“能治好吗”

        医生摇头,“出现这种症状的患者药物治疗不如亲属陪伴。”

        “做一些他经常做的事情,来刺激他的记忆。”

        没过多久,陆希就来了医院。

        陆希今年年初刚结婚,嫁给了郑琅,婚后一直没有工作,在家闲养。

        陆希很着急的进来,看到宋宁逸之后依然脱口而出“妈,爸爸呢”

        果然陆修风除了宋宁逸谁都记不得了。

        任由陆希在旁边怎么叫他爸爸,他都是一副很冷淡的表情。

        然后他一脸冷漠的问宋宁逸“咱们一共几个女儿”

        宋宁逸哭笑不得。

        “一个,陆希是你女儿,叶惜是我女儿。”

        见陆修风一脸不解,宋宁逸跟他解释“我们离婚了。”

        陆修风“什么什么时候”

        宋宁逸“五年前。”

        陆修风先是沉默,然后斩钉截铁的语气“不可能。”

        “我怎么会同意跟你离婚。”

        所有人都沉默。

        陆希“爸爸,你真不认识我了”

        陆修风非常肯定地摇头“不认识。”

        陆希脸色很不好看“我是你女儿啊。”

        他不知道。

        他今晚住在医院,陆希要留下陪他。

        被陆修风嫌弃了,叫住宋宁逸“你今晚不陪我吗”

        宋宁逸摇头“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回去的路上,叶惜问她“你打算怎么办”

        “他现在一副离不开你的样子。”

        宋宁逸“不知道”

        她垂下头,很无力。

        两人结婚二十年,分开五年。

        一朝陆修风忘了一切,只记得她,让宋宁逸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像极了他们刚在一起那会儿。

        叶惜“如果你放心不下,就多陪陪他吧。”

        “你不用考虑我能不能接受。”

        宋宁逸看了她一眼,然后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声对不起表明了宋宁逸的态度,她放不下那个倔老头。

        之后的几天宋宁逸一直跑医院。

        反倒是叶惜没怎么跑,哼,倔老头都记不得她了,她有什么好跑去的。

        月底,赵焱从剧组完工回来。

        他最近在拍一部电影,演的是个街头混混,染了一头金黄色的头发。

        叶惜回家一开门,看到他那造型,差点惊的认不出来。

        “你你怎么”

        赵焱大概也觉得是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发,小声抱怨。

        “早知道剪完了再回来,光顾着先回来找你。”

        叶惜只是不习惯,她从来没见赵焱这样过。

        一头黄灿灿的头发,皮肤也晒黑了,有点粗糙,似乎瘦了些,眼窝有点深。

        像是完完全全换了一个人。

        赵焱大概也是对自己这突然的大变化搞得不开心,特别是从叶惜的反应来看。

        他这个样子大概没之前一半英俊。

        叶惜可不敢再笑了。

        反过来安慰他“你这个样子跟你以前拍电视剧完全不一样。”

        “说明你的转型成功呀,到时候电影里观众肯定认不出你。”

        “没有人会对你以前演偶像剧的事评头论足了。”

        赵焱真是不经叶惜洗脑,觉得她说的是很有道理。

        他回来的突然,叶惜什么都没准备。

        本来想晚上出吃,赵焱坐了一天的车,懒得动。

        两人叫了外卖。

        说起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讲了陆修风突然生病了这件事。

        赵焱倒不是很意外,用了个成语。

        “恶人自有天收,你懂不懂”

        叶惜不懂,她不信这个。

        但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她还是相信的。

        “那你是准备原谅他了”

        叶惜“我原不原谅不重要,他都不记得我了。”

        “他现在只认得我妈,天天找我妈。”

        “上次我妈趁他睡着了,回到公司开了个会。”

        “他一觉睡醒不见她人,发脾气把病房里的东西全都摔了,下地的时候又被他砸碎了的东西刺到脚,结果我妈回来,你猜他跟我妈说什么”

        赵焱听着八卦“说什么”

        叶惜学着陆修风的语气“你骗我,你结婚的时候说过不离开我。”

        赵焱差点饭都喷出来。

        陆修风那硬气一辈子的人“他真跟你妈这个说话”

        叶惜点头“我妈那人你知道,吃软不吃硬,反正现在被那倔老头吃的死死。”

        她愤愤不平“妥妥就是一个戏精呀。”

        赵焱“也未必就是装的。”

        “他现在这个样子,确实跟以前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叶惜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她就是太心疼宋宁逸了。

        说起医院的事儿,叶惜话题一转。

        “你猜我还看见谁了”

        赵焱一边给她装了汤,不是很在意的问“谁”

        “郑琅和陆希。”

        赵焱盛汤的勺子抖了抖“他们也去了”

        叶惜眯着眼看他“他们什么时候结婚的,怎么没听你说呀”

        赵焱一脸无辜,还给她剥了个虾“我不知道呀。”

        叶惜哪不知道他的心思,赵焱心眼小的差不多只能容得下她一个人。

        “他俩怎么会在一起”

        赵焱拿眼神瞥她“你想知道的是郑琅还是陆希”

        叶惜“我都想知道,行不行”

        给他捡了一条带鱼“告诉我”

        赵焱“是郑琅追的陆希,没过多久就正式在一起了。”

        叶惜“郑琅在郑家最小,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以后不一定能”

        “按理说陆修风能给郑琅的,可比郑家给陆希的要多。”

        她想不通,陆修风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同意这门亲事。

        赵焱给了一个你很笨的眼神“陆希怀孕了。”

        叶惜“啊”

        “这郑家,也太下作了吧”

        她虽然不喜欢陆希,但婚事是一辈子的事儿。

        赵焱“听说陆修风知道这件事之后,要让人废了郑琅。”

        叶惜“然后呢”

        赵焱“陆希拼死拦了下来。”

        “不过陆修风也是狠的,坦言陆希要是敢结这个婚,以后遗产一分钱都不会有。”

        叶惜“陆家的遗产本来也跟她没关系呀。”

        赵焱“可能原本陆修风想留点给她傍身,但最后陆希结婚,没有带一分钱嫁妆去郑家。”

        叶惜“郑家那种狼窝,她不带嫁妆去,一点地位没有呀。”

        赵焱摇头“人各有命。”

        吃完发,赵焱本来想预约理发师上门剪头发。

        叶惜大概是他这头黄毛看久了,居然看出美感来了。

        “要不你不剪了呗,好像还蛮帅的。”

        赵焱嫌弃她的审美“你觉得帅不是因为头发,是因为我长得好。”

        叶惜“”

        她摸了摸赵焱刺刺的头发“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很叛逆。”

        赵焱“你还叛逆过”

        叶惜回忆,忍不住笑起来“嗯,那时候我特别想染黄色的头发。”

        “有一天我都坐在理发店,马上就要开始染了,又退缩了。”

        “怕我爸生气。”

        叶惜想到这些,觉得很遥远,已经十年过去了。

        老叶也去世七年。

        赵焱摸了摸黄灿灿的头发“好,那我不剃了。”

        “留着替你叛逆一回。”

  http://www.xqianqian.com/37/37589/64210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