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姜晓

目录

简单的了解了一下这里赌马的规则。
陈尊感觉很是复杂。
赔率有高有低。
高的能够达到几十倍赔率。
而低的只有两倍。
所以陈尊主要注意的,是赔率比较高的下注方法。
有单赌第一名的,中奖方式是压的号码成为冠军。
也有更极端的,赌前两名,甚至前名。
陈尊心中计算了一下最高赔率。
只要到了必赢的那一场。
6号和8号不是夺冠大热门的话。
将自己手中的钱翻个二十多倍没多大问题。
因为赌马下注,赔率并不是固定的。
而主要是看马和骑手。
比较厉害的当然赔率就相对的低一点。
就在陈尊了解的差不多的时候。
成奇勋跟朋友两人也进入了喧闹的售票大厅。
其实陈尊也挺佩服成奇勋的,干什么都是在赌博。
最后赌出了一个凄惨的结局。
银行卡最后再输错一次就会被锁卡。
但他还是赌了。
母亲的生日不知道,那就输女儿的生日。
最后还真让他赌对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连自己母亲的生日都不知道。’
陈尊心中嘲讽道。
不像自己,直接没有母亲。
看着成奇勋两人兴致勃勃地去买票下注。
陈尊随意找了一处休息的椅子坐下。
开始观察大厅里的其他人。
没记错的话,成奇勋是在压输了几次后。
气急败坏时,才灵机一动用他女儿的生日下注的。
现在他心还挺不错的。
不急,还不到时候。
而且现在这大厅里,应该还有另一个鱿鱼游戏的参赛者。
扒手-姜晓。
这人也可以是这部剧的女主了。
陈尊对其的印象挺不错的。
虽然她是个偷,但这个人物还挺有人格魅力的。
时候村里爆发传染病。
爷爷奶奶,哥哥都病死了。
之后跟随父母偷渡。
打算从朝鲜偷渡到中国,然后又再偷渡到韩国。
但她们在渡江时,父亲中枪被水冲走。
生死不明,也没有任何消息。
她母亲跟她兄妹俩好不容易渡过江。
但可惜。
之后母亲为了掩护兄妹俩,被警察抓走。
遣返回了朝鲜。
最后,只有兄妹俩跟随其他偷渡的人来到了韩国。
父母都不在。
年幼的弟弟甚至什么也不懂。
一切重担都压在了她一个女孩身上。
没地方可去,更找不到吃的。
为了活下去,机缘巧合下投靠了黑社会组织。
成为了一名偷。
每天苦练偷盗手法,偷到的钱也要大部分上交。
留下的只够兄妹俩勉强生活。
这样过了几年后。
姜晓很想将还在朝鲜的妈妈接到自己身边。
但因为上面的压迫。
虽然这些年受尽苦头。
但根本攒不下钱。
姜晓便偷偷离开,开始单干。
好不容易攒到足够的钱。
出钱委托别人后。
却被告知带人偷渡的捐客带着钱跑了。
自己的钱打了水漂。
只能再重新交钱。
没办法,姜晓就参加了鱿鱼游戏。
这大厅里的人虽然很多。
也十分喧嚣混乱。
但陈尊只是在人群中搜索了一会儿。
就看见了姜晓。
因为来这里赌马的大部分都是男性。
女的没几个。
姜晓一个女孩在其中还是很显眼的。
只见她站在大厅的一个角落。
目录
返回顶部