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穿成宠妃之子 > 第72章 牵手

第72章 牵手

        裴无洙哑然失语,  怔怔出神半晌,突然抬起头来,神色坚定道:“不对,  我不能再顺着你的思路走了!”

        东宫太子疑惑扬眉。

        “我算是发现了,对着你是不能讲太多道理的,”裴无洙环臂胸前,  认真总结道,“辩这些道理我从来就辩不过你,你的道理,  不,  应该是话术,一套一套的,  总是说着说着就把我带过去了……不管我一开始的态度是多么的坚定无疑。”

        “再顺着你的话走下去,”裴无洙无声冷笑道,  “我就是嘴上放得再狠,  心里也得愧疚死……迟早有一天得要如了你的意了。”

        “哦,  ”东宫太子无忧亦无惧,听罢甚至还莞尔一笑,  饶有趣味地探问道,  “所以迢迢刚才,  心里其实还是很心疼哥哥的么?”

        “你闭嘴,  ”裴无洙恼羞成怒,扑上去一把捂住了东宫太子的嘴,顺着这个姿势把人推着挤到了一个幽僻的视线死角处,  磨了磨后槽牙,  压低了嗓音直截了当道,  “从现在开始,  你不许说话,听我说!”

        好好的讲什么道理,裴无洙恼火地想,她现在就是不讲道理了,面对东宫太子这种能给人就地洗脑的未来传销高手,拼直觉才是硬道理!

        “反正你就是故意的,我就是觉得你是故意的,”裴无洙咬牙切齿道,“你把自己冻成个冰棍来见我,不就是吃准了我看你这样就一定忍不住会自己扑上来、对着你嘘寒问暖么?”

        东宫太子苦笑了一下,张口欲言,又被裴无洙一把盖住了。

        “反正不管你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在我心里就是了,”裴无洙硬气道,“裴明昱,我现在正式、直接、坦诚地告诉你,我不喜欢你这样。”

        “如果你想见我,要么叫个人来传话等我过去,要么你自己来,来了就进去坐着让人通禀,见了我就直接过去打招呼,站在一边冷眼看着是个什么破习惯,”裴无洙恼恨道,“我不喜欢你这样,如果再有下次,我不会搭理你的。”

        “你就一个人在外面站着吧,站你个一天一夜,自个儿站累了自个儿回去。”

        东宫太子的眼睫眨了眨,似乎是想澄清些什么,最后又无可奈何地妥协放弃了。

        “好,”东宫太子的眼睛亮若星辰,微微颔首,一边柔声应许,一边低下头来,轻轻地在裴无洙掌心亲了一下,“我记住了。”

        裴无洙闪电般甩开手连退三步,涨红着脸低声怒斥东宫太子的轻浮行径:“这是在外面,你能不能注意点!……如果被发现了、如果被人看到了,对你能有好处,啊?!”

        “这是在外面,不可以的话,”东宫太子唇角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含蓄道,“是不是意味着,等回去以后,我们就可以……”

        “停!打住!”裴无洙当机立断,立马堵住自己的耳朵,转身欲走,口中则毫无情绪地木然道,“你随意,我走了;我不听,你继续。”

        东宫太子忍俊不禁地拉了裴无洙一把,止住她一味逃避的鸵鸟行径。

        “你敢不敢稍微正常那么一点,”裴无洙生无可恋道,“你知道么,我心目中那个高山仰止、景行景止的太子哥哥,已经被你亲手掐掉、撕烂、害死……死了无数回,连个渣渣都不剩下了。”

        裴无洙真是想想都绝望。

        “无妨,”东宫太子悠悠然笑道,“那以后换明昱哥哥陪着我们迢迢。”

        裴无洙脚步一顿。

        “太不要脸了,”裴无洙心悦诚服,真心想给东宫太子鼓鼓掌了,“这么羞耻的话都能忍住笑场、一本正经地说得出口……在下真是佩服、佩服。”

        ——更悲哀的是,裴无洙发现,竟然连她自己都觉得,那句“明昱哥哥”听起来,还真是有点些微的小带感呢。

        呸,我脏了,裴无洙面无表情地木然想道。

        “我真是受不了你了,”裴无洙一边抱怨着,一边招手喊了一个小太监过来,随口吩咐了两句,言罢转身,对着东宫太子有气无力道,“走吧,回你的地盘去,别在这儿造了。”

        “我们就这样走的话,”东宫太子心情十分愉悦,但面上仍还假惺惺地关怀了一句,“寿星公不在,他们不会觉得缺了点什么?”

        “所以我不是让人回去说了嘛,”裴无洙简直没眼看身侧的某个人了,一针见血地吐槽道,“我不在,他们或许觉得缺点什么,但至少还能玩上一玩。”

        “但我现在要是带了你进去,那完了,大家彻底都别想玩了,又得整个君君臣臣的那一套来……我真是舍身饲虎、舍己为人,天下大公无私之大善人也。”

        想要的人成功给拐带到自己手里了,就是裴无洙再喋喋不休地抱怨十万句,东宫太子的好心情都丝毫不会为此受到干扰……任裴无洙说什么,东宫太子都只是微微笑着望着她,耐性倾听、间或颔首附和。

        裴无洙絮絮叨叨地胡乱攀扯了两句,很快便连自己也都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声调渐低,渐缓渐无声。

        二人便安安静静地踩着雪往同一个地方去。

        目之所及,一片白茫;耳之所听,只有雪花缓缓飘落的声音。

        二人间虽然沉默无声,但气氛却并无丝毫尴尬僵持,反倒是显出了几分宁静悠长的安谧韵味。

        裴无洙心头的诸多杂思、顾虑、纠结、犹豫……便皆都在这样的雪景、这种令人心安神定的气氛中,渐渐远去了。

        起码是暂时性地被抛之脑后了。

        少顷,裴无洙微微顿足,定定地望着不远处雪地间被他们二人的脚步声惊得飞起的野雀,突然诗兴大发,颇为感慨地吟道:“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好漂亮啊,就像一幅画一样,是不是?”

        ——不过裴无洙终究还是裴无洙,永远正经不过三句话,稍稍感慨罢,便扭头又扯着东宫太子的衣袖、兴致勃勃地支使着他去看自己所喜欢的那幅“画景”。

        “是啊,”东宫太子定定地望着裴无洙笑出酒涡的半张侧脸,柔声道,“真漂亮……”

        “我让你看那雀那雪,你看哪里呢,”裴无洙莫名红了脸,跺了跺脚,不乐意跟东宫太子这个“俗人”聊了,“……你现在怎么满脑子都是那种东西啊,也太没趣了。”

        东宫太子也笑,顺从地依着裴无洙的支使看过去,顿了顿,亦配合地轻声吟道:“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

        “不好,”裴无洙听得直摇头,不怎么满意地挑剔道,“太悲了,换一句。”

        东宫太子失笑,这次沉默地久了些,片刻后,平静吟道:“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

        “这个好,这就对了!”裴无洙高兴地抚掌盛赞道,“保持这个心气,什么坎儿我们都能越得过去!”

        “嗯,”东宫太子伸手捏住了裴无洙的五指,亦平静笑着重复道,“我们。”

        如果是两个人一起走的话……东宫太子默默想道,无论前路等着他的是什么,好像突然都慈眉善目、值得期待了起来。

        那些痛苦的、沉沦的、罪孽的、扭曲的……尽可以都被这一场飘飘扬扬的漫天大雪轻轻盖过。

        抬起眼时,天还是很亮、很蓝的。

        侧过头时,身边人是很好、很温柔的。

        “别拉了,”裴无洙不好意思地往回抽自己的手,小声嘟囔道,“在外面呢,万一有人看见就遭了……”

        “不会的。”东宫太子捏紧了裴无洙的指尖,不让那柔韧细长的手指从自己掌中溜走,朝着裴无洙的方向更挤了挤,二人并肩而立,几乎算是肩膀顶着肩膀,宽大的广袖垂下来,将两人底下交错纠缠的手指盖了个严严实实。

        “只要我们一直这个样子一起走,”东宫太子垂下眼,温柔地望着裴无洙道,“外面的人再怎么看,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的。”

        “我发现你现在真的是,”裴无洙坚持无果,只得认命服从,保持着和东宫太子一般的步伐往前走,只嘴里仍不免不满地抱怨道,“越不让干的越要干、怎么刺激怎么来。”

        “我们的事情一旦爆出来,对你能有什么好处……简直是个疯子、真是疯了。”

        对,就是这个“疯”字。

        现在的东宫太子,总是时常给裴无洙一种对方一直隐隐在疯狂的边缘反复试探的感觉。

        “有些事情,”东宫太子微微一笑,从容不迫道,“总是需要一些疯劲儿才做得出来的,不是么?”

        东宫太子极为刻意地将视线落在了裴无洙的唇瓣上定了定。

        裴无洙恼恨地狠狠踩了他一脚,脸羞成了一个红石榴。

        东宫太子胸腔震动,闷闷地忍着笑。

        “哦,对了,”裴无洙急于找寻一个话题来转移一下当下的注意力,病急乱投医地匆忙道,“今天没让你进去,还有一点是,六弟也来了。”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想求什么,吞吞吐吐大半天绕不到正题,我都等烦了,你心里又到底是怎么一个章程?”

        “哦,他啊,”东宫太子神色微敛,无波无澜道,“陆贤妃想为他求娶郑氏女,他来找你,应该是通过你打听一下我的意思,看他娶哪个算是比较合适的。”

        “我看哪个都不合适,”裴无洙默默吐槽道,“郑家人现在在我这里的印象分全是负数……陆贤妃是多想不开,要这么坑自己的亲儿子。”

        东宫太子默了默,迎着裴无洙疑惑望来的眼神,也不得不沉吟着解释道:“这其实倒也不奇怪……如今形势,他们母子怕也是觉得被逼无奈,走投无路了。”

        “啊?”裴无洙震惊之后,顿时明白了过来,挑眉质问东宫太子道,“你做了什么?”

        “迢迢,你知道的,你我现在的情势,”东宫太子顿了顿,轻轻道,“无论你最后答应与否,我都是无意再娶旁人为妻的。”

        裴无洙听罢,却只作出了一副不置可否的神态来。

        “所以,”东宫太子轻轻道,“孙氏之事后,我便叫人放出了消息……只道‘东宫太子、命中克妻’。”

        裴无洙惊愕失语。

        “你,你这做得也太绝了吧,”裴无洙咂舌道,“你这不只是对自己绝,你也要把陆家和孙家往死里坑啊……这下好了,你是有理由正大光明地不成亲了,但父皇每每想到这一遭,怕都是要在心里把孙氏抽出来鞭尸一顿的。”

        ——裴无洙相信以东宫太子的手段,想要保得住密,就一定能把这件事从头到尾做得不露痕迹。

        那从真宗皇帝的角度看,就是他的宝贝太子在病中被折腾走了太子妃,而先太子妃另嫁了,东宫太子却要从此“命中克妻”了。

        无论这克妻之说是真是假、是从哪边流传出来的……只要它最后作为事实被东宫太子一力践行了,以真宗皇帝那自家人绝对没错的偏颇性子,恐怕真要为此恨毒了孙氏。

        ——怪不得赵逦文说楚襄侯府现在是自身难保、怪不得陆贤妃被吓得要闭着眼睛为六皇子求娶郑氏女了……

        “孙氏毕竟情况特殊,”东宫太子神情寡淡道,“孙家满门文豪,孤允孙氏嫁给老三,不过是不想害她至死、以至于在你面前显得孤太过不堪……但也绝不可能就真把孙家那条线,如此轻而易举地主动送到了老三手里。”

        “你,你这,”裴无洙听傻了,“不是,你要是真想在我心里留个好印象,作什么还非得要对着我直接说出来呢?”

        “我真是服了你了,我现在已经完全搞不清楚你做事的行为逻辑了,”裴无洙茫然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天呐,我头都大了。”

        “正是因为不想叫你这样想,我才什么都一五一十地说与你听了,”东宫太子捏紧了裴无洙的手指,唇角紧绷,神色冷厉道,“我告诉你,是因为我不想对你有丝毫的隐瞒……而你也答应过我的,无论发生什么,你对我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还记得么?”东宫太子眼含希冀地望着裴无洙问道。

        “当然!”裴无洙蓦然醒神,才回忆起来二人之间还有先前那么一遭,赶忙拍着胸口强笑着应道:“我记性可还没那么差!答应过别人的事情,我一向说到做到!”

        东宫太子唇角微弯,心神愉悦。

        “不过,”裴无洙为了掩饰自己先前没心没肺、没理解到东宫太子话中深意的那一茬,匆匆草草地寻了个新话题来转移当下的重点,“孙家还好,陆家肯定被吓死了,皇帝认为他们坑害太子无妻,无论有心还是无意,在父皇那里,陆家人暂时都没什么好果子吃了。”

        “所以……陆贤妃到底要为六皇子求娶郑国公府的哪一位姑娘啊?”

        前面胡说八道乱分析一通,废话连篇,最后随便抛出了一个其实裴无洙自己都不甚在意的问题,如此急躁心切,只是为了赶紧越过眼下的这一茬。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裴无洙是真的有些害怕东宫太子翻旧帐的能力的。

        无他,裴无洙的记性真是一般人的普通记性,而东宫太子的记性……已经好到甚至让裴无洙怀疑,对方是不是拥有某种传说中被喻为“过目不忘”的神奇能力。

        还不是那种单纯记得住,而是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地藏在心里,需要的时候,可以像电脑文档一样,从脑海中精准调出浏览查阅、再原封不动地复述一遍的那种。

        实在是……恐怖如斯。

        “哦,”东宫太子定然是瞧出了裴无洙的手足无措与仓惶掩饰,但他现在心情好极了,也没有非得要追究那一茬的意思,只悠悠然地顺着裴无洙的意思平静回忆道,“应当是三房刚找回来的那个女儿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裴无洙一下子傻眼了。

        “三、三房?!”裴无洙咽了口口水,音调陡然扬了三个度不止,“郑惜?!”

        兜兜转转,好不容易避开了原作女主与男主阁下的婚约……结果现在原作女主是不嫁七皇子、反嫁六皇子了么?

        裴无洙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脑海里飘过一个极为不靠谱的猜测:总不会是女主嫁给谁谁就是男主、谁就能登基吧……不是吧?不是吧!

        但原作本就是一篇重生大女主复仇爽文……这特么,好像也不是不可能啊!

        裴无洙一下子炸了。

        “为什么啊?”裴无洙语调激动地坚决反对道,“不行不行,这两个人不行,他们两个不能凑一起,凑在一起绝对会出大事的!”

        东宫太子微微一怔,在脑海里略一思索,先轻声细语地解释了裴无洙的第一个疑问:“郑国公连他自己在内,兄弟五人,也就是说,称得上郑国公府姑娘的,只有五房的。”

        ——或者不如说郑皇后只有五个亲兄弟,算得上东宫太子娘家表妹的,只有那五家人里的。

        “大房的郑国公只有郑宛一个女儿,肯定是不行了,”东宫太子简单道,“二房的郑二娘子、郑三娘子,孙氏落水时都在场,陆家人心里膈应,怕是不会太想要;四房女儿年纪太小,行五的郑想更是干脆连孩子都没有。”

        “算来算去,”东宫太子轻声总结道,“以孤来看,私以为陆贤妃的选择并不多,选那位半道认回来的郑四姑娘,也是无奈之下、必然而为。”

        “我捋不顺这个,”裴无洙一听这一二三四五头都要大了,根本没有那个耐性仔细听,只神色焦急地抓住东宫太子的衣袖,仓促甚至称得上是惶恐地飞快道,“但我不管,你赶紧想想办法,反正不能让老六娶郑惜。”

        “哥,这对你来说肯定是小菜一碟,”裴无洙可怜巴巴地望着东宫太子祈求道,“你可以轻松做到的,对吧?”

        “可以是可以。”东宫太子神色微妙,为突然发现自己心底浮起的那抹掩饰不住的愉悦情绪……

        顿了顿,轻声试探道:“可是迢迢,为什么呢?你总得给哥哥一个理由吧。”

        其实这都是冠冕堂皇的套话,理由什么的,都是细枝末节的些微小事,东宫太子颇有些色令智昏地意识到:他只是实在,太享受裴无洙久违地仰望他、祈求他的眼神语调了。

        这种心态其实是很不智的,东宫太子自己也清楚。

        但那种微妙的愉悦快感,他又很难拒绝得了。

        就算最后肯定是要点头答应的,东宫太子也私心想把这一刻的时间延得更长、更久些。

        “我……”裴无洙有些不知该从何说起,这要是牵扯上郑惜,就不得不说原作,说原作就得说穿越和穿书……以上这哪有一件是能具体仔细说的啊!

        裴无洙最后干脆一以贯之地耍无赖道:“反正就是不行,我被人算过一卦,说是那个郑氏女嫁入皇室的话,会克制我的命格,把我害得很惨。”

        “是么?”东宫太子的眉宇间闪过一丝冷凝的戾气,心中一时杀意骤起。

        不过再一回神,突然想到了某件往事,神色顿时复又微妙了起来,“……可是迢迢,是谁给你算得这一卦呢?”

        啊?!

        这还是裴无洙第一回信口胡诌、推锅道士后,被人直接揪起挡箭牌继续追问。

        “就,”裴无洙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干脆掀翻棋盘蛮横道,“就……反正你管他谁呢,你又不认识,你就说你答不答应我吧!”

        “答应是答应,但是迢迢,撒谎可不是个好习惯啊。”

        东宫太子握着裴无洙的手腕进了内殿,从容解下二人的大氅递给宫人、拍落彼此发间的雪花,领着裴无洙进了玉明殿的正殿。

        殿门一阖,东宫太子手上一个使劲,直接将人拢到怀里抱了个满,然后不待裴无洙开始挣扎,俯下身来,附在裴无洙耳边,幽幽道:“她真会克你?……怎么她克了你,你还反要向外人宣称自己是喜欢着她的呢?”

        裴无洙顿时傻眼了。

        庄晗?!你他么……也卖我!

        “说好的对哥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呢?”东宫太子似笑非笑低头觑着裴无洙青青白白、变来变去的脸色,扣着她的下巴径直亲了下去,唇齿纠缠间,还分外满足地评点道,“对哥哥撒谎又不守信的小孩子,就应该得要受到一点惩罚吧。”

        “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半刻钟后,裴无洙把自己蜷成一团缩在案几角落里,羞耻得都快哭了,口中愤愤地抱怨道,“想亲就亲,找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作什么,你真的话好多啊……”

        “你确定么?”东宫太子笑了笑,从善如流地依言行事,“迢迢,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

        言罢一声喟叹,将人整个满怀抱起,蹭着额角眉心一路吻了下去。

        “我,我今天,”裴无洙撑在案几上的手绷得指尖发白,语调似哭似怨,似怒似嗔,喃喃细语道,“就不该答应你过来的……你现在就是一个满脑子都只有那档子事的禽/兽,我,我就不该一时心软……裴明昱你混蛋!”

        裴无洙声音一抖,语调陡然变了个意味。

        东宫太子微微一顿。

        继而收了手,微微平复下胸口凌乱的喘息,将人护在胸前,亲吻着裴无洙的发顶,低声安抚道:“是哥哥逾矩了。好了,不生气了……”

  http://www.xqianqian.com/53/53420/151483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