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3

目录

    ???

    隔离门呼地打开,两位局长同时回头,只见步重华走进办公室,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拉开椅子坐下,来回注视他俩

    “你们分配给我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许祖新望向宋平,表情明显也非常疑惑。

    宋平在两道炯炯目光中低头思忖片刻,终于唉地叹了口气,把手里那叠刚传真过来的文件扔到桌面上,说“喏,我也是刚刚才拿到的。”

    步重华拿起文件一看,目光一凝那是锦康区看守所的陈年档案与收押文书。

    十三年前的吴雩站在镜头中,黑发剪得很短,皮肤很白,身穿灰蓝色囚服,与步重华平静对视。

    一般人形容年轻小伙子长相会说英俊、帅气、或是有精神;但年大兴用的形容词是“好看”。

    这个词没用错,不论是五官轮廓还是眉眼细节,吴雩都生得非常清楚、标准,甚至有点少年人的感觉。而且那个时候的他可能刚刚离开学校,看起来还有一点沉静的书卷气,完全没有被岁月折磨过的痕迹,不论任何人乍看到这张照片,都会很容易形成好看这个初始印象。

    所以姓刘的那帮人完全没想到他那么凶狠扎手,也是情有可原的事。

    “解千山。”许局扶着老花镜,慢慢念出档案上的名字,奇道“只解千山唤行客,谁知身是未归魂这名字倒有些文化,但兆头也太差了点,谁给起的这种名字”

    宋平无奈地瞅着他“老许,要不你退休后让警院返聘吧,我看你教教语文挺好的。”

    “哪里哪里。”许局有点小得意,又凑近把档案翻了几页,问“他真名叫什么”

    宋平说“不知道。”

    “不知道”

    宋平面对许局和步重华两人的目光,摊了摊手“我刚才查了解千山的背景,会发现他有一套完整清晰的档案籍贯云滇边陲,初中文化,屡次盗窃,走私运毒,越狱潜逃偷渡缅甸,然后彻底消失了音讯;这套案底不管拿去哪个系统都是真实的,连坐牢经历和年大兴这样的目击证人都一应俱全,找不出任何破绽。但如果你去查吴雩这个人呢就会发现吴雩也是真实的一个出生在广西上学在四川,毕业后分配到津海,先后在交警、治安、派出所刑侦大队乏善可陈地熬了十三年,然后以吊车尾成绩考到分局支队的普通民警,其工作履历、档案手续也都完善齐全,甚至可以找到他当年在派出所出警留下的记录和回执,说报案人不太满意,投诉他态度不好,净会和稀泥。”

    许局“”

    “所以解千山和吴雩这两个角色都被档案塑造得十分缜密,真正的那个人是谁,你不如去问他自己。”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