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995年

目录

    怀愫/文

    林文珺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简陋的房间里,身下是几十年前用的老式竹席,身上盖着大红毛巾毯。

    花色越看越熟悉,这不是她结婚那年买的吗?

    用了几十年,搬过好多次家,早就扔掉了。

    林文珺恍然想起自己闭眼前正躺在手术台上。

    医生给她做胆囊小手术,儿子在外地读书,两个女儿守在病房里,丈夫来看了一眼,就又走了,说有事要忙。

    有什么事要忙?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林文珺早年操劳,又不知保养,身上动过许多次小手术。

    每次手术,身边陪的只有儿女,丈夫总是来看一眼,转身又去忙,哪有什么好忙的?他就是舍不得在她身上花一点时间。

    她坐在病床上等护工来推,忍不住跟女儿感叹:“这辈子,也不知道嫁了个什么人。”

    林文珺住的是vip病房,有床有沙发还有电视冰箱,条件算是好了,可她脸上是无法修饰的疲惫苍老。

    二女儿江媛劝她:“爸爸就是这样。”

    大女儿江宁陪着她,手边还放着电脑,等林文珺进去手术,她还得继续工作,她跟妹妹说:“小时候爸爸才不这样。”

    林文珺因为这句话,一直到躺在手术室里,还在回想过去。

    是啊,丈夫以前才不是这样的。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变了。

    他刚刚有了点小钱的时候,就会带她带女儿去买衣服,还给她买包买化妆品,两人之间也总是有很多话说。

    是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就再没话讲了呢?

    眼睛一睁,林文珺回到九五年。

    屋里闷得像蒸笼,电风扇吱呀吱呀的转着,大女儿睡在她身边,呼呼睡得正香,小脸上满是汗。

    林文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回到了二十五年前,她快要三十二岁的这一年。

    这个时候她们一家还住在租来的房子里,一间屋子用大衣柜当半隔断,隔出卧室和饭厅。

    卧室里一张大床一张小床,电视机和五斗橱并排放在饭厅,烧饭的灶台搭在外面的过道里,整个房间一眼就看到底了。

    林文珺住了十几年的大别墅,突然回到起步时住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