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拒绝恶魔求婚千百次 > 第70章 恶魔斗里昂

第70章 恶魔斗里昂

        安娜赶到药剂室之时,  她发现已经有一些人在围观了。

        虽然大多数法师是贵族,但贵族也是人,都有人性的弱点,  因此当有热闹可看的时候,谁又挪得开脚呢?

        安娜躲在人群中,不用特意往前过去也能看得清楚发生的事,  没办法,法师协会人有点少,这就导致了就算目前在协会的人都喜欢看热闹,  也没多少人能围成个人山人海的大圈,  满打满算围着的也就不到十个人。不过,这已经足够安娜暂时藏住身形了。

        或许里昂还没进药剂室就被拦住了,  格蕾丝和里昂就在药剂楼楼下。

        格蕾丝穿着繁复美丽的浅紫色裙子,站在距离里昂两臂远的位置,  娇弱地看着他,  眼泪流个不停,  但脸却一点都不狰狞,甚至还有一种柔弱的凄美。

        安娜对于这种哭戏十分敬佩,  因为她知道自己要是真的哭起来,  就像所有普通人一样整张脸都会变得很难看,  哭得越伤心越难看,  绝无可能像格蕾丝一样哭得跟拍偶像剧一样美。

        安娜到得稍微迟了一点点,不过刚到就听到了可能跟她相关的。

        “……只是冲着你的爵位,里昂!只有我,  才是真心地爱着你!”格蕾丝激动地说着,  泪眼婆娑,  看着里昂的目光中满是眷恋。

        里昂平静地说:“这事与别人无关,  甚至也与你无关,并非你不够好我才想解除婚约。”

        安娜微微一怔,不是因为里昂终于受不了格蕾丝才解除婚约的吗?

        她转念一想,里昂是个体贴的人,他应该不会让格蕾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丢脸,或许他特意在这里跟格蕾丝理论,就是为了让别人知道他退婚跟格蕾丝无关,从而将退婚事件对她的影响消除到最低。

        “那到底是为什么!”格蕾丝轻轻摇着头,她无法接受里昂就这样轻易解除婚约。

        相较于格蕾丝的激动,里昂显得非常平静,似乎他早已经深思熟虑过:“我十五岁继承我父亲的爵位,从那以后我就是弗里曼子爵,我必须为了家族,为了弗里曼子爵这一称号而放弃属于我自己的一切。但我其实并不想当弗里曼子爵,我只想当里昂法师。”

        里昂成为弗里曼子爵已经两年多快三年,当他继承爵位时,他就必须承担起弗里曼家族的责任。所以,半年前当他的叔叔让他跟斯托克顿家族联姻时他没有拒绝,后来格蕾丝就成了他的未婚妻。

        但相较于家族的责任,他更喜欢身为法师的一切。他喜欢钻研法术,配制魔药,喜欢探索未知的一切。两年多的枷锁让他喘不过气来,他一直挣扎,一边是家族责任,一边是个人自由。

        直到昨天,安娜的事让他突然想跟雷蒙德打一架,而打过之后,他虽然输了,却觉得非常痛快,过去横亘在心头的阴霾好像一瞬间散去了。

        他不愿意为了家族责任而搭上自己的一生,他想简单地当一名法师。

        在这个决定愈发清晰之后,他也考虑过了后果。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天赋,只要持续坚持下去,成为四星法师没有意外,他甚至有机会成为五星法师。退婚得罪斯托克顿家族是无法避免的,但斯托克顿家族主家并没有法师,与他这样的未来四星法师交恶并不是明智的选择,所以他不用太担心斯托克顿家族的报复,而且为了表达歉意,今后斯托克顿家族有什么困难之处,他能帮忙一定会帮忙。

        至于他自己的弗里曼家族,他父亲只有他一个儿子,所以当初是他继承了爵位,但他很清楚,他叔叔对这个爵位也很有想法,那么正好,他就将这个爵位给他的叔叔,他的叔叔比他更适合当一家之主。而他,身为弗里曼家族的一分子,依然会以家族成员的身份替家族考虑,但不会以牺牲他的一生为前提。

        “可弗里曼子爵和里昂法师,都是你啊!”格蕾丝不能理解里昂的选择,困惑地喊道。

        “在你眼中或许是一样的,但对我来说却完全不同。”里昂说,“非常抱歉,格蕾丝小姐。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对于斯托克顿家族的损失,今后我会给予恰当的补偿。请您回去吧。”

        格蕾丝不敢相信里昂会这么绝情,她一直以为,里昂或许还不爱她,但他绝不会提出退婚,因为弗里曼家族的情况并不好,而她家是黑云城首富,谁都没有她家有钱,他绝不会有更好的选择。

        “那你就不管你的家人了吗?你要是不跟我结婚,你家人怎么办?你自己怎么办?当法师需要很多金币啊!”格蕾丝激动地说,“如果没有我家给你……”

        里昂皱了皱眉,打断了格蕾丝:“我叔叔收了你家五百金币的事,我昨天以前并不知情,昨天去退婚时,我已经还上五百金币和这半年的利息。我的家人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不用担心。”

        他昨天跟他叔叔说了要退婚的事才得知当初两方订婚时他叔叔就收了对方五百金币,因此他去退婚时多还了一百金币当做这半年来的利息。

        别的法师确实只出不进,他们也没有这样的迫切。而他这两年多来,却是帮别的法师做任务获得报酬,帮协会获得津贴,已经攒下了一千多金币,帮叔叔还掉以弗里曼家族收下的金币之后还剩下一多半,足够弗里曼家族维持很长一段时间了。

        而之后,他也会想更多的赚钱办法。

        他有些遗憾自己没能更早地意识到他早已能独立地支撑起弗里曼家族,以至于白白受了那么久的挣扎与痛苦。

        “不,我不同意!”格蕾丝歇斯底里地叫道,她以为她家的金钱就足够拴住里昂了,从没有想过他竟然真的会提出解除婚约。

        虽然他对她一直很冷淡,但她觉得那是他害羞,他不善于表达感情,所以才会那样,她本以为以后一定会好的,婚后他一定会像她爱着他一样爱着她。

        “格蕾丝小姐,您的父亲已经同意了。”里昂说,“有什么问题,您可以去询问您的父亲。我非常抱歉,这确实是我的过错,以后我会对您和您的家族做出补偿。”

        因为婚约,他一直忍耐着格蕾丝的胡搅蛮缠,如今婚约解除,他是轻松的。他知道解除婚约是他的过错,所以他今天也愿意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下将过错全部揽在自己身上,以此来减少对斯托克顿家族和格蕾丝名誉的损害。

        但他似乎有些低估了格蕾丝的反应。

        “我不要补偿,我只要你!”格蕾丝摇着头慢慢向里昂走近,眼中满是痴迷,“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我改好不好?只要你继续履行我们的婚约,我会把今天的事都忘记!”

        里昂抬手,阻止格蕾丝继续靠近,语气不算冷酷,但却不容置喙:“抱歉,婚约已经解除了,这对您和我都好。格蕾丝小姐,您是个非常有魅力的女孩,将来您会找到真正值得您爱的丈夫。我该走了,请您保重。”

        当一个法师想走时,普通人当然拦不住他。里昂看得出来格蕾丝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话,因此也不想再留下跟她进行无意义的争吵,决定先行离开。

        “是那个安娜对不对!”格蕾丝突然大叫道。

        里昂脚步一顿。

        格蕾丝泪眼朦胧地看着里昂,恨恨地说:“你说的都是借口!你退婚,只是因为你想娶安娜对不对?”

        昨天她才看到安娜跟里昂在一起,里昂就要跟她退婚了,不是安娜又是谁?明明之前她和里昂都好好的!

        格蕾丝并不懂相关非因果的道理,她恨她还没来得及对安娜做什么,里昂竟然就要跟她退婚!

        往常受着淑女教育,几乎从不会说脏话的格蕾丝在情绪濒临崩溃时已顾不上那么多,她大喊道:“她就是个表子!区区平民,勾引了雷蒙德法师不算,还要勾引你!你不要被她骗了,贫民窟那种烂地方出来的人,都非常肮脏!”

        法师协会的平民法师数量很少,比贵族法师更喜欢泡在法师协会学习,此刻围观者中就至少有一半平民或曾经是平民,听到格蕾丝的话,他们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本来在协会他们这些平民出身的法师就隐隐受到排挤,可对方是法师又是贵族,他们就忍了,眼前这个人不过是贵族,连法师学徒都不是,凭什么如此侮辱他们的出身?

        即便他们并不真的认识安娜,此刻因格蕾丝的无差别攻击,他们都愤怒了。

        安娜躲得更好了。

        本来她看了前半段,还以为没自己的事了,正想悄无声息地来悄无声息地走,哪知格蕾丝突然开始cue她。

        里昂明明说了是他个人的原因,格蕾丝不舍得怪里昂,愤怒又需要一个发泄口,所以她就成了这个倒霉蛋?

        被人骂两句安娜倒不怎么生气,反正也不会掉肉,她现在郁闷的是,里昂解除婚约的时间太不巧了,只怕格蕾丝怎么都不会相信这事跟她无关。

        里昂转过头来看着格蕾丝,脸色有些冷:“格蕾丝小姐,您是贵族,请注意您的仪态。安娜法师是个非常勤奋又有天赋的法师,您不该如此污蔑她。”

        格蕾丝神情隐隐有些疯狂:“我污蔑她?她跟雷蒙德的事,连我都听到了!雷蒙德已经被她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迷住了,难道你也要成为她的男人之一吗?你可是里昂·弗里曼,尊贵的子爵大人,前途无量的二星法师!”

        里昂皱眉,刚想说话,却见一道金光闪过,下一刻格蕾丝惊呼一声,面颊上多了一道细小的伤口。

        她痛苦地捂着脸,尖叫道:“谁,谁敢伤我?!出来!”

        安娜本来都因为格蕾丝的话想要羞耻地捂脸了,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一幕,觉得有些痛快的同时,又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伤了格蕾丝的人根本就没想躲藏,他脸上带着冷笑,慢慢走出人群。

        “是我伤的你,你打算如何?”罗特伽尔肆无忌惮地笑着,盯着格蕾丝的眼神有些冷厉,“你最好记住,未过脑子的话不要乱说。里昂跟安娜没有任何关系。”

        罗特伽尔本来只是在远处看着里昂的热闹,就当看戏了,但听格蕾丝竟然说起了安娜的坏话,甚至说里昂要成为安娜的男人之一,他就忍不住了。没有当场把人杀掉,还是他克制的结果,他不能因杀人而被迫换身体。

        罗特伽尔的这一下,着实令部分围观者暗中叫好。他们被格蕾丝地图炮了,又不能把她怎么样,有“雷蒙德法师”这样不怕违反协会规则的法师肯动手教训她,他们自然求之不得。

        格蕾丝并不惧怕罗特伽尔,她瞪着他,讽刺地笑了:“那是因为你被她骗了!你以为她是这样安分的女人吗?除了里昂,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她说不定早就已经迷住了更多的法师,啊,不是还有那个道金斯法师吗?他们单独在一起配置魔药时会发生什么,你怎么可能都知道?”

        她痴痴地笑:“像安娜那种银荡的女人,你只有把她关起来才能成为她的唯一,否则她一定会找很多的男人!”

        罗特伽尔脸色愈沉,手中已经有金色光芒,他不想忍了了。既然她这么急着找死,那就去死吧。

        安娜脸色也绿了。

        这个格蕾丝也太恶毒了吧,骂她她也就忍了,竟然还给恶魔提建议,说要把她关起来!万一恶魔真听了照着做了,她就完了!

        在看到恶魔似乎打算动手的样子时,她一点儿都没有阻止的想法,对,千万不要听格蕾丝的话,她那就是胡说八道!

        但里昂却出手拦住了罗特伽尔。

        里昂也非常不喜欢听到格蕾丝这样说安娜,如果说之前他对格蕾丝只有厌烦,那么现在就是厌恶了。

        安娜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他非常欣赏她对法术和魔药的热情和投入,至于她跟雷蒙德的事,他不清楚也没有资格过问,却知道绝不是格蕾丝说的这样。

        即便如此,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雷蒙德伤害格蕾丝而不出手阻拦。

        “你竟然拦我?”罗特伽尔似有些诧异,随即他突然靠近了里昂,咧嘴一笑,低声说着满是恶意的话,“拦得好……安娜在那里看着呢。你护着一个满口污言秽语污蔑她的女人,你猜安娜会怎么想?”

        里昂一愣,目光下意识往人群里看,几乎一瞬间他就看到了躲在人群中的安娜。

        他抿了抿唇,还是坚持着不让罗特伽尔伤害格蕾丝。

        “格蕾丝小姐有错,却错不至死。”里昂看着罗特伽尔,并不动摇,“你不能杀她。”

        他看得出来“雷蒙德”的杀意,昨天在演武场擂台上也是如此。

        “好啊。”

        令里昂意外的是,罗特伽尔突然撤掉杀招退开,冷笑道:“既然你想护着你这位前未婚妻,那把她娶回家多好?省得她出来祸害别人。”

        格蕾丝在看到里昂护着她时,双眼登时燃起希望,听到罗特伽尔的话之后,她便期待地看着里昂,希望他能改变注意。

        他会护着她,说明他对她不是没有感情的,她还能挽回他的心,为此她愿意做任何事!

        里昂并没有理会罗特伽尔的讽刺,只是平静地说:“你违反了协会的管理细则。”

        罗特伽尔之前曾因为在生活区域使用法术而被通报警告,而这块虽然不是生活区域,但他在协会对普通人动手还伤了人,至少也会被警告,而其他的道歉赔偿则另算。

        不过,因为雷蒙德本身是跟格蕾丝家差不多的贵族身份,而他又是前途不可限量的法师,两边家族只怕会私下处理,罗特伽尔很可能连格蕾丝的面都不用再见到这事就了结了。

        但即便就算不考虑这些,罗特伽尔也会做自己想做的事,闻言嗤笑道:“那又怎样?”

        里昂知道自己现在还打不过“雷蒙德”,也知道管理细则对于雷蒙德这样的贵族来说其实没什么威慑力,他保持了沉默。

        罗特伽尔现在心情还不错,安娜看到了这一切,对于里昂的评价自然会降低,他也不再跟里昂过不去,而是冷盯着格蕾丝道:“你跟里昂之间的事,不要牵扯到安娜,你要胆敢来找安娜的麻烦,就做好我会做出一切报复的心理准备吧。”

        他不等格蕾丝回应,转头便走,假装没看到安娜,往图书馆走去。

        见罗特伽尔离开,里昂往安娜躲藏的方向看了眼,在格蕾丝欢喜地向他迎上来时,他退后两步,冷淡地说:“我救下你,是因为你是斯托克顿家族的人,这是我应做的补偿。”

        他也同样当做没看到安娜,离开了。

        “里昂!”格蕾丝几乎绝望地看着里昂离开的方向,失声痛哭起来。

        大家见没热闹可看了,纷纷离开,对于格蕾丝的遭遇,因她之前的表现而同情不起来。

        安娜也赶紧跟着人群离开。

        她本来以为事情要糟糕,过来就是为了观察看看有没有挽救的办法,如今看来,里昂已经做得足够好,恶魔也难得又做了一次好事,现身威胁格蕾丝别来找她麻烦,反正她和“雷蒙德”的关系早就已经洗不清了,他再为她出头也不会有更深的误会。

        安娜放心地来到了图书馆,娜塔莉和恶魔都在,她当做无事发生,若无其事地坐到了她的位置上,开始看书。

        罗特伽尔瞥了眼安娜的侧脸,嘴角一勾露出一抹笑来。

        三人看了一会儿书之后就分开了,安娜和娜塔莉继续弄她们的魔药,罗特伽尔则去了冥想室。

        因为安娜在离开图书馆之后对他说:“雷蒙德,你是不是要准备三星法师的考核了?”

        三星法师的考核其实还有半年,但罗特伽尔觉得现在跟安娜的相处感觉正好,他知道她非常热爱法术,认为她也更喜欢上进的男人,因此也就听了她的话,去冥想室冥想以增强精神力。

        至于法术施放,他早就非常熟练,唯一制约他实力的只有精神力的强弱。

        安娜见恶魔果真听她的去了冥想室,不禁有些惊奇。

        其实她只是随口一说,想着恶魔不能光免费地使用雷蒙德的身体,总要回馈点什么吧?比如按照雷蒙德原先的计划,替他考上三星法师。雷蒙德正在准备考三星法师的事,协会的人可都知道呢。

        “娜塔莉,你有没有觉得雷蒙德今天有点太听话了?”安娜在药剂室里跟娜塔莉做着准备时,突然问道。

        娜塔莉笑了两声,说:“因为雷蒙德法师喜欢安娜你,才会听你的话吧……”

        反正她看着雷蒙德法师就觉得害怕,也不知道安娜哪来那么大胆子,直接就把他赶走了。

        “是啊,他可真是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安娜表情微妙。

        恶魔确实为了骗到她的灵魂很是委曲求全,但他从前哪有那么听话,仿佛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所以心虚了补偿她听她一回的感觉。

        但他早上明明还帮了她。

        安娜没有多想恶魔的事,她问娜塔莉:“升等考核什么时候开始报名?”

        说到这个娜塔莉就不困了,毕竟她这段时间以来的咬牙努力,都是为了那件事,而那关乎到她的未来。

        “还有五天,一般都是提前半个月报名,到时候会在公告栏张贴公告。”娜塔莉兴奋地说,“这次我一定能通过!”

        “你的魔药做得怎样了?你最好加快速度了,在考核之前,我们还有一项实战要练呢。”安娜的话算是给娜塔莉泼了冷水。

        娜塔莉表情一僵,蔫蔫地点头说:“好……”

        实战她现在还是不太行,但上次去了生死线安娜带她一起练过,所以她已经不像最早一样都不敢跟人实战了。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风平浪静。

        里昂还是按照他之前的计划,即使前一天刚退婚,后一天还是去了生死线。安娜是从特丽莎那里得知里昂在五天之后才回到协会的,不知道碰到了什么意外情况,似乎受伤了。

        安娜虽然有些担心里昂,到底憋着没敢去探望。那个格蕾丝想来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她要是去看里昂正好被格蕾丝发现了,那就是无尽的麻烦。现在里昂退婚的事并没有殃及她这条池鱼,她还是安静点保持低调,对她对里昂都好。

        这几天在安娜的催促监督之下,娜塔莉终于一口气把法师学徒阶段所有可以配制的魔药都过了一遍,看到娜塔莉脸上的黑眼圈,安娜有点心疼,放了她一天假,让她好好休息,娜塔莉还不肯,被安娜给强行赶回家了。

        而恶魔这几天也没闹什么幺蛾子,除了早上刚到时一起坐着看会书,中午一起吃个饭,他多数时间都管自己修炼。这就导致安娜看他顺眼了许多。

        而安娜的这种顺眼,被罗特伽尔敏锐地感知到了,于是他愈发确信自己的做法没错。

        这一次的升等考核是法师学徒升一星法师的升等考核,半年一次,每次考试费用五个金币。考试报名时间只有一天,错过就要再等半年。

        考试报名的通知提前三天就在公告栏里挂出来了,报名这天早上,安娜和娜塔莉一起去了位于五楼的升等考核报名处,交了五个金币报上了名字,被告知了具体的考核时间,以及考核前一天来报名处取考试具体安排。

        因为一直在帮道金斯做荆藤草萃取液,安娜现在一次性支付五个金币也不像最初交钱测元素亲和力那样肉疼,二人都顺利报完名之后,安娜跟娜塔莉商量着要再去生死线那边历练。

        上次被汉森坑是非常罕见的情况,可以认为是黑天鹅事件,一般情况下他们在生死线外并不会出事。最近安娜已经快把一星法师能做的魔药都刷完了,但到了后期,有两种魔药中的同一种原材料管理处没有,是一种长在生死线内的植物,需要她自己去采摘。

        所以,为了刷魔药和练实战,她打算在升等考核前再去生死线那边。

        娜塔莉对于再去生死线有些犹豫,毕竟那次的事给她留下了心理阴影。

        安娜想了想说:“你不去也可以,等我从那里回来后,我带你练。”

        “那你一个人去吗?”娜塔莉吃惊道。

        “当然要叫上雷蒙德啊。”安娜理所当然地说,反正她不叫他他肯定也会要跟来的,那还不如一开始就邀请他,还能让他高兴一下。

        她早前跟他说过让他注意分寸,那之后他除了骗她闻了魅药让她以为她是喜欢上了他之外,并没有更多逾矩的举动,就算孤男寡女她也不怎么担心,反正他要是想硬来在哪里都拦不住他。

        安娜摸了摸自己的脸,她感觉自己这心态颇有些破罐破摔的模样,当然了,只是理论上这样,恶魔真要做什么,她是不可能束手就擒的,他花了好几个月时间在她身上就这么前功尽弃,看他舍不舍得,反正她苟活了这几个月已经是赚到了。

        娜塔莉犹豫了着,半晌之后她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那我也要去!我是一个法师,如果胆子一直这么小连生死线都不敢去,是在给法师这个名号丢脸!”

        “有觉悟!”安娜比了个大拇指。

        或许是因为一直在恶魔的阴影之下求生,安娜对于实战非常看重,虽然法师也可以像大学老师一样成为普通的研究型人才,但她觉得身为法师这个特殊的群体,更容易遇到特殊事件,必须有自保的能力。

        “我们走之前去道金斯法师那边再骗份‘光之咏叹’,给雷蒙德以防万一。”安娜笑道,至于她和娜塔莉两个法师学徒,根本用不上光之咏叹这最适合二三星法师的魔药。

        安娜在升等考核报名后第二天跟恶魔说了她打算去生死线外,还装模作样地问他去不去。

        罗特伽尔对于上一次的生死线之行印象很好,听到安娜的询问,也懒得管她是不是有什么小心机,淡淡回道:“去。”

        于是第二天三人在协会门口汇合,还是跟上回一样的队伍,一样的马车,一样的马车夫,以及罗特伽尔一样的臭脸。

        在马车开出城之后,原本行驶在前方的罗特伽尔的马车突然停下,安娜和娜塔莉觉得奇怪,她们让马车夫行驶到跟前一辆马车平行的位置,然后安娜推开车窗问:“雷蒙德,怎么了?”

        对面马车小窗打开,露出罗特伽尔阴沉的脸:“有事,你过来。”

        安娜猜测着恶魔又搞什么幺蛾子,便换了马车。

        哪知她刚上去,恶魔就吩咐车夫:“走。”

        他家的车夫当然听他的,因此即使安娜下意识说了等等,那马车夫也没停下。

        安娜不觉得恶魔会在移动的车厢内做什么,倒是不慌,问他:“你干什么?”

        罗特伽尔说:“我昨天修炼受伤了。”

        安娜:“……”

        反正就拿她当免费的奶妈用呗。

        因为之前恶魔也有一两次在训练中受了点小伤非要让她用圣愈术治疗,安娜也不觉得奇怪,伸手道:“哪里受伤了?”

        罗特伽尔想了想,撩起衣袖翻来覆去看了看,找到手肘上的一点小擦伤,伸手过来。

        安娜:“……”

        找不到伤口就不要这么努力了!

        此刻安娜哪里不知道恶魔是故意骗她上了他的马车,莫名觉得有点好笑。

        看他一点儿想干点坏事的意图的都没有,他骗她上来只怕就只是为了让她坐他的马车而已。

        安娜刚这么想着,却见恶魔突然倾身过来,她微微一惊,他却只是从她坐的这边下面打开了一个抽屉,拿出一个鼓鼓的纸包,放到小桌上。

        “饿了随便吃。”罗特伽尔神情自然地说,好像没注意到安娜的反应似的。

        安娜有点不好意思,拆开鼓鼓囊囊的纸包,里面是各种分开包装的果脯和肉脯,闻起来香气四溢。

        她暂时还不饿,把纸包又包好,看向恶魔:“你的伤……还要治吗?”她甚至都不好意思叫那点擦伤叫“伤”。

        “不治了。”罗特伽尔说,反正人已经骗到他车上来了,他当然无所谓他说的小小谎言是不是被拆穿了。

        “那我就回去了吧,娜塔莉还等着我给她讲课呢。”安娜说。

        原本心情阴转晴的罗特伽尔突然又有点生气,娜塔莉娜塔莉,她怎么嘴里只有娜塔莉?

        他突然抬起右手,手指上金元素逐渐汇聚,形成了尖锐的刀尖模样。

        安娜微微一惊,他这是想干嘛?暴力威胁她就范吗?

        下一秒就见他右手上的那金色刀尖突然调转方向,在他自己的掌心划出一道有手掌长的伤口。

        安娜瞪大了眼睛:“……”干嘛突然自残!她要是不肯就范他就打算杀死他自己吗?那她可是会边嗑瓜子边欣赏的!

        罗特伽尔说:“哦,法术失控了,你来治。”

        说着他就把还流着血的手掌送到了安娜面前。

        安娜脑袋上飘出一个大大的问号,神经病啊!

        恶魔的手还伸在她面前,血依然不停地往外流,想到这是雷蒙德这个无辜人类的身体,她只好赶紧抓着他的手,开始施展圣愈术。

        这个伤口看着长,但其实并不深,大概花了五分钟安娜就把伤口治好了。

        “那我……”

        安娜刚想说自己还是回娜塔莉的马车上去,就见恶魔非常虚伪地哦了一声,把左手递给她:“又失控了。”

        安娜:“……”

        安娜认命地抓过他的左手,一句话都不想说,继续用圣愈术。

        她感觉她的圣愈术能熟练起来,完全要感谢恶魔。

        等到这只手的伤口也治好了,安娜赶紧说:“我就待在这里不回去了。”

        可惜安娜说话的速度还是慢了点,她话音还没落下,罗特伽尔的右手背上又多了一道伤口。

        “你够了啊!”安娜气得喊道,她都忍不住为雷蒙德的身体心疼。

        “法术失控。”罗特伽尔看安娜气急败坏的样子,只觉得好笑,嘴角已勾了起来,轻飘飘吐出蹩脚的理由,又把手背递到她面前。

        安娜很气,但还是要乖乖给恶魔治伤。

        如果这是恶魔的身体,她肯定袖手旁观,但这是无辜群众的身体。

        这回伤还没有治好她就非常郑重地咬牙道:“我不回去找娜塔莉了,你的法术就别再失控了!”

        罗特伽尔饶有兴趣地看着安娜边咬牙切齿边又心软为他治伤,只觉得她这模样有趣极了。

        因此当安娜这回松开他的手时,他另一只手上又多出了一道伤口,只不过这回他换了个理由:“你的圣愈术太烂,多练练。”

        安娜看着她前前一次才刚治好的手上同一位置又划开了一道伤口,简直要崩溃了。

        圣愈术她当然要练,但她真不想做什么“人体实验”啊!

        见安娜盯着他的伤口却不动手,罗特伽尔勾唇一笑,下一秒同一只手的手臂上又多了一道伤。

        安娜吓了一跳,惊呼:“你干什么!”

        “你再不快点治,伤会越来越多的。”罗特伽尔笑得满是恶意。

        安娜告诉自己,反正痛的是恶魔,她有什么可着急的?

        可当恶魔手臂上出现第三道伤口时,她忍不住了,认命地抓着他的手臂治疗。

        雷蒙德这个倒霉蛋是因为她才被恶魔占据了身体,她要快点医治免得他身上留疤,让他少流点血也是好的。

        虽然知道希望渺茫,安娜还是边治疗边劝说:“我的圣愈术已经熟练很多了,没必要像这样一次次练习的。”

        又一道伤口出现。

        “你不痛吗?万一留疤了就不好看了。”

        新的伤口出现。

        “你别这样了,我要晕血了!”

        又一道伤口。

        “住手啊!停下!再不停下我要跳车了!”

        伤口出现在了新位置。

        “……我精神力要没有了!一点都不剩了!”

        老位置又出新伤口。

        当把恶魔身上最后一道伤口都治好后,安娜累得一个字都不想说,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这个神经病恶魔!就这么喜欢自残吗?那就滚一边儿去玩啊,干嘛要拉她下水!

        面不改色在身上不停划出伤口的罗特伽尔跟累得快睡着的安娜相比可谓是精神奕奕。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安娜筋疲力尽瘫倒在椅子上的模样,罗特伽尔有一种诡异的满足感。

        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在胸腔中蠢蠢欲动,他定定地看着对面,安娜因为疲惫以及生气,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头发微微有些散乱,额头的汗水沾湿了几缕额边的头发,使得它们紧贴在她的面颊上。

        他忽然转开视线,雷蒙德这脆弱的人体中,胸膛内的心脏正剧烈跳动着。

        啧,没用的雷蒙德。

        另一辆马车上,只能隐约听到一点声音的娜塔莉害羞地捂住了自己发烫的面孔。

        什么“够了”“停下”“不剩了”……

        哎呀不知道安娜和雷蒙德法师在干什么……不能细想,绝不能细想!

        几个小时后,两辆马车到达了目的地,跟上回一样的宿营地。

        安娜下车时已是冥想后恢复了精神力的状态,但看得出来有些疲惫,她发现娜塔莉的目光有些躲闪,以为娜塔莉是生气她去了恶魔的马车就没回来,赶紧说:“娜塔莉,不好意思,我是被雷蒙德缠住了,他非要我……”

        “不、不要紧,我都懂的!”娜塔莉连忙害羞地打断了安娜,连声道,“我、我自己去那边练一会儿!”

        真的好害羞啊!

        安娜盯着娜塔莉仿佛落荒而逃的样子,总觉得她误会了什么。

        想到某种可能,她脸有点黑。可转念一想,反正娜塔莉早觉得她跟雷蒙德是那种关系了,魅药那种在别人看来非常严重的事后她都能跟他“和好”,想来娜塔莉也不会觉得奇怪了。

        想到刚才在马车上恶魔拿雷蒙德的身体那样折腾她,安娜就一肚子火,决定现在就找他练实战。

        打不到他不要紧,光明正大地朝他丢法术她就开心了!

        安娜拉着恶魔大战了一个下午,中间有空就指导娜塔莉的实战。

        天色黑下来的时候,安娜坐在了车夫们搭好的篝火边,用圣愈术慢慢治疗娜塔莉身上不慎弄出的小伤口。

        现在,安娜的圣愈术是她所有会的一星法术中最熟练的。

        罗特伽尔坐在篝火对面,见安娜动作轻柔地治疗着娜塔莉身上的伤,心中顿生不爽,冷不丁地说:“我也受伤了。”

        安娜头也不抬:“等着!”

        罗特伽尔冷哼一声,冷冰冰的目光看得娜塔莉胆战心惊,头低得都快贴到胸口去了。

        突然,有车轮碾过地面的声音从黑云城的方向过来,不一会儿就到了近前,马车停下,从里头下来个在场三人的熟人。

        “里昂法师!”安娜有些惊讶。

        娜塔莉同样惊讶地问好:“里昂法师!”

        罗特伽尔眉眼一沉,他没忘记之前跟里昂在擂台上比斗结束时,里昂对要求他离安娜远点的回复。

        做不到。

        他冷笑,前几天他还以为里昂是放弃了,没想到竟还敢追来,不想活了他不介意送一程。

  http://www.xqianqian.com/53/53234/151483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