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给前夫的植物人爹爹冲喜 > 第67章 第 67 章

第67章 第 67 章

        顾颜看到宋朝夕也是一愣,  嘉庆侯府是她名义上的娘家,她虽然来得不情愿,可嘉庆侯府这些她没见过面的亲眷的吹捧,  让她十分受用。到了外头顾颜才知道,国公府是她的底气和靠山,无论她到哪,  只要说出国公府的名号,众人便会用艳羡的目光看向她,毕竟有容璟这样权倾朝野的公公,  就等于夫君的仕途和荣华都不用愁了。这是世人终其一生难以达到的,  顾颜却这么好命,大家当然从心底羡慕她。

        顾颜自己也当真了,  她的公公厉害,国公府圣宠不衰,  虽则这跟她没什么关系,  可她依旧很受用,  也得意于自己的身份,之前和容恒闹的不快,  此刻都淡了下来,  她虽则没有得到容恒的独宠,  可她得到了别的东西。但她没想到宋朝夕会来,  宋朝夕是国公夫人,马车奢华,奴仆环绕,  阵仗隆重,  排场比她这个世子夫人大多了,  平时在国公府倒不觉得,  一出门才发现差距。

        之前顾颜还为别人的吹捧沾沾自喜,此刻却有些笑不出来了。

        宋朝夕容貌昳丽,媚而不俗,完全撑得起国公夫人的名号。京城贵人们都听说她嫁给容璟冲喜的事,也曾议论过这场婚事。战无不胜的玉面战神,虽则昏迷成植物人,却还是京中女眷们仰望崇拜的存在。宋朝夕此前在京城毫无美名,大家当然对她持有怀疑,只当她是为了利益才走了这一步棋,现在一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盛装的乔氏走出来,与有荣焉地笑道:“国公夫人。”

        宋朝夕打完招呼,冲在场的女眷笑了笑,女眷们以为她会高高在上很难相处,没想到她会主动打招呼,一时放下心防。原先围在顾颜身侧的人,瞬间挪动到了宋朝夕左右。

        顾颜脸色很不好,却不得不毕恭毕敬地上前行礼:“给母亲请安。”

        宋朝夕似笑非笑,“世子夫人不必多礼。”

        顾颜柔声说:“我来伺候母亲。”

        宋朝夕挑眉,“这里不是国公府,世子夫人难得出门一次,随意便好,不用理会我。”

        一旁的夫人笑道:“国公夫人果真心善。”

        “是的,对儿媳温和有加,是少有的好婆婆了。”

        “国公夫人不光命好,心地也好,您跟儿媳站在一起,比儿媳看着还年轻呢,哪里看得出是做婆婆的人?要我说是姐妹还差不多。”

        要知道这几位夫人不久前还顺着顾颜的口风,夸顾颜是孝顺的儿媳,又说做人儿媳不容易,若遇到那种不省心的婆婆,定然备受苛待。大家虽然明说,话里话外却觉得宋朝夕苛刻,可转眼的功夫,这些墙头草却夸起宋朝夕来了。

        顾颜被人忽视的彻底,只能默默坐在角落里喝茶。

        嘉庆侯府的梅林规模不小,整个后院以阵法的形式栽种梅林,使得玄学与梅花相辅相成。据乔氏说,这阵法是经过大师指点的,从前嘉庆侯府人丁不兴旺,乔氏的肚子迟迟没有动静,便找了大师来相看,经由大师的指点,乔氏很快怀上了孩子,乔氏因此很信道法,这些年来,梅林虽然一直在扩大,却一直严格按照大师给的图纸来。

        一般人家虽有梅林,却没有这么大的规模的,更别提是与玄学挂钩了,是以,众位夫人都觉得新鲜,沿着阵法往里走。玄学的阵法看着简单,进去后却很容易迷路,宋朝夕原本是和几位夫人一起进去的,左绕右绕,等回头一看,身后却一个人都没有了。

        她不太了解阵法,完全凭着日头的方位往前走,很快便走到梅林尽头,正要去茶室喝茶,却听到一侧传来闷闷的痛哼。

        宋朝夕顺着声音走过去,远远便看到一个穿藕荷色刺绣短袄的女子躺在地上,她面色苍白,额头冒汗,嘴唇失色,看起来极为痛苦,宋朝夕连忙走过去,靠近时她闻到对方身上浓郁的血腥味,不由撩开对方的披风,却见女子大腿间有出了暗红色的血,血湿透衣裳,流血不止。

        女子也十分痛苦,捂着肚子呻/吟。

        宋朝夕把手搭在对方的脉象上,眉头越蹙越紧。

        梁氏见她会把脉,神色却不大好,不由慌了神,紧紧抓住宋朝夕的手臂,紧张道:

        “国公夫人,可是我的孩子出了什么问题?”

        说话间,一个年纪较大的妇人跑过来,满脸急色,看到宋朝夕时有片刻的愣怔,见宋朝夕一直在把脉,才急道:“芊芊,你没事吧?国公夫人,我儿媳如何了?”

        梁氏摇了摇头,宋朝夕仔细观察了她的情况,过了会才沉吟道:“脉滑,苔薄,身子虚弱,你平日里经常小腹腰骶坠胀酸痛吧?”

        梁氏缓缓点头。

        宋朝夕又说:“你曾滑胎数次,胎陨难留,按理说你这一胎应该把身子调理好再要孩子的,身子不好便如同地基不稳,纵然胎儿看着健康,却留有很大的隐患。”

        梁氏眼泪都出来了,这已经是她怀的第四个孩子了,前几个孩子每每到了第四个月便保不住。大夫也嘱咐她好生休养,她每时每刻都在吃药,夫君与她青梅竹马,对她很好,从未抱怨过她不能怀胎,婆婆也未曾给夫君抬姨娘来膈应她。可婆家越是对她好她便越想替婆家延续香火。她身子调理不好,按理说是不该怀胎的,可她又着急想要孩子,无意中得了这个孩子后,便想冒险把孩子留下,谁知方才腹痛难忍,胎儿还是出问题了。

        梁氏见宋朝夕神色淡然,不见丝毫慌乱,说话徐缓却坚定,莫名对她十分信任,便抓住宋朝夕的手,低声哀求:“国公夫人一定要救我,我想留下这个孩子,为夫君开枝散叶,余生我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夫人的恩情。”

        梁氏血流不止,模样虚弱,婆婆钱氏也急了,“都这时候了先别想孩子的事,把命保住才是真的,我早说过实在不行就不要生了,找个通房把孩子过继到你名下,省得你冒这个险,你偏不听我的。”

        梁氏的母亲和钱氏是闺中密友,二人相识多年,钱氏是看着梁氏长大的。梁氏做了她儿媳后,她也希望梁氏能为儿子开枝散叶,但怀了几次都没留住。太医背地里偷偷告诉过钱氏,梁氏很难有孩子,钱氏也有点遗憾,但孩子这种事没有便没有吧,收个通房便是,届时梁氏若是看通房不顺眼,便把通房打发了就行。

        可梁氏还是想自己生,若梁氏真有个三长两短,钱氏根本没法向友人交代。

        再者毕竟多年的感情了,她哪能眼睁睁看着梁氏就这样去了?

        虽则梁氏病急乱投医,把希望放在宋朝夕身上,钱氏却不敢掉以轻心,她从未听说过国公夫人会医术。纵然宋朝夕会一点,可她年纪轻轻,哪里比得上宫中的太医有经验?梁氏满身是血,当务之急还是去找太医才行。

        钱氏急忙站起来:“我去请太医!”

        “来不及了!等太医过来,她这个孩子肯定保不住了。”宋朝夕手从梁氏的手腕上移开,“她脉象往来流利,如盘走珠,却又十分急促,既有滑脉又有数脉的表现,是典型的脉滑数。大夫把脉时往往被脉象迷惑,认为妊娠妇人有如此脉象实属正常,却不知孕妇体内有热症,也就是说即便是未妊娠,也会有如此症状。”

        梁氏之前多次诊脉,钱氏自然知道她脉象不好,便急道:“可之前太医都说她的病难治,她治了几年没治好,若贸然换药方会不会对胎儿不好?”

        “不会,事实上,之前的治疗方向是错的,太医一味进补,力求保住胎儿,使胎儿健壮,得以存活,可孕妇身上的病结并未解开,孕妇痰热、体虚、脾胃虚损,一味进补只会加重孕妇的热症,给身体带来负担,我先开一剂药给她保胎,等胎儿稳固下来,再换药方治她体内的热症,热症消除,胎儿才能顺利生下来,以后也不会胎损难留。”

        梁氏身上的血味越来越浓,这一胎恐怕是保不住了,但是按照宋朝夕所说努力一下,或许还有希望,纵然钱氏不信宋朝夕真的能治病,可宋朝夕是国公夫人,她完全可以袖手旁观,可她还是管了。

        就凭这一点,钱氏信她。

        正巧乔氏带着府中的丫鬟找来了,乔氏一看梁氏出血,吓得连都白了,赶紧让丫鬟们把梁氏抬去客房,又替宋朝夕守住院子,不让任何人进来。

        宋朝夕淡定地开了药方,扔给小厮去抓药,又嘱咐他熬得浓浓的给梁氏服下,嘉庆侯府附近就有一家知名的药铺,小厮很快回来熬药,等药熬好又端给梁氏服下。

        钱氏看着那黑漆漆的药,简直是胆战心惊,生怕那药里有什么不好的成分,使梁氏病情加重。谁知梁氏喝下去不久,肚子很快就不疼了,血也制住了,就连神色都肉眼可见地好了起来,坐在那谈笑风生,一点也看不出刚才半死不活的样子。钱氏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神奇的事,不仅不敢掉以轻心,反而如临大敌,生怕儿媳是回光返照!

        但是等了半个时辰,梁氏非但没有要死的样子,反而越来越精神,跟宋朝夕有说有笑,肚子胎儿甚至还罕见地动了一下。梁氏尤为惊喜,她每次怀胎到的四个月左右都会小产,因此她从未感受过孩子的胎动,这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腹内真的有一个小生命在里头,梁氏激动坏了,对宋朝夕千恩万谢,差点就要跪下了!

        与此同时,外头的几位夫人也在议论:

        “听说梁氏又小产了,天哪,这都第几个了?真要这样的话,乔氏这次可担了大责任了!”

        “她习惯性小产,这个估计也保不住了,得亏钱氏这个婆婆对她好,否则她哪能如此潇洒?”

        “听说国公夫人也在里头陪着,她可真热心。”

        “热心什么啊!就是多管闲事,明明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她偏要留在里面陪梁氏,梁氏是她什么人?这种人连自己的亲人都不管,还有心思管外人闲事。”

        众人纷纷看向她,这才反应过来,这位是永春侯夫人,也就是国公夫人的母亲,人家母亲说女儿,她们这些外人就算不认同,也不好说什么,便都干笑陪着。

        沈氏见她们不说话,看向顾颜的肚子,神色柔和,“几日不见,世子夫人的肚子又大了一些,还是世子夫人命好,嫁给世子爷没几个月就有了孩子,国公府已经很多年没有小孩出生了,要是能生下嫡子,世子夫人就是国公府的头一份,福气还在后头呢。”

        顾颜笑了笑,几位夫人相视一眼,都觉得稀奇,沈氏是吃错药了吗?看不惯自己的女儿,却对嘉庆侯府的庶女却礼遇有加,那又不是她女儿,好不好跟她有什么关系?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当妈的!

        “对了,我听闻国公夫人还有个双生妹妹,国公夫人的妹妹如今在哪?可曾许配了人家?”

        沈氏闻言,和顾颜对视一眼,眼神躲闪,“我家朝颜可比宋朝夕懂事多了,她因为身体不好去田庄养病了,婚配的事暂且不提。”

        “我很少见到双生胎,难以想象国公夫人这么貌美,她妹妹会长什么样。”

        “我倒是见过她妹妹。”一个夫人笑道。

        “哦?那她妹妹比起国公夫人来如何?”

        顾颜很久没听人提起过宋朝颜了,有些不自然地低头喝茶,就听那夫人看向沈氏,笑了笑:“永春侯夫人,我这么说,你不会生气吧?虽则妹妹跟国公夫人是双生胎,长得很像,可细看的话,妹妹比起姐姐来真是差远了!气度样貌身高都不如姐姐,我看啊,还是姐姐更出众,否则也不会好命被老夫人选上,又求太后赐了婚。夫人,你说是不是?”

        沈氏脸都青了,顾颜这下彻底笑不出来了。

        半个时辰后,钱氏身后跟着轿子,笑笑地走出来,众人一见她笑,都有些回不过神,不出意外,梁氏已经小产了,钱氏这个做婆婆的竟然还笑得出来?这是什么婆婆啊!轿子走近,轿帘掀起,梁氏笑着冲她们挥手告别。大家这才看清楚,梁氏面色红润,脸上带笑,身子坐得直直的,哪里有一点小产的迹象?

        真是稀奇了!习惯性小产的梁氏,孩子竟然保住了?众人说了几句关切的话,连声道喜,梁氏跟大家道了别,才坐着轿子回府中休息了。钱氏知道宋朝夕不愿意被人知道自己会医术,便告诉大家,是宫中的太医赶来,救了梁氏一命,众人并未怀疑。

        钱氏说完,视线忽而落在沈氏身上,沈氏眼神躲闪,眉头皱得紧紧的。

        “呦,沈夫人!”钱氏冷笑一声。

        沈氏咬牙:“钱夫人!”

        钱氏脸色不好,奈何宋朝夕是永春侯府的嫡女,别人的面子她能不给,宋朝夕刚救了梁氏,她不能不给宋朝夕面子。可沈氏模样嚣张,钱氏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便讥讽道:“沈夫人竟然有脸来参加聚会?若真有那闲工夫,不如多想想怎么救你那杀人的儿子!”

        众人支起耳朵,齐刷刷看向沈氏,沈氏面色涨红,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杀人,我儿子不过是推了你儿子一下,小孩之间小打小闹,怎么能上纲上线?我儿子就是没控制好力道而已,怎么能算杀人!”

        钱氏听得连连冷笑,“小孩子?你儿子今年虚岁都十五了,已经是能成家的年纪了,还小孩子?在你眼中他几岁才算大?我儿子不过是指出你儿子作弊,宋嘉良就怀恨在心,趁他们书院去山上时,从背后把我儿子推下山崖,若不是我儿子运气好,被一棵大树挡下,早就死路一条了,就这样你还敢说他不是谋杀?我要是你,养出这种狼心狗肺的废物,都没脸出门见人,你倒好,一点事都没有,竟然还有脸出来聚会,你怎么当人母亲的?”

        宋朝夕挑眉,下意识看向沈氏,沈氏慌忙站起来,眼神躲闪,可见钱氏说的是真的。她就说,只是推人一下,怎么可能被关进大牢,原来推是真推,只是没说推去哪,她原以为最多是把人从马上推落,谁知宋嘉良更狠,直接把人推下悬崖,钱氏说得对,若不是那棵大树,人早就死了,人若真死了,又去哪指证宋嘉良?届时大家只会以为人是站在悬崖边不小心摔下去的,一条命便这样没了。

        这样看,宋嘉良已经不是普通的顽劣了。

        “你胡说!我儿子不是那种人,他不是故意的,他就是不小心,想跟冯良闹着玩。”

        “我呸!那我跟你闹着玩,把你推下山崖试试?”钱氏脸都气红了。

        沈氏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钱氏这才给宋朝夕行了礼,“您是国公夫人,国公爷和我夫君年少时便认识了,按理说,我们怎么也该给国公府个面子才对。可一想到我儿子差一点就被推落山崖而死,我便咽不下心头这口气!要是把宋嘉良放出来,他下次说不定还会去害别人,这样的人怎么能一点惩罚没有?”

        “呸!说得好听,要不是你儿子举报我儿子作弊,我儿子能这样做吗?”

        钱氏蹙眉,她家冯良上次秋闱没中,被家里送去书院继续读书科考。这书院是三王爷出资兴建的,平日里讲课的都是举人进士,不时有状元来书院中给大家讲学。宋嘉良跟冯良是同学,原本大家处的都不错,但宋嘉良考试作弊,还四处购买今年秋闱的内部题库,冯良觉得这对其他学子极为不公平,便向书院检举了宋嘉良。书院把事情压了下来,但宋嘉良怀恨在心,趁冯良站在山崖边吟诗时,将冯良从山上推落。

        钱氏没觉得冯良错在哪,大家谁不是千辛万苦地读书科考,宋嘉良作弊本来就不公平!

        沈氏一向跋扈,哪里遇到过钱氏这种泼辣的?她跟钱氏交涉了好几次,一点便宜没占到,沈氏这次来就是为了叫宋朝夕出手帮忙,她看向宋朝夕急道:“国公夫人,你别听她胡说,你弟弟就是无心的,他说了他会改,他年纪小要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你赶紧让国公爷跟衙门打个招呼,赶紧把你弟弟捞出来!”

        众人齐齐沉默,要是国公府真出手的话,冯家这次可占不到便宜!

        宋朝夕只听钱氏讲了几句,就感同身受,身为冯良母亲的钱氏,心情如何可想而知了。人不能太自私,宋朝夕忍不住摇头:“母亲,弟弟把人推下山崖,是他不对,人犯错误就应该受到惩罚,既然母亲舍不得惩罚他,舍不得教他做人,就让衙门的人替母亲管教吧!”

        沈氏急了,“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弟弟?那可是你亲弟弟!”

        宋朝夕不咸不淡:“他是我亲弟弟,可冯良也是别人的弟弟,别人家的儿子。母亲只考虑自己儿子,你的儿子只被关进大牢,你就心疼成这样,人家的孩子差点坠落山崖死掉了,你却一点感觉都没有,难道就你儿子的命是命,人家儿子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沈氏正要说话,却被顾颜拦下了,顾颜知道宋嘉良不对,可无论如何女子都应该以娘家为重,替家里的兄弟遮掩,怎么会有宋朝夕这种人,不帮自己的亲弟弟,却帮别人说话?

        “母亲,按理说我是不该插嘴的,可那到底是您的亲弟弟……”

        宋朝夕淡淡地瞥了顾颜一眼,直到顾颜低垂着头,一句话不敢说。

        宋朝夕这才淡声道:“长辈说话,哪有小辈插嘴的道理!世子夫人下次莫要僭越,我在府中容忍你,不代表在外人面前我也容着你没大没小。且那是我亲弟弟又如何?法不阿贵,绳不挠曲,总不能因为他是我亲弟弟就对他网开一面,你好歹也是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在外头代表的是国公府的脸面,怎么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宋朝夕语气虽淡,实则已经很不给她面子了,顾颜脸都被训斥红了。

        宋朝夕缓缓站起来,冲钱氏笑了笑,“钱夫人,宋嘉良虽是我弟弟,但律法面前人人平等,国公爷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我们绝对不会为了维护自己的亲眷,就置律法于不顾,更不会给衙门和圣上添麻烦,钱夫人放心便是。”

        钱氏颇为感动,事实上这次的赏梅宴就是她要求乔氏举办,并把宋朝夕请来的,为的就是要探一探宋朝夕的口风。虽则她夫君也能去国公爷那探,可男人和男人之间有些话毕竟不好说,由她这个夫人来说就简单多了,她原本担心国公爷宠溺夫人,若宋朝夕执意要冯家私了,钱氏碍于夫君的前程和国公府的地位肯定会同意的,但她万万没想到,宋朝夕竟然要大义灭亲。

        钱氏拉着宋朝夕感慨道:“国公夫人,您真是识大体明事理,国公爷有您这样的夫人,是他的荣幸!”

        “是啊,国公夫人人漂亮就算了,还如此讲道理。”众人纷纷附和。

        不像某些人,还说什么那是亲弟弟,难道亲弟弟杀人就不算杀人?让顾颜自己站到悬崖上被人推一把,她就知道那是什么滋味了,也就不会站着说话不腰疼,敢情被推的不是她,她不知道疼。在场有不少夫人的孩子正在书院读书,抑或是即将去书院读书,要是宋嘉良被放出来,再回到书院,谁还敢在那读书科考?像宋嘉良这样的人,当然还是关起来才安全。

        顾颜脸色不好,素心在一旁伺候的胆战心惊的。这次赏梅宴来的都是家里的正妻,素心的身份在这里极为尴尬,人家也不爱搭理她,她自己识趣,便去了后面帮忙张罗。

        风刮得很大,宋朝夕回去时,天已经微微黑了。冬儿从湖心小筑出来,站在门口迎她,“夫人,国公爷一早就回来了。”

        宋朝夕微愣,“国公爷人呢?”

        “在书房呢。”

        宋朝夕去了二楼,推开门时,凉风猛地灌入。容璟正在站在书桌前写信,看到她,寒眸放缓,便把信放在一侧,笑着打开披风。

        “过来!”

        宋朝夕过去抱住他,在他怀里蹭了蹭,“国公爷怀里好暖和。”

        容璟笑笑,将披风拢到她身上,他怀里真的很暖和,靠近时能闻到一股松木的味道,清冽又好闻。

        容璟包裹住她,把她手握住,蹙眉,“手怎么这么凉?今天是谁当值?怎么连个手炉也没有?”

        “青竹给我准备了手炉,是我自己嫌麻烦没用,我就是手凉,其实身上一点也不冷,不信你摸摸看?”宋朝夕挑眉拿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身上。

        容璟失笑,但她既然这样了,他也没有客气的道理,就收手伸进去摸了摸,果然身上是热的。宋朝夕被他弄得更热了,屋中本就烧了地龙,她莫名有些口干舌燥,奈何昨日腿被他搭在肩膀上,现在还酸着。她现在可不敢再挑衅他,连忙避开了,咳了咳道:“国公爷能不能正经点?”

        “朝夕,是谁不正经?”他笑了笑,又问,“副指挥使的夫人是不是也去赴宴了?”

        宋朝夕微愣,从他怀里仰头看他,红唇微张,“你知道宋嘉良的事了?”

        她倒是一点没有难受的样子,容璟知道她和宋嘉良感情不深,便放下心来,“我早几日便知道了,怕你烦心便没告诉你,宋嘉良毕竟是你弟弟,你若想我救他,我可以帮你斡旋。”

        宋朝夕一愣,勾着他的脖子,挑眉道:“不不不不,国公爷!你千万别救!也千万别帮我斡旋,宋嘉良罪有应得,大牢那么空没人住怎么行呢?要我看宋嘉良和大牢很配的!那是他最好的去处!再说他实在太胖了,在牢里减减重也不是什么坏事,国公爷,咱们可不能剥夺人家减重的机会,您就别把您那颗用来处理国事的脑子放在这种人身上,答应我,就让他自生自灭吧!”

        容璟失笑,这事早几日便传到他这来了,衙门虽则要秉公办理,可宋嘉良身份特殊,衙门的人不敢随便判罪,便传了消息过来,问他该怎么办?他知道永春侯府对她不好,他本就护短,自然是不想让永春侯府过得太自在。只是他也想听听她的想法,便一直没有动作,想等她主动来求她,谁知她倒是真不把宋嘉良放在心上。

        可惜他砝码都想好了,比如他帮忙斡旋,宋朝夕答应陪他去泡汤泉,再答应他做些别的。他很愿意看她来求他,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她眼睛湿漉漉的可怜样实在是招人。

        “对了,爷,你今日怎么回来这么早?”

        容璟笑笑,“看你整日在家待得无聊,想带你去泡汤池。”

  http://www.xqianqian.com/53/53293/151482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