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导演她谁都不爱 >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楚夏星说话如此难缠,  闹得谢昭妍也没脾气。她见怪不怪道:“算了,我早该知道你是这种人,就算问你为什么不联络,  你也能胡说八道一堆理由……”

        楚夏星:“你一直生活在国外,告诉你也没意义吧。”

        这是楚夏星的真实想法,即使她第一时间通知谢昭妍,  谢昭妍千里迢迢地赶回来,两人接下来的日子还是各自照过,又何必惊扰好友原本的生活。她们都有独立的生活圈,  就算是在上辈子,  也没法总聚一起。

        谢昭妍现在回国录节目,两人碰巧有合适见面的机会,  楚夏星便立刻赶来录节目,她认为自己没什么问题。

        谢昭妍听好友一本正经地讲歪理,  她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对楚夏星的没心没肺深表无语,  恼道:“行了,你不要说话气我了,  我知道你就没有心,  但你好歹装一装……”

        “我要是不提言川,  你还跟我演戏呢?”谢昭妍没好气地说道,  她要不是知道楚夏星的心结,指不定对方还要多戏精。

        楚夏星的视线微飘,她心虚地摸摸鼻子,  又不死心道:“谁问你言川的事?咱俩的外界关系不是一般吗?”

        谢昭妍没上节目前,  外人经常传楚谢不和,  怎么也不该问到谢昭妍头上?

        谢昭妍斜她一眼,  淡淡道:“告诉你也可以,但你先聊聊吧,你离开言川后的心理变化。”

        言川影视城对楚夏星是极有意义的地方,她离开此地后发生许多小变化,例如产生培养人才的兴趣,就连性格也变得平和、包容不少。许多人认为是楚导上年纪后不爱计较,但谢昭妍知道是有事情推动好友改变。

        楚夏星:“你问这个做什么?那都是多早以前的事!”

        谢昭妍:“写剧本取材,当然得问问。”

        楚夏星:“?”

        谢昭妍面无表情道:“哦,忘了告诉你,我正以你为原型让人写剧本,当然人名及背景都虚构架空,所以你想找我索取版权费也没用……”

        楚夏星:“???”

        楚夏星站起身来要算账:“你那天在节目上抹黑我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要拍电影抹黑我……”

        楚夏星刚打算暴锤好友一顿,哪想到包间的门突然打开,王丰田满怀歉意地归来:“实在对不起啊,公司有点事情聊好久……”

        “怎么站起来啦?楚导要加菜?”王丰田眼看楚夏星站在桌边,他自然满脸疑惑,不知所措地左右瞧瞧。

        楚夏星和谢昭妍都演技过人,她们一秒切回端庄有礼的模样,跟方才的张牙舞爪判若两人。谢昭妍笑意温婉地坐在桌边,楚夏星则面不改色地解释:“不是,我也出去接个电话。”

        谢昭妍和气道:“王老师和楚导都忙,不然我们今天早点结束?”

        王丰田无可奈何地笑道:“那也行,真是对不住谢老师,最近电影那边的事情多。”

        王丰田丝毫没有怀疑,毕竟《无道》仍在后期及宣发阶段,楚夏星还在录制《光影24帧》,众人确实都不算闲人。

        饭桌上,谢昭妍和王丰田又继续聊聊原创剧本,楚夏星如今得知故事写的是自己,她听着莫名心情复杂,总觉得他们胡说八道。她算是理解谢昭妍为什么说许导没法拍,许贤成能懂个锤子的楚夏星!

        用餐结束后,三人便在餐厅门口道别,提议各自回去工作,王丰田要回公司。楚夏星眼看王丰田上车离去,她懒洋洋地晃荡一圈,又重回地下停车场,顺利地坐上谢昭妍的车。

        谢昭妍嘀咕道:“我们搞得像地下党接头。”

        楚夏星:“赶紧把你的剧本掏出来,我要看看你们怎么造谣!”

        谢昭妍二话没说就给楚夏星发送文档,电影剧本都不算特别长,只有一百来场戏。电影中的人物全都重新命名,但知情人还是能看出有借鉴现实事件。

        剧本前面还有人物小传,楚夏星没想到竟有配角能对应上段辉,对方在故事里是贪污受贿、身败名裂的地方官。

        楚夏星读完人物小传,她忽然有点心烦意乱,目光微暗道:“这个人物是段辉?那写得不太对。”

        谢昭妍探头过来查看,随即解释道:“这段让他们去改了,小孩查资料瞎编的,主要也没人知道实际情况。”

        “既然你觉得不对,那你可以改改呀,你应该是最清楚的,你觉得段辉是什么样的人?”谢昭妍轻声道,“你让不知道内情的人去写,他们当然只会信一些传闻,认为段辉贪污受贿、潜逃海外。”

        曾经万众期待的言川影视城折戟,工程建设经费不翼而飞,负责人段辉失去踪影。有人说段辉携款潜逃海外,上级部门也曾前往言川调查许久,最后事情却不了了之。段辉被做撤职处理,有人还在海外搜寻他下落,想要将其缉拿归案,但段辉没有再露过面。

        这些事情经过二十多年已经少有人提起,就连网络上都没留下过多的新闻。这是大哥大时代发生的事情,现在却已经踏入智能手机时代。

        楚夏星摇头:“我不清楚,也写不了。”

        谢昭妍沉默片刻,低声道:“楚夏星,你是写不了,还是不想写?”

        楚夏星:“……什么意思?”

        谢昭妍认真道:“我只是单纯想知道,你是确实不知道写不了,还是你不想被人读懂,所以不愿意讲出经历。”

        “你知道吗?我把这个剧本给很多成熟编剧看过,他们初看时都会觉得不错,但一听原型是你又觉得不够,然而却提不出改善的意见,原因是没人能自诩懂你,甚至连我也不能。”谢昭妍苦笑道,“我开始筹备这个故事时,才发现对你的了解太少。”

        楚夏星彻底读懂许贤成,然而谢昭妍只将楚夏星读懂一半,另一半没人能搞清楚。她将自己的内心世界藏得极深,好像总跟周围保持着一定距离。

        楚夏星吐槽道:“你们搞艺术的就是麻烦,何苦非要研究普通人。”

        谢昭妍听着熟悉的语气,她眼眸里闪过一丝失落,轻叹道:“好吧,既然你反感被人读懂,那我再做下去也没意义,原本是想留作纪念,但你现在又回来了,我也不用费工夫还招人烦,平白无故被楚导讨厌……”

        “这就开始卖惨啦?”楚夏星颇为无语地斜对方一眼,又听到好友可怜兮兮的语气,她只能无奈地坦白,“我不是不想写,是真的写不了,我也不清楚段辉的去向。”

        段辉当初在言川市人间蒸发,紧接着就背负滔天骂名,再也没有出现过。有人说段辉携款逃亡海外,但楚夏星却没办法相信。

        谢昭妍面露不解:“既然你不清楚,为什么觉得不对?”

        楚夏星平静道:“因为我见过他,他不是那种人,当时的言川确实很乱,但他绝不可能抛妻弃子逃到海外,就算贪钱也该带着妻儿走,家庭在他心中大过天……”

        当然,楚夏星也知道单凭感觉判断人不理性,这也是她一直没法发声的缘故。凡事都要讲究证据,不可能依靠人的主观感受。

        谢昭妍一愣:“那他究竟去哪儿了?为什么背负骂名还不露面?”

        楚夏星:“他前一天还约我考察工程,后一天就彻底无影无踪,再也没有在言川出现过,还被人扣上潜逃海外的名头,你觉得呢?”

        谢昭妍:“……”

        两人同时陷入沉默,倘若段辉是被害留下尸骨,这事都不会轻描淡写过去,但他偏偏是毫无痕迹地蒸发,顿时成为千古疑案,没人能够说得清楚。

        楚夏星轻笑道:“我有时候都希望段辉真的携款潜逃,那我可能反而不会再介怀,能够心安理得地接受被坑。”

        如果段辉真是彻头彻尾的大骗子,楚夏星就不用有任何的心理压力,无非是她识人不清、技不如人,在社会上狠摔一跤而已。然而,她的直觉却在隐隐作祟,让她下意识地没法接受。

        楚夏星其实不常被情感主导做事,她用很多自己的规矩来约束,例如从来不用家里的钱拍戏、不签合同决不动身等,用理性战胜感性。但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感觉偶尔又意外得准,甚至超越讲逻辑的证据。

        谢昭妍沉吟几秒,开口道:“前不久有人跟你说过类似的话,还来找老许聊言川影视城的事情。”

        导演许贤成此次回国的原因之一,便是跟对方面谈言川影视城。

        楚夏星微微一愣。

        “你要去见见吗?段辉的儿子。”谢昭妍看一眼手机时间,她接着便启动车辆,缓缓转动方向盘,“他们今天就在酒店聊,现在回去应该来得及。”

        谢昭妍和许贤成许久没回国,他们并没有住在静谧的别墅区,反而暂居在繁华中心的酒店。

        楚夏星听完此话,她脑海中渐渐浮现出腼腆白净的小男孩,迟疑道:“……你是说小小段?”

        楚夏星对段辉儿子还有印象,主要段辉妻子相貌出众,小小段继承母亲白皙的肌肤,他是一个安静乖巧好欺负的小豆丁。楚夏星不知道小男孩的名字,她一直就管对方叫“小小段”,小小段也不知道她是谁,两人偶尔会一起在言川闲逛。

        楚夏星那时候性格也挺恶劣,她最喜欢掐小小段软软的脸蛋,犹如捏白白的年糕团子,然后看他露出敢怒不敢言的隐忍神色,畅享欺负小朋友的快感。

        小小段是好脾气的小男孩,他惨遭蹂|躏也不哭不闹,偶尔还会被楚夏星在小卖部骗点小钱,当然她事后也会买零食送给他。

        楚夏星也没法解释自己的心态,反正她看到小朋友就觉得好玩,例如看到韩楚宁摔掉门牙便哈哈大笑,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灾乐祸感,欺负小小段也是同样道理。

        楚夏星:喜欢看人类幼崽出丑可能就是成年人的快乐吧。

        段辉出事后,他的家人没法在言川继续生活,楚夏星自然也跟小小段失去联系,却没想到有一天还能在其他地方相聚。她没料到小小段还在执着言川的事,突然对过去遇到的小男孩心生好奇,决定悄悄地看一眼。

        酒店内,谢昭妍带着楚夏星往里走,她同时低头查看手机,嘀咕道:“老许说他刚刚聊完,人该不会走了吧,不然我问问……”

        楚夏星:“走了就算了,也不用强求。”

        谢昭妍和楚夏星走的是VIP电梯,附近基本没有普通客人。谢昭妍往走廊尽头一瞟,她冷不丁开口道:“唉,好像就是那个,正要乘电梯下去的!”

        楚夏星扭头看去,正好看到熟悉的男人迈步走进电梯,他神色镇定、目不斜视,似乎并未察觉到她们,挺拔的身影消失在关闭的电梯门后。

        楚夏星看到宋闻夜两眼发懵,简直如遭晴天霹雳。她早就应该想到才对,现在还惦记言川的人不多!

        楚夏星难以置信道:“那是段辉儿子?他不是姓宋吗?”

        谢昭妍:“是啊,估计随母姓吧,毕竟当年发生那种事……”

        段辉出事后名声极差,当地百姓恨不得用唾沫星子将其淹死,他的孩子随母姓也能避难。

        楚夏星此时脑袋瓜嗡嗡的,她着实没法将软糯豆丁小小段和清俊挺拔宋闻夜扯上联系。这感觉就像是你随手在路边戳戳小草,多年后小草却长成苍天大树,让人严重怀疑小草打激素。

        楚夏星:“这件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

        谢昭妍:“什么?”

        楚夏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小朋友。”

        谢昭妍:“?”

        楚夏星现在的心情极为复杂,简直就像游戏里被对面玩家打爆,开麦却发现人家是小学生一样。

        谁能料到她多年前就在小卖部骗过宋总的钱,说起来竟挺有渊源,堪称初心不改。

  http://www.xqianqian.com/52/52168/151533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