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平步青云 > 第111章 缓兵之计

第111章 缓兵之计

        柳浩天没有想到,自己都已经报出了自己的身份,这个人间仙境会所的负责人竟然还敢这么肆无忌惮让自己离开,竟然还不想让自己把马德武带走,柳浩天的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

        柳浩天犀利的目光落在了黑毛男人的脸上:“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敢阻挡国家公务人员执法呢?”

        黑毛男人满脸傲气:“柳浩天,你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白宁县的纪委书记而已,你在我们人间仙境牛什么牛啊?我告诉你,来我们人间仙境的人副厅级都不敢像你这么牛,更何况是你一个小小的副处呢?”

        说话的时候,黑毛男人伸出自己右手的小拇指用大拇指轻轻掐住,满脸的嘲讽和不屑。

        柳浩天听到此处,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虽然黑毛男人满脸的嘲讽,柳浩天并不在意,但是他在意的是黑毛男人在那疯狂的嘲笑中所流露出来的信息。

        柳浩天略微沉吟了片刻,随即冷冷的说道:“你是什么人?”

        黑毛男人顿时脸色一沉:“柳浩天,你既然进入了我们人间仙境,竟然不知道我是谁,那么我只能说一句,像你这样的人真的不适合在仕途上混,否则的话,你会被人把你吃的连骨头渣滓都剩不下。”

        柳浩天耸了耸肩:“那又如何呢,怎么,不敢报名吗?”

        黑毛男人仰天哈哈大笑起来:“柳浩天,不用跟我玩儿这一套激将法,你还太嫩了一点,听清楚了,老子我叫吴顺福,朋友们都叫我老吴或者福哥,至于道上的人,因为我有这一片黑毛黑毛,所以管我叫黑哥。

        至于我的身份,我是人间仙境的总经理,在这人间仙境一亩三分地儿上,我的话就是天,没有人可以在我的这个地方闹事。

        人间仙境在北明市存在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敢向你柳浩天这样嚣张妄为。”

        柳浩天冷冷一笑:“吴顺福是吧,你听清楚了,我不管你这人间仙境多么牛逼,我也不管你的背后站着的是什么人,而且我也看得出来,你只是一个站在前台的小喽罗,你的背后应该有一个真正的大老板,只要你的老板不出面,今天我一定要把马德武带走,我看谁敢阻拦。”

        吴顺福咧嘴笑了笑,嘴角全都是嘲讽和不屑,接过手下小弟递上来的雪茄,深深吸了一口,冲着柳浩天吐出了一大团的烟雾,柳浩天的脸在这团烟雾中变得若隐若现,有几分模糊。

        吴顺福冲着手下那几名保安说道:“你们听到了吗,柳浩天竟然要强行把马德武带走,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

        吴顺福手下最忠心的小弟,也是保安队的队长牛德彪使劲的拍打着他那黝黑的强壮的胸脯,大声的吼道:“谁敢不听福哥的话,我牛德彪绝对不会放过他。我手下的这些保安可不是吃素的。”

        随后,牛德彪直接拉出耳麦,大声吼道:“三队和四队所有人员全部到2088房间集合,把这房间给我围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放出一人,谁想要走出这个房间,就把谁给我干倒,只要不出人命,你们随便造。”

        牛德彪说完,向着吴顺福鞠了一躬,恭敬的说道:“福哥,对对我会在3分钟之内集合完毕。请您指示。”

        吴顺福对牛德彪的表现非常满意,冷冷的看向柳浩天说道:“柳浩天,听清楚了,我们一队保安室12个人。两个保镖就是24个人,再加上我们现场的这些保镖,如果你想走出这个门,没问题,从我们这30个保镖身上跨过去,只要他们有一个人还没有倒下,你就别想离开我们人间仙境会所。

        只要你一个人能把这30个保镖全部干倒,没问题,我做主,你可以带走任何人。”

        在吴顺福看来,没有人会接受这样的挑战。

        尤其是他们人间仙境的保镖,这些人可不是一般的人,有些人是从地痞流氓中经过一轮又一轮的交锋和挑战之后的最终胜利者,这些人打架经验非常丰富,而且从来不按理出牌,可以说,人间仙境的这些保安,随便拿出一个到下面的县里都能成为道上的大哥级人物。只不过现在打黑除恶已经形成了高压态势,这些人不敢再去外面为非作歹,所以便找到了人间仙境这样相对稳定的生存环境,既能发挥他们的特长,又能震慑各方宵小,确保人间仙境的平安。他们和人间仙境相辅相成,互惠互利。

        还有一部分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散打高手或者跆拳道高手,甚至有一个副队长还是拳击高手,获得过市一级的拳击冠军。

        正因为如此,吴顺福对他手下的这些保安很有信心,当初他就曾制定过这样的规定,如果谁能一个人单挑他30名保安,这个人就可以在以后自由进出人间仙境,不会再有保安阻拦。

        柳浩天脸色阴沉着看向吴顺福说道:“吴顺福,你确定真的要用这种强制力量来阻止我带走马德武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已经违法了?如果我报警的话,我照样可以把他带走。”

        吴顺福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柳浩天,你可以打电话试一试,你看看报警完之后,你能不能把马德武带走。”

        柳浩天点点头,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接线员按照流程接通了电话,听完柳浩天报警所说之事之后,十分公式的说道:“我们会尽快派人赶到现场的,请稍作等待。”

        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

        吴顺福看了看手表,冷笑着说道:“柳浩天,不用等了,附近派出所的副所长是我表弟,所长是我好哥们,他们已经到楼下了,但不会进来的。你要是能够把马德武带到外面,我绝对不敢阻拦你,但是,外面的那些人绝对不会进来。”

        柳浩天听到这里,脸色有些凝重,他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竟然如此出人意料。

        这更让柳浩天意识到人间仙境背后人脉的强大。

        马德武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得意:“柳浩天,知道为什么我敢来这里吗?因为这里非常安全,没有任何地方比这里更安全,在这里你不会获得任何有用的线索。

        当然,刚才那位软骨头的张副县长不算,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个张副县长他的职务保不住了,不出一个星期,他必定完蛋。我就是这样自信,因为这里是人间仙境。”

        柳浩天的目光看向了张副县长,张副县长的脸色此刻已经变得苍白起来,双腿微微颤抖着,对于马德武所说的这番话他还是很忌惮的。

        只不过他所了解的信息没有马德武多。他只知道在这里请客吃饭甚至做其他的事情非常安全,绝对不会有人来查。

        柳浩天微微眯缝着眼睛看向了马德武,冲着他咧嘴一笑:“马德武,你信不信,如果张副县长要是在一个星期内出事,我早晚会平了这人间仙境。

        我知道,人间仙境既然如此安全,这充分说明人间仙境背后拥有强大的人脉关系,但最好不要惹我,因为我脾气不好。”

        马德武哈哈大笑起来:“你脾气不好和人家人间仙境有什么关系,柳浩天,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人间仙境的幕后老板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你想要把我带走可以,但你必须等我离开了人间仙境。”

        柳浩天嘿嘿的冷笑:“你以为,这人间仙境是港片里的和平饭店吗?你以为人间仙境真的可以保证你的安全吗?难道你认为我们的法律那你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吗?你真的以为吴顺福认识了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就可以为所欲为吗?难道你不知道,所有充当别人保护伞的那些违法乱纪之徒,大部分全都被绳之以法了吗?”

        马德武不屑一笑:“柳浩天,不要跟我讲这些大道理,对我而言,我只看眼前,只要这里能够保证我暂时的安全,我就能够找到自保之法,你柳浩天谁牛逼,但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委常委而已,比你官儿大的人多了去了,我就不信没有人能治得了你。”

        柳浩天盯着马德武看了几眼,深深的叹息了一声:“马德武呀马德武,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一个堂堂的市财政局局长竟然落魄无耻的要靠这个私人的娱乐会所来保证你的安全这个地步,难道你对得起党和组织对你多年的培养吗?你对得起党和组织对你的信任吗?”

        此时此刻,马德武似乎也放开了,他冲着柳浩天咬着牙说的:“柳浩天,你知道吗,钱离开人,废纸一张;人离开钱,废物一个。

        没有钱,没有人会看得起你!

        没有钱,那些女人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泣,也不愿坐在你的自行车后面傻笑。

        没有钱,你的女人会离你而去!

        没有钱,你的亲生儿子也有可能任他人做爹。

        所以,我想做个有钱人。

        我小的时候很穷,很多人都看不起我,所以我很努力,现在,我成了市财政局局长,全市所有的钱全部掌握在我的手中,难道我不应该利用手中的权来为我的金钱梦添砖加瓦嘛?

        柳浩天,我告诉你,今天我所说的话我不在乎你是否听到,说完之后我就会否认的。没有人可以把它做成证据。

        柳浩天,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就是要钱不要命。你能把我怎么地?”

        柳浩天看着马德武,轻轻的摇摇头说道:“马德武,你平时不读书吗?”

        马德武摇摇头:“大学毕业以后进入了仕途,我就不再读书了。”

        柳浩天叹息一声说道:“那真的有些可惜了,如果你要是多读一些书的话,就应该懂得很多道理。

        在这里,我就引用红楼梦中那首经典的《好了歌注》来回应你的金钱梦吧,我希望你好好的品味一下曹雪芹这位大作家对人生犀利的注解。”

        说着,柳浩天轻轻的吟诵起了这首在红楼梦中颇具点题效果的好了歌注: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垅头送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哪知自己归来丧!

        训有方,保不定日后做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柳浩天说完之后,马德武沉默了。

        柳浩天刚才所吟诵的这篇好了歌注,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因为马德武清楚,不管他捞了多少钱,只要这次他被柳浩天带走了,只要他被纪委采取了留置措施,那么他所有的金钱和梦想都将会向好了歌所说的那样凄惨。

        就在这时,旁边的吴顺福却突然说道:“柳浩天,难道你对好了歌注就这么认可吗?难道你认为好了歌注就真的那么优秀吗?难道你认为,每个人的人生都是这样的凄惨吗?”

        柳浩天摇摇头:“我刚才吟诵这首好了歌注,只是想一棒子打醒马德武罢了,他的境遇十分契合好了歌注所展现的这个场景。

        当然了,好了歌注虽然写得非常好,非常犀利,但是,观点过于消极,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欣赏曹雪芹这位文学大师对于人生犀利的见解。因为他因为家庭的遭遇,亲身经历了这些悲惨的境遇,他写的是契合他的人生感悟的。

        而像马德武这样的人,也适用于好了歌注。”

        吴顺福听完之后,露出了顿悟的神色,看向柳浩天的目光中竟多了一丝钦佩,因为他是一个红楼梦的狂热粉丝,所以他对红楼梦研究的非常深,理解的非常透。

        他没有想到,柳浩天三言两语之间,竟然将这首好了歌阐述的淋漓尽致,这足以证明柳浩天在文学上,尤其是在对红楼梦的理解上也是非常深刻的。

        不过此时此刻,两人是敌人,吴顺福自然不可能和柳浩天展现出惺惺相惜之态,他冷冷的看着柳浩天说道:“柳浩天,我听说你这个人做事铁面无私,六亲不认,难道你就不怕得罪人吗?难道你不知道在仕途上混,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冤家多堵墙吗?难道你不想让你的仕途之路走的更加顺利更加长远吗?”

        柳浩天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微微一笑,眼睛望着天花板,缓缓的说道:“

        鹰,无需鼓掌,也在飞翔;

        野草,没人心疼,照样成长。

        做事不需人人都理解,只需尽心尽力。

        做人不需人人都喜欢,只需坦坦荡荡。

        坚持,注定有孤独彷徨,质疑嘲笑,但都无妨。

        以上就算遍体鳞伤,我也要撑起坚强。

        其实,人一生并不长,既然来了,就要活得漂亮。

        为人民服务,为老百姓做实事和好事,这就是我的人生,我的理想,我的坚持,我的疯狂!”

        柳浩天说完,现场鸦雀无声。谁都没有想到,柳浩天竟然像吟诗一样说出了他的梦想。

        就在这时,吴顺福抓起茶几上的茶杯狠狠的摔在了地板上,清脆的响声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吴顺福看到保安队长牛德彪冲着她点了点头,表示所有的人员,在经过吴顺福玩弄了一个缓兵之计之后,已经全部到齐了,吴顺福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突然怒视着柳浩天说道:“柳浩天,你就不要在我的地盘上卖弄你的情怀了,没有任何意义,说吧,现在你到底如何选择?

        是一个人滚蛋,还是想要闯过我这30个人的安保团队所营造起来的考验森林呢?

        现在,到了你作出选择的时候了。我只给你10秒钟考虑!”

  http://www.xqianqian.com/54/54009/156869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