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目录

    淮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津海市。

    暴雨冲刷河堤,水流湍急向前,哗哗冲向远处深重的暮色。

    “我就跟你说别那么积极,干到十二点也不会多给你俩钱的,那帮人心黑得很”男生举着倾斜的伞,半边身体都被浇透了,雨水顺着黑瘦的小腿淌进破球鞋,每一步都蹚在泥汤里,“送你到楼下我就走,不然待会又被你爸看见了”

    伞下的女生穿一件明显太宽大的深蓝色工装,紧紧抱着胳膊,声音微微发颤“工头多给了四十块”

    男生重重“嗐”了声。

    他想说什么却咽了回去,过了会又叮嘱“那你可把钱藏好了啊,别给你爸知道,又送去赌了。”

    “我我知道。”女生条件反射似的,伸手用力挽了挽书包带“等我攒够钱,就带我妈离开这儿,回老家去,哪怕种田都比这好。我听人说了”

    哗啦啦

    细碎动静传来,男生蓦然站住脚步,回过头。

    “你听见什么了”

    女生踉跄站稳,茫然摇头,被男生带起了一丝紧张“什么”

    天色已晚,从工业园发往城郊的最后一班公车已经开过了。荒野昏黑,路灯未亮,磅礴大雨模糊了视线;远处只见大腿深的荒草在雨水冲刷下前后摇摆,仿佛一群摇摇晃晃走来的小人。

    沙沙,沙沙。

    “”男生疑心自己听错了,又不敢往后退,半晌试探着喊了句“喂,有人吗”

    暴雨中没有传来回答。

    “风一定是风”女生忐忑不安,又紧了紧书包带“走,走吧”

    河面上咸腥的冷风一吹,男生背后突然蹿起了一小片鸡皮疙瘩,用力咽了口唾沫“走吧。”然后拉着女生就匆匆掉头,没走两步就听见

    沙沙。

    沙沙。

    好似某种巨大的爬行动物由草丛中迅速游近,两人不约而同僵住,几秒钟后男生僵着脸,歪了歪头,那眼神的意思是你也听见了

    女生青白的脸在昏暗中看不清晰,半晌才僵硬地把头一点。

    “”男生喘着粗气,眼神四下一逡巡,随便捡了块脏兮兮的石头紧紧握在手里,转身提胆怒吼“谁在那儿给老子出来”

    天地雨幕冲刷,四下没有回应。足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