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白骨大圣 > 第110章 倚云公子(4k求订阅求月票,感谢盟主@“冰糖雪人”)

第110章 倚云公子(4k求订阅求月票,感谢盟主@“冰糖雪人”)

        晋安等好不容易劝开老道士。

        然后一本正经问:“老道,你觉得我是傻子吗?”

        老道士张口欲言的话,被晋安一个瞪眼,又重新憋了回去。

        摇摇头说:“不像。”

        晋安又问:“那老道你觉得我像是会吃亏的人吗?”

        老道士一听顿时乐了:“小兄弟你属猴精的,都是别人吃亏,哪有你吃亏的。”

        晋安总感觉老道士是在暗骂他黑心?

        但这些都是旁枝末节。

        他暂时没去管这些。

        晋安两手一摊:“看吧,连老道士你都觉得我不像是能吃亏的人,你觉得我会是故意赔钱货吗?”

        “从来只有我占别人便宜。”

        老道士一听,点点头,觉得还真的有道理。

        “倚云公子是男是女?”

        刚才还聊得好好的老道士,话锋突然一转,晋安下意识回答:“女。”

        “那小兄弟可有喜欢过倚云公子?”

        晋安这回终于反应过来,顿时脸黑,老道士这分明是假公济私的打探他隐私。

        见晋安脸黑要抬腿揍人,身上穿着道袍,却一点仙风道骨气质都没的老道士,有些猥琐的嘿嘿一笑:“小兄弟能分得清男女,而且也知道倚云公子,看来小兄弟的确没被邪物上身。”

        “的确是老道我熟悉的晋安公子。”

        老道士怕晋安会真的打人,于是赶紧让晋安出门去吧,免得去迟了,文武庙那就没摊位了。

        接下来,晋安在准备了一番后,准备去庙会摆摊“赚钱”。

        他并未带上老道士。

        而是留下老道士继续画道符。

        有多少收多少。

        这可把老道士喜得眉开眼笑,老菊脸都笑得变嫩菊脸了,有钱能使老道士推磨。

        因为耽误了不少时间,当晋安出门时,已经是巳时。

        相当于是早上的九点左右。

        ……

        ……

        昌县文武庙。

        一名唇红齿白,眉目英气的仗剑温雅儒生,身后跟着一位老仆,她刚逛完文武庙,一主一仆刚从文武庙里走出来。

        却见路人都似疯狂了般,居然全都纷纷拥挤跑往同一个方向,看那疯狂架势,好像是跑去抢钱。

        唯恐晚一步。

        钱就要被人给抢完一样。

        那名老仆见公子眼里闪过疑惑,于是主动拉住一名路人询问大家为何这么疯狂,但那名路人现在急着去抢钱,哪有空搭理他人,不耐烦的一甩胳膊,想甩掉看起来并不强壮的老人手臂。

        我甩!

        嗯?

        我再甩!

        咦?

        我再再甩!

        好家伙!

        那名路人看着自己的胳膊,始终被对方固若山岳的抓住,自己的手臂都快甩脱臼了,可对面老人家的胳膊稳如鸡脖子,纹丝不动。

        这位路人终于明白,自己这是碰到传说里的高手了,赶紧求饶:“好汉饶命,我说,我说!”

        “是晋安公子在前面摆摊给大家送钱了。”

        “晋安公子?”

        这次开口的是那名长得唇红齿白,腰佩一口剑的儒生。

        眼前这对一主一仆。

        自然便是那位老道士看面相,说夫妻宫出现了一朵桃花,最近要走桃花运的倚云小姐。

        以及老仆奇伯了。

        那名路人面对奇伯这位高手,都快要紧张得哭了,哆哆嗦嗦道:“饶命啊,我真的全都说!”

        “两位应该不是昌县本地人,是最近来昌县逛庙会的外乡游客吧,所以没听说过晋安公子这个名字。要说起晋安公子,咱们昌县的人,无不竖起一颗大拇指,真爷们,来到昌县不到一个月,便屡破奇案,又是‘雷公劈尸案’,又是‘水鬼溺人案’,才智冠绝,如今在我们昌县可是名声大噪。”

        “就在今早,晋安公子忽然在文武庙附近,设摊送钱。”

        “送钱?”倚云公子嘴角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来了兴趣。

        也不知几日不见,这位曾有过同车之缘,又有过同锅之缘的晋安兄,又在昌县闹出什么大热闹来?

        那位路人面对倚云公子的浅笑嫣然,差点就看痴了。

        我的娘啊,这位女扮男装的假公子笑起来真美真好看,不擦红妆不穿裙子太可惜了…就当他看痴时,突然感受到胳膊上的力道瞬间加重,他连忙呼痛,这下人老实了,眼睛不敢再乱看,赶忙继续解释道:“晋安公子今早,来到文武庙附近摆摊,说大量收购二手铜钱,量大从优。”

        “晋安公子还拿出一只炒菜锅的木头锅盖,在其上写了回收价格。”

        “一百一十文钱,可换一钱银子。”

        “一千一十文钱,可换一两纹银。”

        “大家都知道,一两纹银值一千二百文钱,一钱银子值一百二十文钱,晋安公子这不是在给我们送钱那还是啥?”

        “晋安公子的声誉,在昌县那可是家喻户晓,当有几人用手里的二手铜钱,成功从晋安公子手里换到银子后,这不,大家伙都疯狂了,纷纷呼朋唤友,喊上父母与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找出家里所有铜钱,全都跑去找晋安公子换钱。”

        “大家都怕去迟了,晋安公子就结束换钱了,因为晋安公子说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那名路人说完后,另一只手捂着衣服怀内的钱袋,满脸求饶,可怜的问,如果没有其它问题了,他还得赶去换钱,怕去迟了,送钱就结束了。

        奇伯倒是没再为难对方。

        他拿出一钱银子,打赏给对方后,就放对方走了。

        那名路人差点被奇伯的出手阔绰给砸晕过去,一个劲的连忙道谢,一步三回头,就差死赖着不走了。

        最后还是奇伯佯装凶色的瞪眼,对方这才慌张逃走。

        “奇伯,我们身上有散钱铜钱吗?”倚云公子来了兴趣,兴致勃勃看向奇伯。

        老仆奇伯一笑:“自然是有。”

        “即便没有,老奴也可以为公子变出来。”

        倚云公子笑着离去。

        那方向正是随大流而去,前往晋安摆摊收钱的摊点。

        奇伯看着自家小姐离去的背影,再次深深叹口气。

        孽缘!

        这是孽缘!

        造孽啊这是!

        奇伯叹气的连忙跟上自家小姐。

        这对一主一仆,终归还是低估了金钱对世俗之人的诱惑力,钱不是万能的,但这个世道,有钱真的能为所欲为。

        当他们到地点时,看着眼前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的换钱大潮百姓,想不到居然这么火爆,这么疯狂,比文武庙门前还热闹。

        此地人声鼎沸,除了听到外围人群的乱哄哄声音,人人都在拼命往里挤,根本听不到里面的人声,也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动静。

        倚云公子和奇伯这对主仆,原本是兴致勃勃的来,此刻却是目瞪口呆的站在人群外围,彼此对视,束手无策。

        这些百姓全都疯狂了。

        人人手里高举着钱袋,大喊着要换钱。

        很快,这边的动静,引起衙门的注意,大批大批衙役带着乡勇跑来,还以为是有人在文武庙附近聚众闹事呢,打算先把不开眼的闹事家伙给拘走。

        结果当他们赶到,当得知是晋安公子在此时,原本杀气腾腾的衙役和乡勇们,顿时和蔼可亲,变成亲民的好官差,在附近百姓们的瞠目结舌和不敢置信目光下,居然主动为晋安公子维持秩序,让大伙排队一个个来。

        还主动护卫晋安公子安全。

        “我们不是在保护晋安公子的安全。”

        “我们是在保护你们的安全。”

        “我们担心有哪个犯浑的小偷,小毛贼,不怀好意盯上晋安公子,然后有来无回。”

        即便有衙门里的人,主动为晋安扛下苦活累活,主动帮晋安维持秩序,可因为排队的人实在太多。

        倚云公子和奇伯这对主仆,是排队在最后,估计排队到天黑都轮不到他们。

        这对主仆看着眼前的长龙队伍,再次心生感叹。

        有钱真的能为所欲为。

        晋安这次引发的轰动,实在太大了,根本不用等到天黑,全身二百多两纹银,瞬间就被挤兑一空了。

        就这二百多两纹银。

        面对群起而涌的昌县百姓。

        就好比是杯水车薪。

        平时从不缺钱银,出手阔绰的晋安,今天总算是第一回体验到钱到用时方恨少的痛心了。

        “乡亲们,感谢大家的热情,我身上的银子已经没了,回收二手铜钱的买卖暂时结束,大家都请回吧。”

        “唔,大家乘早打消来我住处换钱的念头,我也是人,我也同样需要休息,如果有自作聪明的人来我住处换钱,拒之门外,永不兑换。”

        晋安朝周围百姓拱手,驱散百姓,让百姓们都散开回去。

        一贯钱是一千二百文钱。

        大约在六公斤左右。

        二百多两银子换成铜钱,那就是二百多贯钱

        也就是一千二百多公斤。

        这些多的沉重铜钱,一只麻袋肯定是装不下啊,晋安还得找马车与更多麻袋。

        好在有早已经混熟的衙里弟兄们帮忙,并且一路帮他护送回家。

        他们倒不是怕晋安工资遇危险被劫走这么多钱。

        而是担心晋安万一没收住手,把那些劫道蟊贼给打死,打残几个,他们是在担心那些不开眼蟊贼的人命。

        这年头只有官府捉贼,哪有官府还反过来担心起贼来,深怕这些贼受伤……

        面对这么多铜钱,好在晋安有先见之明,已经提前租来一辆马车,就当他准备驾御马车离开时,却在围观的人群里看到了熟人身影。

        “倚云公子、奇伯,好巧啊,你们也来逛庙会,看文武庙里的青钱柳吗?”熟人相见,自然是要下来打招呼。

        生得唇红齿白,英气剑眉的倚云公子,温儒秀雅一笑,朝晋安微微颔首:“巧。”

        “倚云公子,那些衙役弟兄们都在等我,他们等下还要继续巡视文武庙附近,今日就先不与倚云公子叙旧了,欢迎倚云公子随时登门拜访来做客。”

        “善。”

        晋安狐疑的看看倚云公子,但他见衙门的衙役等得久了,于是匆匆打过招呼先离开了。

        好奇怪啊。

        今天的倚云小姐怎么话这么少?

        莫非是倚云小姐还在生气我上次给她讲的那个雌兔眼迷离,江湖凶险的故事?

        但裹胸真的会胸小啊。

        他那不是登徒浪子。

        真的只是善意提醒啊。

        晋安乘着马车离开前,回头望了眼胸无城府的倚云小姐,唔,下次再碰到倚云小姐,我给几个木瓜配方。

        当晋安转过头去后,又啧啧称奇了下:“想不到倚云小姐也喜欢用红月胭脂,真是巧了。”

        女子都爱美。

        虽然倚云小姐女扮男装出行,可总归是改不了一些女孩子的喜好,比如涂点胭脂,香粉。

        虽然在倚云公子身上,红月胭脂的香味很淡,但晋安却对这个味道再熟悉不过了……

        上次涮火锅那次,因为火锅味重,整个店里都是火锅的气味,掩盖了倚云小姐身上的香味,所以晋安没有闻出来。

        当晋安安然回到家后,他又是感谢那几名衙役,又是请进家里喝茶水,又是赠送黄符,感谢帮忙,等这些衙役离开后,晋安避人开始一一筛选起这些铜钱来。

        因为晋安事先已经按照一贯钱,一贯钱的串好这些铜钱,所以接下来的筛选就简单多了。

        倒是第一次看到这么铜钱的老道士,瞪的眼珠子都溜圆了。

        他没想到。

        小兄弟居然真的丧心病狂的拿真金白银赔来这么多铜钱!

        随后,晋安开始一个人,拿黄符一一照过去这些铜钱。

        这么一通忙活下来,最后燃烧了三十一张黄符,共区分三十一枚阴币。

        阴德——

        捌佰玖拾!

        马上又要破千了!

        接下来,晋安又把多下来的二百多贯铜钱,用马车拉到“存义公钱庄”,再次换回纹银和散钱碎银,再次跑到文武庙附近换铜钱。

        衙门衙役才刚回到文武庙附近不久,结果他们无语看到了又赶着马车去而复返晋安,继续烧得当送钱善人……

        而晋安就这么通过蚂蚁搬家的方式,他在宵禁来临的前一个时辰,身上黄符共燃烧了一百五十五张,总阴德一千零一十四!

        阴德终于再次破千。

        晋安搓搓手。

        自从有六丁六甲符珠玉在前,他打算再选出一样物品,敕封出一件压箱底保命手段!

        这是短期内唯一能快速增长实力的手段了。

        昨晚元神出窍后见识到的青钱柳真相,让他感受到压力,早做防备,提前应对。

        /

        Ps:今天万更已奉上,大佬们晚安鸭!顺便新开叻一个v群,粉丝验证群:609033668。

        为避免再次发生1群被黑子半夜偷掉老家的类似事,所以稍微提高下v群门槛哈,希望大佬们理解,入v群需粉丝值2000。主要是真心被半夜偷老家偷怕叻,我也不想鸭

  http://www.xqianqian.com/52/52341/148409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