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62

目录

    那天深夜后续情况之紧急、处理之复杂, 令整个专案组所有人在后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焦头烂额,宋平甚至觉得自己这辈子的头发都要在那天晚上掉光了。

    廖刚带人从井下扛出步重华和吴雩,随后汪大队亲手押出了昏迷的鲨鱼。三人都被直升机送往津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实施抢救, 伤势最轻的毒枭不出所料第一个脱离危险, 随即被押运进了公安部指定的、一天二十四小时武警持枪看守的特殊监护病房。

    凌晨五点半,麻药过后的孟昭在重症监护室里恢复了意识。她刚上初中的儿子跟宋卉两人蹲在监护室门外,同时嗷地一下抱头大哭, 她先生在边上语无伦次打电话给父母家人、亲戚朋友,激动得人都站不起来了。当时市局紧急派了辆车去孟昭老家接她父母,两个老人接到电话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差点吓瘫在了来津海的半道上。

    十二个小时后, 步重华在严密监护下醒来, 生命体征平稳,得以拔除气管导管,由ICU转入独立病房继续观察。他那十多年如一日严苛自律、健康饮食所打下的良好体质基础在此刻发挥了很大作用, 数日后就可以不需助力而自己坐起身,恢复状况良好稳定, 医生表示只要他自己不作死,肺部溺液和轻微脑震荡也不会留下长久的后遗症。

    唯一让人担心的是吴雩。

    吴雩的情况正跟步重华相反, 他是个高需求病人,在抢救当晚还没来得及做手术的时候就醒了一下, 手术麻药过后又醒了一下,此后大概每过几个小时就要醒一下;每次醒来都是一番人仰马翻吆喝折腾, 然而每次他都只是睁着眼睛茫然望着ICU的天花板, 等几秒钟或几分钟后, 仿佛勉强确定了自己身在何处,然后才如释重负把头一歪, 再次陷入了昏睡。

    连医生都没法解释这奇特的现象,只能说他大脑里有种类似警铃一样的条件反射,让他在陌生的环境下无法安心让自己失去意识——也许是十多年生死经历,让他的身体形成了这种非常奇异的警戒机制。

    整整半个月后,直到步重华不仅能自己颤巍巍下床、还能迫使他骂骂咧咧的表哥严峫帮他洗澡剪头刮胡子、甚至能焕然一新回到病床上开支队视频会议给大家布置工作的时候,吴雩才终于把这小半年来所有的伤痛和亏虚都补足,彻底清醒过来,结束了ICU每隔几个小时就要狼来了一次的鸡飞狗跳。

    ICU护士长热泪盈眶,轮班护士相拥而泣,主治医生恭恭敬敬向办公室供奉的“绝不死人”牌上了三炷香,觉得解放区的天都他妈的晴了。

    ……

    为了避免比特币市场及世界毒品链仓促动荡,公安部下令暂时将马里亚纳海沟创始人落网的消息列为机密,只通报了国际相关部门,一夜之间把国际刑警和世界禁毒组织炸了个遍。

    这个未来注定将震动国际社会的消息,就像被压在深海的重磅核弹,余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