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4

目录

    :

    咚咚,虚掩的门被敲了两下,随即被步重华推开了。

    林炡脚步一僵。

    吴雩皱眉“是你”

    “过来换药,顺便看看。”步重华点了点头,权当简单地打过了招呼,坦然转向林炡“这是你朋友”

    吴雩还没开口,林炡却已经迅速恢复了常态,不知什么时候探向后腰的手也笑着伸了出来,两人短暂而用力地握了握“您就是步支队吧,久仰久仰。我姓林,在云滇省公安厅工作,之前跟吴雩在同一个地方实习,这次正好出差经过津海,所以就过来看看。”

    这话开诚布公且条理分明,加之声口十分和缓,让人很容易心生好感。

    “那真是巧了。”步重华也挺客气“林警官是吧原来是省厅的专家,失敬。”

    “不敢不敢,就是个混饭吃的科员,哪敢在步支队跟前称专家。”

    “您是在”

    “啊,” 林炡笑道“我是坐办公室搞信息技术的,跟你们刑侦口没法儿比,惭愧了。”

    网警

    网警这个概念其实相当大,分工也非常杂,网络安全保卫、犯罪侦查、网络监察等等,都统称网警,甚至有些涉密技术工作者也会自谦是网警,而且从林炡这体格气质来看,跟步重华平时工作接触的网警也不太相似。

    但步重华没有细问,两人心知肚明地聊了几句,林炡便拎起公文包,笑道“既然步支队来了,想必有工作要交待,我还有点儿事,要不就先告辞了吧。”

    吴雩坐着不吭气,既不挽留,也没有任何要起身相送的意思。倒是林炡态度很好地跟他打了个招呼才走。门咔哒一关,病房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步重华转过身来,只见吴雩正抬起头,直直地盯着他。

    两人一站一坐,相距不过数步,周遭安静得吓人。许久吴雩视线落在步重华衬衣领口露出的那块染血的纱布,丝毫没有触动地扬了扬下巴“年贵都交代了吧”

    他叫的名字不是年大兴,是当年坐牢的年贵。

    这问话直截了当得堪称尖刻,跟平时在公安局里故作遮掩的木讷明显不同,那瞬间步重华仿佛听出了十三年前那个犹如困兽、满身尖刺的年轻人的影子。

    “不管年大兴说了什么,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以后”

    这种四平八稳的套话吴雩显然已经听各级领导重复过很多次,懒得再听了“不,没过去,不然林炡为什么大半夜赶回津海”

    步重华思忖两秒才道“我以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