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

目录

    吴雩出了口气,疲惫地揉揉眉心。

    窗外天色渐晚,玻璃窗映出荧荧发光的电脑屏幕,页面上的搜索图片赫然是一个个形态各异的骷髅头盔和人头面具,腐烂的、仿真的、考古出土的、海外展出的但没有一个符合何星星对凶手的描述。

    即便在搜索框里加上“祭祀”、“跳大神”等关键词,结果图片也跟记忆中模糊的场面大相径庭。

    我真的见过吗吴雩想。

    步重华那天的话再次从耳边响起“典型的记忆紊乱型应激障碍,让他潜意识对记忆进行了篡改、夸张,是恐惧幻想和真实记忆互相交错造成的结果”

    如果应激障碍可能令人的记忆产生混淆,那么如何才能肯定二十多年前的场景是真实的

    会不会这个骷髅头盔,真的跟“那边的”宗教行为一点关系也没有

    吴雩站起身走了几步,透过半掩的百叶窗,可以看见步重华他们几个在支队长办公室里开会,连许局都亲自下来了,神情凝重地坐在沙发上听蔡麟汇报调查结果。

    步重华表情聚精会神,衬衣袖口摞到手肘,侧坐在办公桌沿上。事实证明熬夜是抗衰老天敌,在支队熬了整整两天一夜后,连步支队警院校草级别的五官都没扛住造,眉宇间满溢着焦躁和疲倦,眼眶里则充满了吓人的血丝。

    蔡麟的声音从门缝中飘出来“现场这块我们几乎已经放弃努力了,从昨天下午到今天的调查重点一直是年家的社会恩怨,但怎么翻都翻不出线索,现在最大的难题是找不出动机”

    百分之八十以上杀人案都是熟人作案,找到动机就等于攻克了最大的难题,但偏偏这个案子连动机都毫无头绪。

    吴雩下意识摸出根烟,还没来得及点燃,步重华像是有第六感似的突然抬头,透过门缝对他一瞪,食指和中指并拢隔空一点,意思是不、准、抽。

    吴雩“”

    许局的角度看不见门外“哎你怎么了”

    “关注手下身体健康,展现我作为上司为数不多的关心。”步重华平静回答,转向蔡麟“对各大医院太平间的筛查结果出来了吗”

    蔡麟愁眉苦脸说“连非法运营的私人太平间都被我们挖了个底儿掉,别说骷髅头了,连完好不腐的头都没有丢失记录”

    步重华脑子里飞快地琢磨案情,眼角余光瞥着门缝外的吴雩,只见他深深吸了口气那瞬间步重华感觉到自己的祖宗十八代又被亲切问候了一遍。不过出乎意料的是,紧接着吴雩又生生忍住了,转身走出了大办公室。

    上外面抽烟去了,步重华想。

    他这么想着,内心又觉得好像自己对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