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惊悚直聘[无限] > 第66章 第 66 章

第66章 第 66 章

        郁夜泊回到一楼,  三人听话地关上了卫生间的门守在门口。

        江浩紧张地问道:“郁夜泊,它跑出来了?”

        “没有。”

        “吓死我了,还以为它跑了……”

        然而还没等他们松口气,  郁夜泊的下一句话却如同一道惊雷劈得他们面无血色。

        “它没跑,  但是别墅里还有一只鬼。”

        “什么?!”

        不是什么双数强迫症或者别的奇奇怪怪的理由,  屋子里大部分东西都有双份,  其实有个最简单不过的原因。

        那就是:这里有两个人。

        原本郁夜泊还不能确定,  白领女的死却刚好说明了这一点。

        “怎么会!”穆莉倒吸一口凉气:“那只鬼在哪里?”

        “不知道。”郁夜泊习惯性地轻咬手指关节,抽了根烟想点上,  又被秦淮舟没收了:“喂,秦淮舟,  你……”

        秦淮舟:“你今天抽过一支了。”

        郁夜泊:“我什么时候说过只抽一支的?”

        秦淮舟:“你妈妈说的,让我监督你。”

        郁夜泊:“啧,我妈都管不着我,你……”

        秦淮舟:“又凶我!”

        郁夜泊:???

        算了,  他现在没时间跟这个幼稚鬼吵,找真的鬼更重要。

        目前已知的是,  鬼怪拥有拟物的能力,他们已经在别墅里反复排查了很多遍,假如那只鬼变成了别墅里东西的话肯定早就被发现了。

        那么,这只鬼是不是跟黑鬼一样变成了白领女身上的某种东西?

        得去查一下。

        郁夜泊打开浴室的门,白领女的尸体仍保持着刚才的模样平躺在浴缸里。

        准确的说——她的头在浴缸边放着,身体浸泡在了血水里。

        想象一下那个画面。

        一颗人头搁在冰冷的浴缸边缘,黑发散开湿漉漉地粘在浴缸外侧,那张苍白的脸因惊恐扭曲到了极致,  她死不瞑目,  瞪大了眼睛,  苍白的脸上满是绝望。

        这画面要多恐怖有多恐怖,小朋友看了准做噩梦。

        郁夜泊皱着眉,让秦淮舟放掉浴缸里的水,问道:“她为什么会去洗澡?”

        众所周知,在恐怖片里卫生间是高危险地段之一,马桶里伸出的人手、天花板上掉下来的头发、洗头闭眼杀等画面个个都是鼻祖级的童年阴影。

        所以在进行惊悚任务的时候,不管男女都会尽可能的避免去卫生间,别说洗澡了,上厕所都是能省则省,能憋就憋。

        身上脏了就用毛巾擦擦,洗漱也是在房间中进行的,毕竟还是命重要。

        江浩猜测道:“林姐可能是看我洗澡了没事,所以也去了……”

        任务的这三天里,除了郁夜泊有秦淮舟代劳没怎么干粗活累活之外,另外几人是跑上跑下地搬沙发抬椅子不说,为了方便排查,还把死在别墅里的尸体都集中搬到了一个不怎么用的房间里,身上不可避免地沾上了血。

        又是灰尘又是汗水又是血液的,白领女早就受不了了,她是第一次来北方,对这边的严寒天气没有一个清楚的认知,衣服带得不够厚实,脏了也只能继续穿,浑身不舒服。

        今天见江浩洗了澡没事,白领女放松了警惕,想着也去洗个澡,还可以把衣服洗了烘干。

        排除鬼怪不说,这栋别墅的设施真的是相当舒适,白领女起初只是想冲个澡,后来耐不住两米大浴缸的诱惑,躺进温水里舒舒服服地舒展了一下身体。

        就在她享受泡澡带来的快乐时,突然间听到了“吱噶——”一声。

        在寂静的浴室里尤为刺耳。

        “谁?!”白领女猛地坐起拉开浴帘,只见浴室的门仍紧闭着,外面的东西如常。

        听错了吗?白领女微微松了口气,重新拉上帘子泡回水里。

        一定是这几天太紧张出现幻觉了,鬼都被抓起来了,还怕什么。

        白领女想着又闭上了眼睛,舒舒服服地泡着澡,一直泡到水有些冷了她才睁开眼睛,无意间往右侧瞥了一眼,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

        只见白色的浴间后面站着一个高高大大的人影,浴帘缝隙中露出半张苍白的人脸。

        也不知道他在这里站了多久!

        “啊啊啊啊啊!”

        她尖叫着想站起来,然而两只苍白的手却猛地从后面伸出,一把抓住了她的脖子。

        ——等穆莉发现的时候,她的尸体都已经凉透了。

        随着浴缸里的血水被排干,郁夜泊退到了帘子后面,让秦淮舟拿了件外套给穆莉,让她给白领女的尸体披上,然后才凑到浴缸边研究。

        既然是在洗澡,白领女的身上肯定什么也没穿,浴缸里也没有别的东西,她的衣物都挂在架子上,穆莉检查了一下,没有可疑的东西。

        出了江浩的事情后,他们每个人都专门清点过自己带来的东西,以确保安全。

        那么这次那只鬼又变成了什么东西?它到底是怎么骗过任务者眼睛的?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郁夜泊思索半天也没个答案,只能说:“出去吧,继续守黑鬼。”

        为了以防万一,他们还是把这个卫生间的门给封住了。

        “居然还有鬼……”江浩很绝望:“一只就已经够难找的了,怎么会还有一只。”

        “大神,大神,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愣头青又在门口吐了个干净,满脸恐惧。

        唯有郁夜泊仍很冷静,条理清晰地说道:“现在开始都别落单,白天你们一起看守黑鬼。我继续调查这个别墅的线索。”

        找到那只鬼的信息。

        愣头青主动说道:“我来帮忙吧。”

        穆莉说道:“只有两天时间了,你们别冒险,我们聚在一起应该就熬过去了。”

        今晚一过就剩下两天了,48小时而已,他们不睡觉也能挺过去,等时间一到就安全了。

        “我不喜欢坐以待毙。”郁夜泊拒绝了他们的提议:“你们三个在一起别分开,守好黑鬼。”

        他说完回到书房,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

        既然是两只鬼,那么这些画肯定不是同一个人画的了。

        或者说是双重人格。

        很多恐怖片或者恐怖游戏都涉及双重人格的元素,在这里双重人格多半是直接被分裂成了两只鬼。

        所以油画风格截然不同,签名落款却是同一个人。

        根据找到书本线索的方法,郁夜泊重新审视起墙壁上的油画,虽然差得那一部分难以辨认,但是通过不断的对比,一直到天黑,还真找到了一副相同的油画。

        色彩不相同,可画面的大小及里面画的东西依稀可以辨认出是同一种东西。

        画面里的是一间卧室。

        “秦淮舟,见过这个房间么?”郁夜泊拿起那幅画仔细看了看。

        布局与摆设乍一看跟别墅现在的房间差不多,但细看之下就会有很多不同点。

        比如同样是欧式双人大床,但要大很多,同样是宽敞的书桌,上面却放着咖啡杯跟烟灰缸,最左侧还有张漂亮的梳妆桌,在床头上还挂着一张照片。

        不过照片是简画的,看不太清楚。

        “看起来像主人卧室。”

        这也是郁夜泊一直以来觉得奇怪的地方,就算是别墅也肯定有主次卧之分。

        可这里的16个房间一模一样,虽然里面都有衣服跟鞋,但更像是客房。

        现在可以确定了,这里的确有一间主卧,不过很可能是被封闭起来了,但从内部很难找到。

        总不能把墙壁都砸开吧?郁夜泊有点后悔,当初因为怕冷没有从外部多观察一下这别墅。

        这时,郁夜泊突然背后发凉,他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顺着背脊往里钻,冻得他一个激灵。

        手机没拿稳脱落掉在了书桌下面。

        “小夜!”

        郁夜泊正要蹲下去捡,放在衣兜里的小红书忽然疯狂扭曲起来。

        ——鬼来了!

        郁夜泊立刻转身四处张望,只见门边站着一道人影,他还没看清楚,就听到啪嗒一声,室内的灯灭了。

        此时外面的天早就已经黑了,灯一灭,眼前立刻一片漆黑。

        操!郁夜泊心头一惊,赶紧伸手去摸手机,但是太黑了,他根本不知道手机掉在什么地方了。

        秦淮舟不断发消息给郁夜泊,奈何刚好是屏幕着地,光透不出来。

        伴随着身上小红书越来越疯狂的扭动,郁夜泊听到了嗒、嗒、嗒的脚步声。

        那人影进来了!

        手机不在郁夜泊手上的时候,秦淮舟就无法出现。

        眼看着声音越来越近,关键时刻,郁夜泊终于摸到了手机,猛地举起。

        “卧槽!”

        秦淮舟挥出去的拳头堪堪停在了愣头青的面前,吓得后面的穆莉也是一声惊呼。

        “是你们啊。”

        郁夜泊皱着眉让秦淮舟放手。

        穆莉:“郁夜泊,江浩她……”

        “嘘!”郁夜泊打断她的话。

        因为身上的小红书在短暂的停顿后再次疯狂扭动起来,书页里的人脸凸得几乎要从里面跳出来了。

        那只鬼还在!

        郁夜泊清楚地感觉到一股恶意蔓延开来,胳膊上禁不住起了层鸡皮疙瘩,他保持着冷静,推开面前的两人。

        手机光飞快地转了一圈,将黑暗中的每一件东西都看了一遍。

        书桌上一切正常,书柜仍在原位,那些油画数量也没变。

        你究竟在哪里?

        直到两分钟后小红书的效果消失回到了app里,郁夜泊也没找到那只鬼。

        “穆莉,你刚才想说什么?”

        郁夜泊这才发现,愣头青身上有血,他满脸绝望地说道:“江浩死了!”

        穆莉也快崩溃了:“那只鬼究竟藏在哪里?!”

        “你们分开了?”

        “没有!”穆莉肯定地回答:“刚才我们三准备一起去厨房拿吃的,我们还在说话呢,说着说着,最后面的江浩就倒地上死了!那鬼难道真的变成了空气吗?”

        变成空气?怎么可能。

        郁夜泊将手机重新挂回脖子上:“走,去看看。”

        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江浩死在了过道里,跟白领女一样,头首分离。

        再次见到尸体,愣头青彻底崩溃了,恐惧地抓着胸口浑身发抖:“快到我了……快到我了……大神,我们呆在一起吧。”他一把抓住了郁夜泊的手,被秦淮舟推开以后,还在不断说道:“我们找个房间躲起来,千万别出去了。”

        “快到我了!那鬼会把我们都杀了!”

        郁夜泊深深吸了口气,看了一下手表,11点40,外面的暖气也快消失了。

        三人只能随便进了一个房间,将房门关好。

        一天只内又死了两人,任务者们自然是睡意全无。

        郁夜泊默默坐在床边,嘴里咬着根没点燃的烟,不断回忆着进别墅以来发生的一切。

        对了!郁夜泊猛然想起一件事情。

        窗外的那个黑色的皮球。

  http://www.xqianqian.com/55/55013/160136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qianqian.com。千千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xqianq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