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

目录

    随着拉链拉下,裹尸袋发出轻微摩擦声响,垂到了铁架床上。

    年小萍毫无瞳孔的眼呈一片灰黑,猛然跳进了吴雩的眼底。

    “害怕啊,小哥”突然身边有人笑问。

    吴雩一抬头,还以为是哪个警察,定睛一看却只见是跟派出所法医车来的殡仪馆司机,正百无聊赖地从车窗里伸出个脑袋来,笑嘻嘻跟他搭话。

    才英区派出所虽然是个大所,但因为辖区偏远,在一级派出所中算比较穷的那种,说要建新型解剖室说了好几年,却到现在都没建起来,每次一出命案法医就得从殡仪馆找司机来拉尸体,然后再提溜着箱子跟车去殡仪馆做尸检。

    这司机拉过的尸体没有上百也有几十,早就做熟了,在命案现场又不能下车去乱走,好不容易抓到个人来聊天就很高兴“哎,小哥你说你一条子,怎么还怕看死人呢,没见过呀”

    吴雩苦笑起来“见过。”

    “嗨,那你就是见得不够多像我,成天就跟这打交道,早就跟看冻肉一样没感觉了,半夜里一人儿拉车完全没问题”司机得意地摆摆手,又问“那像你们这样的警察,见过多少死人哪”

    “很多。”

    “很多是多少”司机大拇指冲自己点了点“我见过的能组一个营什么样儿的都有你呢”

    “一个军吧。”

    “啊”司机大惊“你吹牛呢”

    吴雩不置可否。

    “那你都见过这么多了,还怕毛啊”

    “越多越怕。”

    “啥,啥意思”

    司机大惑不解,吴雩却只在他的瞪视中平淡地拉了拉嘴角“见得越多,越知道那不是一滩滩冻肉,而是一个个人,怎么可能不怕”

    司机满脸你在说什么云里雾里的表情。

    吴雩也没多解释,自嘲地摆摆手“是我越活越回去了。”然后拉上了裹尸袋的拉链。

    就在这时,一只手从身后伸来,抓住他的手腕往下,就着这个姿势迫使他再次将裹尸袋完全拉开了。

    吴雩头一抬,身侧竟然是步重华。

    司机见领导来了,立马嘿嘿赔笑两下缩回驾驶室,还没忘给吴雩丢了个同情的眼神,那意思是偷懒摸鱼被领导抓包你还是赶紧自求多福吧。

    然而步重华仿佛完全没有听到他跟司机聊天似的,唤了声“蔡麟。”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